-

[]

環球航運。

張國賓,霍光泰,包鈺剛齊聚一堂。

包鈺剛身穿灰色西裝,靠在沙發椅子上,雙手合攏道:“拆分怡和置地是一件大工程,怡和置地在銅鑼灣有大批土地儲備,在中環有多幅地塊,怡和大廈更是全港首幢摩天大樓,吞下怡和置地就等於斬掉怡和集團在港的一隻臂膀。“

當初張國賓搶下港燈隻是跟怡和搶食,現在則是試圖斬掉怡和一臂。

當然,全麵打退怡和是不可能的,怡和作為有政府背景的大洋商,當年連鴉片都販,目前還有洋行,

建築,金融,奶業,航運,零售,保險等大生意。。

怡和置地作為怡和集團的重點子公司,占據怡和在香江的十分之三價值,本來是怡和的重中之重,可隨著香江去年地產崩盤,怡和置地負債累累,成為拖累。

“張先生,你的野心很大啊。”

包鈺剛笑道。

張國賓一身西裝筆挺而立,站在辦公室裡手夾雪茄,抬起袖口,抽上一口:“我不乾點大業,怎敢請泰哥,剛哥一同出麵?“

霍光泰坐在沙發上,藍色西裝配一條花紋領帶,翹二郎腿講道:“阿賓,你給祖國捐錢這一招用的很好,沽出怡和置地的股票砸盤,初以為是為瀉一口,未想到是為收購怡和置地作鋪墊。“

“如果華資能一起收購怡和置地,將會成為光宗耀祖的一戰。”張國賓輕笑道:“泰哥,剛哥同我一起收購怡和,再一起將拆分,地皮,大廈,各取所需。“

“哈哈哈。”霍光泰眼中野心勃勃,朗聲大笑。

三個人加在一起確實有這種實力。

華資財團覬覦怡和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1980年怡和集團總主席鈕璧間為了防止華資財團對怡和集團的試探,想出透過怡和集團與置地互控,扡衛公司控股權的方式,商界將其稱之為“怡和互控”,說白點,便是怡和置地把股權與總部進行置換,互相控股,避免股份流出市場,總部通過怡和旗下證券公司持有置地股票,俗稱“左口袋進右口袋”,使怡和總部對置地控股始終在百分之四十以上,占有最大股權。

這種方式在前幾年效果顯著,但隨著84年地產下行,怡和總部已經難以拿出現金支撐置地發展,怡和互控成為一招臭棋,比如上週國賓證券砸盤怡和置地,怡和總部便冇出手拉高。

張國賓在收購港燈之後,同眾多華資大佬一樣都對怡和置地產生想法,下行週期的房地產公司就是紙老虎,不趁他病,要他命,等到地產價格再度拉昇,便喪失一個時代的機遇。

國賓證券一直都暗中收購怡和置地股票,股權不算特彆多,僅占百分之五左右。

張國賓不願久霍光泰,包鈺剛的人情,以免將來還不起,但卻願意同兩位老大哥一起拆分怡和,一起發財,一起做生意…

“好啊。”

包鈺剛在椅子上思索片刻,頷首道:“現在確實是個機會,那就帶領華資帶一場漂亮仗吧。“

“正好慶祝慶祝祖國談判勝利。“

談判協定還未正式公佈,但幾大要點已經明確,政商圈子裡都有傳聞。

霍光泰點頭道:“胡應湘是做地產起家的,這一戰應該叫他一起。”

“理當如此。”張國賓含笑點頭。

1984年1月置地以每股123港元配售7200萬股怡和股票,套現86億港元,使置地持有怡和股權從

426%減至253%。同時,怡和亦將對置地的持股量從30%減至25%。

也就是說,今年市麵上足足有75%的置地股票流通,價值約在40億港幣上下,按照市值進行浮動,三大亨出手可以在短時間內募集到相應資金,國賓證券手上的現金流就有超五億港幣,其中大部分是來自日本股市的盈利,再通過配資,銀行貸款,募集等手段,控股置地不算困難。

可商戰並非這樣打的,一旦控股置地,張國賓等大亨就要承擔置地負債,同時國賓證券將麵對現金流枯竭的問題。

於是三大亨決定一起對怡和置地繼續砸盤,砸垮置地股價之後,讓銀行對怡和置地進行施壓,同時再派人私下洽談,怡和置地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總公司斥資回購股票,一個是對華資售出旗下物業回血。

“拆分怡和置地可是一個大工程,起碼需要幾個月的操作時間,投入資金巨大。“

張國賓走出環球航運集團大樓,乘著虎頭平治車離開,坐在車內,他拿起大哥大,打出電話:“超人曹,公司按照計劃做事。“

“大老闆,你跟霍生,包生談攏了?“

曹人超坐在證券公司的辦公室,握著電話,神情激動。

“談攏了。”張國賓語氣簡單。

大家都是同一類人,同樣的野心勃勃,怎麼會談不攏?

“好。”曹人超乾脆領命。

“這一場戰打完,你就是證券市場名副其實的超人曹了,比李超人更有名。”張國賓說道。

曹人超嗬嗬一笑:“我算乜野啊?大老闆,你都要跟霍生,包生齊名了。“

“名聲歸名聲,跟兩位前輩比,我還嫩著呢。”張國賓掛斷電話,眼神望向窗外:“若是能夠成功拆分置地,將來是不是能同樣找機會拆分怡和?“

這個念頭一旦升起就遏製不住的開始瘋狂滋長。

“各位si,關於義海集團向中方捐款五千萬港幣的事情,董事局有什麼意見?“

香江賽馬會不僅提供馬場、賽馬、博彩等服務,還為賽馬會會員提供高級食宿服務,馬場內部有度假村形式的酒店。

一間會議室內,一位穿著高級西裝,兩鬢斑白,神色凝重的鬼佬站在會議桌上首,麵向下方十二位董事局董事。

1997年前的香江賽馬,官方名為:英皇禦準賽馬會。

賽馬會董事局主席由總督推薦,十二名董事局成員皆是英方財團代表,各董事廣泛具有政府任職經曆李錫澤董事坐在椅子上,一襲淺色西裝,推推眼鏡,沉聲道:“這個時局中方願接受義海集團的捐款,相信中方已經擺明立場,為了賽馬會84年到97年間的平穩運行,建議停止1cac對義海集團的深入調查。“

“停止icac對電話投注的調查可以,但不應乾涉cac行使職權,後續行動要觀市場再進行談判。“

應佳柏董事猶不甘心。

“我讚同,我讚同…”眾多董事局成員皆出聲表態。

辦公室裡,每一位董事局鬼佬卻都有一個地道的中文名,由此可見香江統治階級的煞費苦心。

馬會主席夏威理領首道:“那就先打電話給廉政專員,轉達英皇賽馬會的意見。”

“yes,sir。“

“yes,sir”十二名馬會董事皆代表背後財團表態,在敏感時局中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可能引起很大的反應,眾人不僅要保證馬會的利益,還要保證背後財團的利益,在馬會方麵放棄部分投注額不算恥辱,反正上層談判已失利,底層經濟自會受到影響,國強則民強,國弱則民弱。

應當奮勇反擊時若是再低頭認輸,你的對手都會瞧不起你。

一週後。

張國賓命人將車停在街口,拉開車門,邁步下車,朝向前方的一個人影喊道:“嚴si·,有冇有興趣一起喝杯咖啡。“

嚴秀清剛剛下車來到公寓樓底,聞聲扭頭望向張國賓,麵色驚訝:“張先生!“

“怎麼樣,驚我啊?”張國賓輕笑道。

“我邀請人喝咖啡,可是冇人敢拒絕,否則…”他直直樓上,開著玩笑。

嚴秀清卻瞳孔一縮,不敢把這句話當成玩笑,轉身走向張國賓,眼神凝重道:“我相信張先生是一個做大事的人,請!”

“一同飲杯咖啡。”

街邊就有一間咖啡店。

張國賓滿意地點頭,同嚴秀清一起進入咖啡店,六名保鏢則緊緊跟隨,站在咖啡店的桌子周圍,張國賓跟服務員點了一杯拿鐵,嚴秀清則習慣性的點冰美式,待到服務員把兩杯咖啡端上桌,張國賓才喝著咖啡說道:“嚴si,現在風頭已經過去,你我可以交個朋友。“

“雖然中環重案調查確定凶手是大圈幫的人馬,但我相信綦漱秋的失蹤跟你脫不了乾係。”嚴秀清語氣犀利:“要我同一個雙手沾滿鮮血人做朋友,你配嗎?”

“嗬嗬,嚴si言辭過於激烈啊。“張國賓坐在凳子上,手撐著桌麵,無所謂的攤手笑道:“綦漱秋可能是貪汙受賄攜款潛逃,也可以是大圈幫下的狠手,現在重案組都將綦漱秋列為失蹤逃亡人員,你何必給我潑臟水。“

“我手裡鮮血多,你手裡就少嗎?”

“大家隻是方式不一樣,畢竟,每個人的血都是血,不分高低貴賤,外邊那些資本家財團沾滿的血更多,我算個屁啊。”張國賓的話值得深思。

嚴秀清冷聲道:“你還想行賄我的家人,不過,彆癡心妄想,我已經讓阿彩把贓物上交廉署。”

阿彩即是他的女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