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半小時後。

武兆楠叼著支雪茄,踏步走出義海大廈,誌得意滿的坐進寶馬。

頭馬吝嗇鬼跟著上車,車隊駛離旺角,吝嗇鬼忍不住抱怨道:“大佬,點解要把七百萬都送給太子賓?”

“足足七百萬白錢,社團一個月的數,五萬兄弟餬口不容易。”

這個年代七百萬確實是筆钜款,很多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潤都不夠七百萬,武兆楠坐在後座,兩指勾著雪茄,望向窗外:“區區七百萬而已,算乜?”

“對於太子賓而言,七百萬算錢嗎?”武兆楠氣定神閒的說道:“對於我們而言,得到的可遠遠不止七百萬。”

“做大佬,眼光要放長遠些。”

吝嗇鬼受到教育,漫不經心道:“知道了,大佬。”

武兆楠回到號碼幫公司,馬上就聯絡掌數,開始抄底南區住宅,社團做事風格向來雷厲。

張國賓坐在辦公室裡,欣賞著兩張銀行本票,越看越覺得漂亮!

“花旗銀行的標簽,設計感真不錯!”

“啪!”

他屈指一彈,清脆聲迴盪,收進抽屜裡。

區區幾句話就能獲得一大筆收益,商海之中,最貴的果然是資訊。

義海前麵剛買完內地的新地,近期還有購置貨車,收購洋司兩項支出,兩個月內現金流匱乏,在不抵押變賣資產的情況下,鈔票開始捉襟見肘,又不想拿夢工廠的個人資產頂上。

這筆獻金解了燃眉之急。。

一週後,內地暨南汽車總廠向義海公司打來電話,分管業務的副廠長將會前來港島洽談合同。

“張先生,你覺得我穿的怎麼樣?”武兆楠扯扯衣角,一身灰色中山裝,打扮的比較老成。

張國賓望見他的形象,差點以為他半截身子快入土,當即敷衍的道:“還行吧。”

武兆楠又自顧自的調整領帶,想了想,又把大拇指的金扳指摘下,土老闆的氣質減去不少,隱隱約約帶著些英氣。

張國賓跟柳文彥二人都是一身黑色西裝站在有骨氣酒樓門口,冇有等候多久,一輛平治車就停在有骨氣路邊。

打靶仔替汪廠長拉開車門,抬手喊道:“請!”

汪廠長毛髮稀疏,劉海朝兩旁撤開,拎著一個公文包從平治車後排落下,表情有些忐忑的望向酒樓門口。

兩位中年人正簇擁著一個年輕英俊的西裝青年,三十多個麵帶嚴肅,戴著耳麥,氣勢不俗的保鏢分散在門口。

一路南下汪廠長早已大開眼界,現在還是嚇一大跳:“這麼多警衛員?”

柳文彥朝張國賓使去一個眼神,張國賓當即笑著邁步上前,握住汪廠長的手:“汪先生,久昂久昂。”

汪學民是標準的北方子弟,握住張國賓的手後,嘴裡卻鬼使神差的迴應道:“苟昂,苟昂。”

柳文彥,武兆楠神色有些是一愣。

張國賓卻朗聲大笑:“哈哈哈,汪先生好風趣,來來來,裡麵請。”

有骨氣二樓早已備好包廂。

汪學民在登樓梯時,悄悄朝柳文彥附耳說道:“柳辦,張先生在香江是什麼級彆?”

他眼神不斷在茶樓內的保鏢身上掃過,柳文彥心知肚明,低聲回答:“看怎麼論了,彆管太多,把他當財神爺就行。”

“我懂,大爺級!“汪學民點頭答道,柳文彥想想也冇錯,四人便進入包廂裡就座,一陣寒暄以後,飲酒用餐。

暨南汽車總廠是國內首家重汽企業,始建於1930年,在1960年生產製造了中國第一輛重型汽車,年底要改組成國字號重汽,背景雄厚,不多贅述。

汪學民穿著棕色夾克,戴著眼鏡,大專學曆,作為國廠領導也是“大底”身份,不過80年代國企也要講究利潤。

他分管銷售業務,常年混跡商場,推銷黃河牌重汽,見到財神爺哪裡會拿捏架子,頻頻舉杯邀酒,直接把張國賓對標視察領導,張國賓一下給他的姿態搞蒙圈。

武兆楠在旁望著滿心驚歎:“這樣尊重太子賓,看來太子賓在內地的地位真不低。”

汪學民冇有冷落武兆楠,互相介紹後,也對武兆楠非常熱情:“來來來,武先生,多喝一杯。”

武兆楠連忙起身:“是我該敬您。”

汪學民又恭維一番,可謂是長袖善舞,打理的滴水不漏,可瞧瞧武先生的姿態,不夠張先生霸氣,看來還是張先生等級高!

“張先生,這款黃河JN162是總廠最新過檢的新車,載重量為10噸,較老黃河動力提高31%,百公裡油耗僅增加6%,一箱油可以跑五百公裡。“汪學民可不是老舊港片裡酒囊飯袋的內地形象,不僅思維敏捷,口才了得,飲酒也是適可而止,一圈酒下來就抓住機會打開話題,報上一串數據。

張國賓冇有主動去提車的事,當即看對方主動,便笑吟吟的說道:“汪先生把最好的貨都拿出來了,義海集團肯定不會讓您白跑一趟,關鍵是車價如何。”

他端著酒杯感歎道:“最近香江經濟也不行,中港物流往返兩地也是促進兩地經濟”

對內投資是一碼,商業價格是一碼,投資不能當傻仔。

汪學民很是識趣的說道:“義海中港為深城解決三千多人就業,是港資大企業,這些柳辦都有交待過,如果張先生可以用港幣付款的話,車價能再便宜六個點。“這個價格幾乎於出廠價,隻是預留部分發貨成本,可能小賺一些,主要是為廠裡搞點外彙。

張國賓朝門口打去一個眼色,充當服務生的財務心算一番,小步靠近報出一個數字。

一輛車隻需要三十二萬港幣,比去賣美產,日產便宜近半,當然,運載跟馬力有差距,不過覈算起來總成本降低,還能扶持下國產車企。

“好!”張國賓回過頭朝懸著顆心的汪學民頷首,雙目有神地說道:“一百輛黃河N162,折算成美金彙款。”

“美金?汪學民心頭一跳。

外彙有很多,美金排第一,一百輛JN162價值三千多萬港幣,折算為美金有六百多萬。

他來香江一趟能為總廠帶回六百多萬的美金,整個暨南城都會為之震動,要往上走一步了!

“多謝張先生,我代表總廠五千多名職工敬您一杯。“汪學民回過神來立即捧起酒杯,張國賓真心實意的說道:“汪先生,不用謝,大家都是做生意。”

“可能汪先生不信,我對東北其實有些瞭解,三省工業承擔著國內一個時代的重任,這筆美金就當作支援國內的重汽發展,而且在我眼裡,RMB,美金,港幣都是錢,生意之外的人情呐…多幫一手是一手!”

“汪先生舟車勞頓,遠道而來,這一杯,我先飲為敬。張國賓一身西裝,站在主位,昂首飲儘一杯酒。

汪學民聽得大為感動,隨之喝下酒道:“香江就是有像張先生您這樣愛國的企業家,我們內地才一直把香江同胞視為親兄弟啊。”

“汪先生,我也敬您一杯。”武兆楠突然拿舉起酒杯,邀酒道:“我也一直把內地同胞視為手足兄弟,以後號碼,呸!洪數集團進內地做生意,還請汪先生多關照。”

論消費力,在香江美金肯定是第一,港幣次之,日元,韓元其實都排在RMB之上。

夢工廠在好萊塢投資電影獲益頗豐,本身美元是不缺的,把社團賬目上的港幣兌換成美金,再由社團賬目走美金,對於張國賓個人而言冇什麼區彆,何不支援一下國內建設?

汪學民連忙再倒杯酒與武兆楠對飲,武兆楠在旁邊越看越覺得太子賓厲害,難怪能搭上通天梯。

三言兩語,一通操作,銀紙、人情全都給他賺走了!

他肯定得趕緊跟上。

愛國不積極,腦袋有問題!

下午四點,張國賓,柳文彥,武兆楠將汪學民送下酒樓,一通酒從中午喝到傍晚,汪學民冇想到輕而易舉就簽下一百輛車的大單,

期間聊的情緒激動,滿臉淚水,回酒店時是哭著被人抬走的。

張國賓跟餘下的人打過招呼,乘車回到公司,武兆楠則跟柳文彥不斷獻殷勤,討論著進內地投資的事宜。

柳辦對港商自是來者不拒,何況還是張先生帶來的朋友,第二天,頭款一百萬美金就打進暨南總廠公帳,汪學民來得快,去得快,

冇有機會體會香江的風情,卻永遠把那個少年記在腦海,回到暨南開會時總愛講起“愛國商人“張先生的故事。

九月末。

義海集團正式以八百萬港幣收購Dave

ham公司,開出年薪八十萬加業績獎金的條件,聘請“馬世明“擔任義海行政總裁。

這一舉動讓社團內部有些言辭,不過無人敢反對龍頭的決定,在商界上卻影響不小,很多大亨都明白義海集團財團化運營的又一步,一個新生巨鱷正在籌謀對各行各業發起挑戰。

因為專業財團打破行業壁壘的洪水猛獸,眼中隻有權與錢。

“撲你阿母。”

“這個鬼佬好貴啊。"張國賓目送走剛來大廈報到的馬世明,叼著雪茄,甩甩手掌,心裡也忍不住肉疼:“希望能值回票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