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247 賞罰分明

-

[]

“去唐樓。”張國賓坐在平治車後排,右臂搭著扶手,出聲說道。

“是,賓哥!”打靶仔坐在車前,開車應道。

車隊旋即跟在三大亨背後,論資排輩,最尾駛出山莊。

張國賓腦海裡思索著江湖局勢。

商業上的局勢目前很明朗,李家城被下一城,痛失港燈,而他一躍進入大亨之列,喜獲大亨俱樂部邀請函,得到霍生,包生的賞識,霍生,包生直接以兩大集團內地貨單作為見麵禮,送了張國賓一個很大的人情。

這個人情或許是想緩解張國賓的債務壓力,但張國賓現在公司冇有大規模負債,除去服裝店,波鞋店存在一些貸款,其餘收購資產都是掏的現金。

這就等於是直接給張國賓送錢,中港物流假以時日,或許就會成為香江最大的貨物公司,以承接兩大集團貨單做大,與兩大集團形成互補性的商業合作。

以張國賓的性格受人以桃,必報之以李,中港物流做大後,對兩大公司運貨時肯定會優惠不少。

四人冇有明確說出戰略合約,但一步步構建起商業互信之後,無形中已是同黨,站在同一陣線,在商業陣營上有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特點,當然,這種勾連的影響是需要隨著合作

逐步加深。

江湖局勢卻更混亂,勝和天堂連斬兩名對手當上坐館,其中之一還是借飛麟的手剷除,飛麟同時又插旗尖沙咀三條街,勝和地盤僅剩尖沙咀兩條街,江湖上一片腥風血雨,和平統一尖沙咀的夢想破滅。

“呲啦。”

虎頭平治車停在門口,一群馬仔從後麵七輛轎車落地,啪啪啪,陸續甩上車門。

打靶仔泊好車,迅速落車,反手替大佬拉開車門。

張國賓邁步落地,一身白色運動裝,時髦年輕。

他早已習慣坐在車內,等馬仔開門再落車,不是為了裝大佬,主要是怕死,馬仔們可以先擋槍。

隨著地位越來越高,他越來越怕死,畢竟,好不容易當上大亨,收下港燈,還冇威風幾天呢。

這tm什麼義海坐館,三煞位,當上大亨都不讓安心享福,七萬義海兄弟,用時是刀,不用時是一匹嗷嗷待哺旳餓狼,一個管理不善便是天下大亂。

張國賓一落車卻拍拍打靶仔的肩膀,在西裝內袋掏出一卷港紙,放在打靶仔手中:“帶兄弟們去食夜宵。”

“多謝賓哥。”打靶仔接過一卷港紙,麵露笑意。

賓哥是他見過最好的大佬,不僅對每個兄弟都和善相處,而且一直帶著社團兄弟揾水養家,許多兄弟近兩年收入都漲上不少,更有一批兄弟已經轉入正行,專門幫社團公司做事。

平時晚上開車送賓哥到家,賓哥也會給他們一點油水,人人都為願為賓哥賣命。

先前油麻地兄弟已經跟賓哥過上好日子,現在整個義海兄弟都在等待坐館帶領社團越做越強。

打靶仔堅信義海一定會成為香江第一大的字號!

因為……大佬是香江最講義氣的大佬!

“賓哥,有勝和仔。”打靶仔收起港紙,目光一轉,忽然低聲提醒。

一個小有名氣的勝和仔正守在車旁,靜靜等待勝和坐館,張國賓望見那輛車,輕笑一聲:“沒關係,有朋友在裡麵。”

“賓哥!”

“賓哥!”張國賓進入老唐樓,樓內兄弟俯身喊人,飛麟站在唐樓門口正抽著煙,迅速湊上前道:“大佬,晚上好。”

天堂穿著白襯衫,立在飛麟身旁,啪,雙手抱拳:“張先生。”

“趙先生,坐館的位置好當嗎?”張國賓站在廳堂前,眼神瞟向一旁的天堂,天堂臉色慍紅,掛著不甘,說到底,他天堂現在是勝和坐館,論香江地位也是和記大社團龍頭,俯低做小,卻還要前來求人,以天堂的自尊心當然受不了。

可形勢比人強,現在天堂的坐館能不能當,完全隻是張生一句話的事情,因為繼靚迪,秀才身死,先錢支援天堂的叔父當中,有一批叔父變得強烈不滿。

你殺靚迪冇問題,秀纔可是按照規則出來選,你連秀才都殺,不講道義,憑什麼當坐館?

天堂卻是知道秀纔跟張國賓有合作,不把秀才除掉,僅僅除掉一個靚迪,勝和坐館的位置是坐不穩的,因為張國賓隨時有能力把秀才扶持起來,掀翻他這個坐館!

天堂又本身靠著張國賓餵飯,憑什麼反抗張國賓,拿這個作證據打壓秀才?

隻能借刀殺人!

飛麟仔未必冇看出當中的門道,可為了多給社團做貢獻,穩住義海十傑的地位,一定在尖沙咀之戰作出成績……

他很害怕天堂仔跟大興老晉一樣,帶著字號直接過檔到和義海,大興老晉為義海立下大功,又親自帶著地盤,財路進山門,兄弟們拍著胸脯認了!

老晉去香主之職,紮雙花紅棍,兄弟也抱拍著胸脯了!

天堂仔卻連坐館的位置都冇有坐穩,尖沙咀又是他要打的地盤,就算冇有天堂仔他飛麟一樣能打下來!

憑什麼讓天堂頂他義海十傑的位置?

現在義海十傑當中,冇有空位,尖沙咀堂口又是為打江山立下的炮台堂口,若是冇有在尖沙咀之戰立下赫赫聲威,飛麟十傑之位岌岌可危。

這都是每個人的心思。

張國賓親自操刀打下一塊地盤的經驗不足,新界屯門那塊地盤太小,大興社人又不多,未想到,打下尖沙咀,吞併勝和如此複雜,複雜的不是打打殺殺,是人心啊。

“對唔住,張生。”天堂仔長長欠身,彎腰曲背,放棄全部坐館尊嚴:“這次尖沙咀事情處理的不好,張先生有什麼命令,天堂一定帶勝和兄弟鼎力相助。”

飛麟望著天堂仔的樣子,心裡都忍不住為他豎起大拇指。

“夠賤!”

張國賓卻對天堂的姿態很是看重。

天堂一個清高自傲的打仔,已經能為社團兄弟的飯碗,性命低頭,將來無疑是一位合格的坐館。

錐臉徐冇有選錯人。

張國賓上前把天堂扶起身,正要跟天堂講話的時候,飛麟卻連忙抱拳鞠躬,大聲喊道:“秉香主,尖沙咀紅棍飛麟特來向香主請罪!”

“飛麟,你又怎麼了?”張國賓又轉身將飛麟扶起,飛麟義正嚴辭的說道:“尖沙咀妄自動兵,踩進勝和地盤,造成和記同門死傷,有罪!”

“夠無恥!”張國賓不得不傾佩飛麟的作態,心裡都想替他豎個大拇指。

一個堂口打下地盤放在任何社團裡都是一件大功,換作阿豪早就喜滋滋的前來邀功請賞,飛麟卻跟他玩了一招以退為進,巴閉啊!

巴閉!

“你們兩個都唔要站在門口同我講話了,一同進去坐下談,否則就回屋企睡覺,不要談了。”張國賓眼神在二人臉龐轉過一轉,徑直走入唐樓內,來到冰箱旁取出一瓶可樂。

“你們兩位來一瓶?”

飛麟,天堂呆站在茶桌旁。

張國賓看他們拘束的樣子也懶得再問,一人丟出一瓶可樂,再取出一瓶坐在沙發上,拉開易拉罐,靠著沙發翹起二郎腿,飲下一口冰可樂:“好爽。”

“你們坐啊!”他朝二人喊道。

飛麟,天堂二人對視一眼,各自在沙發旁坐下,張國賓先開口給尖沙咀之戰定性:“你們兩個人做的都冇有錯,錯就錯在大動刀兵,違背了我的初衷。”

“對不起,阿公。”

“張生。”

飛麟,天堂二人又要站起道歉,張國賓甩甩手,不由得感歎道:“不用道歉。”

“雖然動了刀兵,但是不可否認,尖沙咀堂口讓江湖再一次見到義海的實力,聽說現在馬仔都說九龍是義海的九龍,油尖旺是太子的王國,話聽起來是刺耳了一點,但是威是真的威!”

“我太子什麼時候有王國了?就在今天!”張國賓忽然想到收購港燈,打下尖沙咀都在同一天,或許,這就是命運。

以江湖大佬的角度看,他是不可能處罰飛麟的。

這樣兄弟們都會寒心。

因為,飛麟確實在為社團做事,而且符合社團大戰略,隻不過有點點爭功的心思,一般江湖社團往往會鼓勵兄弟間競爭,以此保持社團的血性,張國賓不鼓舞,不打壓兄弟間的競爭,卻要好好敲打一下大底們的心思,然而,麵對立功的堂主,必須獎勵,他乾脆出言問道:“飛麟,你為社團立下大功,有冇有想要的獎勵?”

“為社團做事,不求回報!”飛麟雙手抱拳,快速答道。

“功則賞,過則罰,賞罰分明。”

“這是我的原則。”

張國賓拿著可樂,目不斜視,盯著飛麟說道:“社團在海外零零碎碎有一些生意,堂口跟兄弟,正打算單獨開一個堂口,有冇有興趣去國外做義海北美堂口堂主?”

張國賓打算把飛麟調離,油麻地,乃至調離香江。

國外堂口哪兒有國內好混。

而且遠離中樞,絕難混上高位,雖然比香江更為自由,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明升暗降,調去坐冷板凳。

張國賓要逐步收緊底線,讓大底們知道不要爭功,一點點小心思都不能犯。

飛麟卻麵色大喜,連忙鞠躬:“多謝阿公!”

邊個不知國外社團油水多,

一年交一次數,

賺美金來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