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246 同黨

-

[]

“飛麟,坐館叫你到唐樓,晚上有事揾你談。”

尖沙咀。

財務公司。

李成豪帶著大頭坤,沙包仔進入辦公室,飛麟穿著t恤,迅速起身,拿起車鑰匙,點下頭:“知道了,豪哥,我現在就過去。”

“不用急嘛,賓哥去新界踢波,起碼十點鐘纔回旺角。”李成豪抬起手腕戴著的百達翡麗,眯起眼睛看一眼,眼神總是被鑽石閃花,最近視力都不太好了。

“你跟我先去砵蘭街按個摩,找兩個靚妹放鬆放鬆筋骨。”李成豪扭扭脖子,出聲道:“先放兩炮精神精神。”

“這回斬死秀才,打下尖沙咀。”

“賓哥肯定會有重賞!”

飛麟站在木桌後,搖搖頭,直接拒絕:“唔用了,豪哥。”

“我先去唐樓等賓哥。”他卻對尖沙咀之戰作的成績並不樂觀,甩手把車鑰匙拋向身旁馬仔,讓馬仔阿笑負責開車,口中說道:“去旺角,等阿公歸來見麵。”

“是,飛麟哥。”阿笑接過車鑰匙,一行尖沙咀堂口馬仔驅車離開,李成豪站在街口,望向風風火火的一群人,撇撇嘴:“立了大功,還神經兮兮,你一點都不懂賓哥。”

“元帥,我們去哪裡?”大頭坤守在街邊,麵前車輛川流不息,靚女們穿著短褲,露出著白腿,李成豪目光一掃,挺起胸膛:“說去砵蘭街!就去砵蘭街!”

“本元帥要去砵蘭街巡巡場子。”一行人馬當即殺向砵蘭街。

新界,沙田。

一座私人度假村,足球場。

這裡距離著名的新界跑馬場不到兩公裡,地處新界最熱鬨的地段,可若非附近村民,普通市民真不知裡麵還藏著個高級度假村。

度假村門口,冇有掛任何招牌,卻有多名保安站崗,認真覈查訪客。

一輛虎頭平治車帶著八輛轎車抵達門口。

一名保安立即抬手敬禮,上前客氣禮貌的詢問姓名,車窗降下,一個年輕麵孔說道:“義海集團,張國賓。”

“啪!”保安再度立正,挺胸昂首。

“張先生,請!”

……

轎車駛入度假村內,沿途便可在綠道旁,看見一個個豎起的路標。

路標底部寫有:霍興業堂度假村。

張國賓心頭瞭然。

這是霍生的私人山莊。

球場。

點球線。

三箇中老年球員沿著白線一字排開,全都穿著黃色運動服,專業運動鞋,正在跑跳,拉伸,活動筋骨。

二十餘名戴著耳麥,穿著西裝,來自不同公司的保鏢,分散守在球場四麵。

霍光泰,胡應廂,包運剛。

三人活動著身體,望見一輛轎車停在球場邊,動作不停,胡應廂笑道:“張老闆來了。”

“不錯。”

“很有氣場。”包運剛目睹著張國賓下車,雙手抬起,扭著腰挎,笑著讚許。

張國賓一身白色運動服,白色波鞋,配上年輕的麵孔,青春洋溢。

“胡生。”

“霍生。”張國賓打著招呼,進入球場。

義海集團的兄弟們旋之散開,與三大老闆的保鏢互相配合,默契守好站位。

霍生望向張國賓,輕聲朝兩旁老友說道:“挺靚仔旳,未拉低我們三個英俊。”

霍生年輕時亦氣宇軒昂,儀表不凡之輩。

胡應廂含笑不語。

包運剛發出兩聲憨笑。

張國賓上前發現那個表情憨厚,身材圓潤,帶著些許喜感的肥伯竟是雜誌上常出現的世界船王,當即再點頭招呼:“包生。”

“嘿嘿。”

肥伯憨笑。

胡應廂停止熱身,用腳撥動地上足球,原地表演晃球過人,熱情洋溢:“張生,勿要再做表明功夫啦,來球場就踢球見真章。”

“你與我一隊,泰哥,剛哥一組,踢個小場,不用守門員。”

“啪。”

胡應湘把球傳給霍生,霍生當即接住足球,張國賓明白規則,答應一聲:“ok啦!”

他馬上開始跑位,擋在包運剛麵前。

霍光泰腳抵泊球,發起進攻!

霍生與包生年齡最大,張國賓最年輕,搭配一個較年輕的老胡,讓年長的人進攻,年輕的人防守很合適。

張國賓其實對足球頗為精通,首先,他大學體育選修就踢了三年足球,曾經在辦公室裡也常跟同僚踢野球,還代表單位踢過一場球賽,為了給單位爭光,連續三個月下班就參加加強訓練,算不上野球場大神,但實打實踢一場球,有一點表現是很正常的。

霍生已經六十高齡。

作為足球愛好者,踢了幾十年的球,走位非常聰明,很有幾分功底。

他還是香港足球總會會長,永遠名譽會長。

這場球局就是他號召的。

“啪!”

張國賓冇有負責防霍生,負責防包生,未想到,年齡最大的包生,踢起波球竟是最猛,就算跑的肚子晃盪,可還是揚起大腿,猛的踹球。

“嘭!”

波秋入網。

1:0。

張生驚叫:“世界波!!!”

“嘿嘿嘿。”

包生滿臉得意。

他作為海上之王,世界船王,今年已經六十五歲。

這班大亨六十餘歲依舊跟跑能跳,還有興趣足球局,跟底層百姓精氣神完全不同,而且由於保養的當,有職業醫療團隊,往往隻有病逝的前兩年會開始衰敗,之前精神都很不錯。

張國賓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當然不會對能當爺爺的大亨們下死腳,該玩玩就玩玩,完全當作一場遊戲,一個小時後,倒也玩的滿身大汗,心情暢快。

3:2。

霍生進一個,包生進兩個,張國賓進兩個,胡應廂全程劃水!

“哈哈。”

“張生,球技不錯。”

四人坐在球場旁,拿著礦泉水,飲水休息。

霍光泰出聲誇讚。

張國賓謙虛笑道:“勝在年輕,勝在年輕。”

“霍生年輕的時候,恐怕甩我很幾條街。”

“這倒是。”霍光泰很認同的點頭道。

旋即,這裡發出一陣鬨笑。

“聽說張先生在內地有投資不少產業?比如港口物流,商鋪等等?”

“是的,霍生。”

“你叫我阿賓就得。”張國賓說道。

“行,阿賓,你就同老胡一樣叫我泰哥吧。”霍光泰冇有拒絕,又用手指指胡應廂,包運剛:“我們三個人也在內地有所投資,既然你我都願意為祖國做貢獻,那你我一同就是朋友,你現在收購港燈,等到訊息傳出去,馬上名聲大噪。”

“敢在外資逃亡潮的時候大舉抄底,勇氣可嘉,值得讚譽,在北上投資,或者香江商場上有什麼想法,或者要幫手的地方,可以跟我們幾個前輩話。”

霍光泰絲毫都冇有介意張國賓的出身,那個年代走來的人,眼裡冇有絕對的黑白,或者說,他們深知世上冇有完人,世間也冇有絕對的對錯,在大是大非的立場上能夠走在一起,站在一起並肩而行的人便是同黨!

前提是夠資格,夠實力,敢下投名狀。

毫無疑問,張國賓在關鍵時期抄底港燈,不僅是華資戰勝英資的一戰,更是在《中英協定》既然公開前,堅定本港華資信念,為愛國資本撐腰的一個舉動,李家城猶猶豫豫的樣子,實在是不能入眼,曆史就拖到兩年後才入手港燈,可現在張國賓的果斷就等於立場,無形中入了三大亨的眼。

“三個人的球局,現在變成四個,往後大家都是朋友,吃飯,飲茶,打牌,有時間多約約。”這時霍光泰笑道:“天天踢球醫生不允許,年齡大了。”

“我知道了,泰哥。”張國賓飲下口水,麵露微笑。

霍光泰忽然問道:“聽說你收購港燈那些錢,都是在美國拍電影,用外彙賺的?”

“主要是靠在美國投資電影,世界票房分紅,再用外彙丟換港幣賺差價,剩餘就是炒炒股,運運貨,賣賣服裝,波鞋,各種投資賺一點點,辛辛苦苦攢出來的,攢的好辛苦。”張國賓麵露苦笑,乖巧表達,以表示錢來的乾乾淨淨,與社團勢力無關。

霍光泰點點頭:“彆多想。”

“年輕人,幸苦點好。”

四人又聊一陣,最尾,霍光泰說道。

“阿賓,你準備把義海中港物流擴大化,我跟運剛的船隊,碼頭有往內地的貨單都可以交給你運。”

“初次見麵,算是泰哥,剛哥的一點心意,唔要拒絕。”

張國賓有些許猶豫,胡應廂卻拍拍拍他的肩膀:“阿賓,還不快多謝泰哥,剛哥。”

“謝謝泰哥,謝謝剛哥。”張國賓放下心來,麵露喜色,就等著爆賺一大筆。

霍光泰搖搖頭表示無所謂,包運剛倒是樂嗬嗬:“嘿嘿,唔用謝,好久未踢出世界波了!”

“哈哈哈。”霍光泰忽然大笑。

十點多,

四位同黨,坐進四輛豪車,四支車隊有序的沿途立場,緩緩駛出私人山莊。

“天堂,你點解會來旺角?”老唐樓內,飛麟望向找上門的天堂仔,表情驚詫,天堂卻麵無表情,語氣冷酷的說道:“我來向太子請罪。”

“嗬嗬,你又不是我和義海的人,需要向我義海龍頭請什麼罪?”飛麟麵色不爽,語氣強硬:“你可是和勝和的新坐館啊!”

“你難道是來旺角找死?”飛麟嘴上說道,心底連自己都不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