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240 一家人

-

[]

“錐臉徐是江湖前輩,人家得重病不要笑得太大聲,給人聽見會話我們義海不懂禮數。”張國賓手指輕敲著桌麵,抬眼一掃,打斷李成豪的狂笑,語氣認真的教育道:“你現在去給錘臉徐送一份果籃,就當是晚輩敬前輩的。”

“告訴錐臉徐,讓他好好養病,義海不會趕絕同門。”

張國賓並不希望義海在底盤上持續擴張,因為,義海在地盤上擴張的收益,真正能打入他賬戶很少,絕大部分都會在堂口層麵被消化,而社團地盤的逐步壯大臉麵上有很大好處,實際上會被警方盯的更死。

有違他的初衷。

船小好調頭。

和義海現在的體量已經很是龐大,張坐館一直在用力掌舵,讓義海駛向一個好的方向。

可底下的兄弟們要做事,攔是攔不住的,兄弟們也想發財。

他冇有主動鼓舞社團惡鬥,便是一種無形的壓製,現在飛麟仔英勇不減當年,要繼續為社團拚殺。

苦惱之餘,必須替飛麟兜底,免得飛麟真把勝和趕絕。

畢竟,趕絕一個大社團不容易,兄弟們死傷太多,有違初衷,適當拿到點油水,適當收手最好。

“放心吧。”

“賓哥。”

“果籃一定送到。”

李成豪整理了一下西裝衣領,很拽旳答道。

“你有收到阿發的訂婚請柬嗎?”

“有。”

李成豪在口袋裡掏出一封紅色請柬,樣式精美,絲毫不輸後世。

就算周閏發僅在淺水灣豪宅裡擺兩桌家宴,依舊也請專業設計製作請柬。

“那就一起去吧。”

張國賓收拾好桌麵鋼筆。

二人下樓,上車。

阿豪還是習慣性的替大佬開車,一行車隊先回到藝人公寓一趟,接上同樣收到請柬的朱寶藝,趙雅之,驅車來到淺水灣一座大廈地庫,保安還覈對過訪客資訊,方放行正支車隊,車隊裡的江湖猛人,倒也冇有為難儘職職守的保安。

80年代香江許多保安都是國黨敗退的老兵,亦或者越南戰場回來的軍人。

這些人若不走江湖路,隻有工地,打雜,保安等活計可以謀生。

“賓哥。”

當張國賓攜朱寶意,趙雅之二人上樓,李成豪抱著一瓶洋酒跟在身後,打靶仔守在門口,其餘兄弟則分散在樓梯間和車庫。

入戶廊前的防盜門早已敞開,周閏發與陳鈺蓮一同站在門口迎接貴客。

張國賓望向一身高檔西裝,梳著油頭,胸前彆著紅花,居家辦宴還踩著皮鞋的阿發,展露笑容,打趣道:“小馬哥,在屋企還踩穿皮鞋啦?”

周閏發讓出一步,喜氣洋洋的道:“賓哥,豪哥,唔用脫鞋,直接進門。”

“好呀。”張國賓步入豪宅。

他還是第一次來到周潤髮的屋中,作為香江最當紅的影視巨星,其居住之處自不會太寒酸,不然就是打香江電影工業的臉了。

李成豪,朱寶意,趙雅之隨之入門,陳鈺蓮一身白色長裙,玉女之風清純靚麗,穿上白裙更是彰顯氣質,莫是留洋回來的陳超武,就算是看慣美女的大老闆一樣會為其側目,真是一代經典的“小龍女”。

張國賓笑著接過阿豪手中的洋酒,伸手遞給周閏發道:“阿發,小蓮,祝你們長長久久。”

“張先生好客氣,那我就收下啦。”周閏發笑著接過洋酒,滿臉愉悅。

張國賓故作責備:“新婚之喜,客氣什麼。”

“發仔,給你一個紅包。”李成豪冇買什麼,在口袋裡掏出一個厚厚的紅包,直接就遞給周閏發:“祝你們百年好合。”

周閏發很喜歡李成豪直爽的性格,動作流暢的接過紅包:“多謝豪哥。”

“歡迎張生,李生。”陳鈺蓮微笑的鞠躬過打招呼,旋即攬住朱寶藝的手臂,開心的竊語:“阿寶,好久未見,幾時結婚呀?”

朱寶藝被問的是心緒雀躍,很想順著蓮姐的話聊下去,可是望向前方聊得火熱的一夥男人,搖搖頭道:“還年輕,暫時未有結婚的打算。”

陳鈺蓮眼神順著前方瞥去,很想教教朱寶藝怎麼給氣球戳孔,但想起老公先前的勸誡,當即熄滅心思。

趙雅之入門之後,一直跟在張國賓身邊同周潤髮閒聊,她是以好友的身份受到邀請,可實際上週閏發的婚宴全是家人,客廳沙發旁已坐著周母,周父,還有陳玉蓮的父母,至親,就連吳於森等人都冇有受到邀請,她能來參加多少跟張先生有些關係,可陳鈺蓮卻先去招呼朱寶藝,不知有幾分是看低她,但有一點。

女人都不鐘意老公有個異性好友。

若非有趙雅之已經是張先生的情婦,她還真不敢放氣質端莊,舉止優雅的阿之進門。

周閏發在迎到張國賓入屋,便直接攬住張國賓的肩膀,帶著張國賓來到父母麵前。

“老豆,老母,夢工廠的張先生。”他指間夾著一支剛剛收到的雪茄,麵帶怪笑,語氣卻很認真的朝父母介紹:“我的貴人,更是我恩人,我同張先生就是一家人。”

“張生,這是我老豆,老母。”周潤髮又朝張國賓介紹。

周父,周母坐在沙發上,一身紅色唐裝,打扮喜氣,正跟旁邊的親家聊天,忽然看見發仔帶人進門,連忙站起身招呼。

周父最早伸出長滿老繭,黑喲喲的雙手。

“張先生,我們常聽阿發提起你,你救過阿發的命。”周父表情非常激動,張國賓握住他一對常年勞動的雙手,連忙打住周父的話匣:“伯父,勿要聽發仔亂講話,同發仔的一樣,我們都是一家人。”

“晚上多喝兩杯?”他麵帶輕笑。

周父大喜笑道:“好好,多喝兩杯。”

周閏發在圈內是出名的注重孝道,張國賓先前冇覺得一封請柬算什麼,望見家中坐滿的親人,卻知道請柬中表達的情感,不由覺得窩心。

開餐前,周閏發環顧四周,似在等人,久等不到,湊上前詢問他道:“賓哥,苗哥怎麼冇來?”

“你有邀請細苗嗎?”張國賓表情詫異,周閏發奇怪的道:“苗哥在濠江也為我做了好多事,我怎會忘記?”

“我還托人在江記排擋包了幾桌,等到晚上公司的兄弟們收工可以過去食宵夜。”

“有心了。”

張國賓回頭:“阿豪,打個電話給細苗。”

大波豪把手頭一根菸蒂丟進桌麵的菸灰缸,打完電話後,喊道:“張生,苗先生還在旺角的乾貨店買花生,蓮子。”

“哈哈。”

周閏發,張國賓齊笑。

“不管他,我們先吃。”張先生開口發話,訂婚宴便正式進行,周閏發能夠在當紅之時與陳玉蓮訂婚,足以證明他對蓮妹的感情深到甘願戴上戒指,生死相守,二人一路也算是風雨同行,感情真摯。

開宴不久,東莞苗提著一份乾貨禮盒到場。

這晚。

一家人喝至半夜,張國賓醉醺醺的乘車回到藝人公寓,朱寶藝,趙雅之二人攙扶他上樓,李成豪早、東莞苗已被送回屋企,打靶仔獨自帶人守著大樓。

趙雅之在進入頂樓臥室之後,端莊大方的五官上,一對明眸眼神奇怪。

她還在第一次進入張國賓與朱寶藝生活的地方,在同朱寶藝一起伺候男人換上睡衣時,臥室裡氣氛便變得旖旎,曖昧,朱寶藝燥紅著臉,不敢跟趙雅之對視,趙雅之就算是位手法嫻熟,久經人事,兩位孩子的母親,也是頭一回經曆如此場景,心臟砰砰直跳,彷彿回到跟初戀男友的青澀時光,人永遠有第一次,各種第一次。

這時,趙雅芝便覺得晚上恐怕在床上擠擠,事實證明,確實很擠。

一隻黑貓在窗台踏著優雅步伐路過,回眸一看,驚叫躥開。

一夜渡過。

……

半個月後,亞視旗下的“亞洲星”唱片公司,以代付違約金,加二十萬簽字費的條件簽回已經小有名氣的張幗榮。

這時張幗榮已經在華星發行首支大賣單曲《風繼續吹》,作為tvb旗下華星首位簽約男歌星,圓滿交出一份優秀答卷。

不過,隨著去年當紅歌星羅文從百代唱片轉會加入華星,還有tvb去年開始舉辦“新秀歌唱大賽”,首屆就出現“梅姐”這種潛力天後,現在華星內部競爭空前強大,張幗榮作為轉投華星的二五仔心中忐忑,在老東家找上門之後,獲得給“夢工廠”電影配樂的口頭承若,當即決定回盟亞洲星。

這個舉動無疑讓張幗榮一時揹負上“二五仔”的罵名,樂壇有人戲稱其為“十四少”,但張國賓卻樂得美滋滋。

商業選擇,個人自由。

十四少都不喊他,將來唱片賣的好,各種舊賬誰敢,娛樂雜誌都不敢亂寫呀!

“張譚爭霸”怎麼能少得張先生在幕後操盤?

“歡迎你。”

“張幗榮先生。”張國賓專程來到亞洲星公司,把禮賢下士做到極致,張幗榮拉著一個皮箱,戴著幅飛行墨鏡,站在走廊前頗為驚訝。

“張先生。”他也認識張國賓。

“哈哈,歡迎你加盟亞洲星,將來大家都是一家人。”張國賓上前跟張幗榮握手,表情語氣,心情激動:“泰國那批線撤回來的兄弟們,飯碗有著落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