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們八個先入殿!”打靶仔穿著西裝,走到宮門前,抬手指向角落八人,八匹新馬在眾人目光下起身,打靶仔卻不再看他們第二眼,轉身進入後殿,八人跟前輩站在殿中

“賓哥要見你們。”郭仲衡,鄧嘉明,錢勳基,古照文,陳稷等人乖乖站好,

其中幾人麵色雀躍,唯有陳稷還保持著靦腆的笑容,幾人比想象中更早見到坐館。

幾分鐘後,張國賓與黑柴,蘇爺推門走出茶室,黑柴跟著蘇爺先行離開,張國賓扭頭朝打靶仔使過一個眼神,打靶仔拎著一個布袋上前,朝八人說道:“一人一把黑星。“

郭仲衡,鄧嘉明,錢勳基,古照文,陳稷八人臉色都突然露出驚訝,錢勳基站在第一位倒是毫不猶豫在布袋中取出一把被油紙包裹住的黑星,古照文作為港大英文係畢業生,不知所措楞在原地。

“你們不是說要跟我嗎?”張國賓一身西裝,站在八人前方,落日餘暉灑進後殿,將他身影拉得很長。

他指尖夾著一根雪茄,遞在嘴前咬住說道:“交代你們一件事,辦好再有資格拜入門,如果冇膽氣的就吱聲,三天後,送你們離開。“

古照文猶豫片刻,探手進布袋裡取出一把武器,郭仲衡,鄧嘉明,陳稷,杜培勝七人再依此取出武器,他們更冇想到的是拜入山門第一天就要拿槍去做事,

可這就是hsh!

“後殿有三輛車,你們上車送阿公去荃灣上船,車上有司機,路上如果遇到警方阻攔。”

“直接開槍!不要猶豫!”張國賓吐出一口白色煙霧,年輕的臉龐卻滿是決絕:“這裡,就是你們踏入江湖的第一步。“

“帶他們去做事。”張國賓揮揮手,不再跟八人說話,八個人隻有回來纔是他的小弟,而現在全都是棋子。

他也不是心狠手辣的性格,可八個人既然要入江湖,自己選的路,自己行!

他要負責的就是擺平一切,帶義海甩脫包袱,走上正路,當中遇到的阻礙都得瑞開!

“兄弟們怎麼稱呼?”錢勳基拉開一輛皇冠車門,動作嫻熟的坐在後排,打開黃油紙,取出黑星,一身名牌運動衫,氣質與車上三人涇渭分明。

“郭仲衡。“

“杜培勝。“

“李忠。”

一個身材乾瘦,額前紮著汗巾,古銅色皮膚,渾身肌肉緊實,十指掛滿老繭的年輕人。一位穿著廉價襯衫,麵頰長滿痘坑,濃眉大眼的中年人,一名右臂佈滿疤痕,帶著眼鏡,卻麵孔稚嫩的學生仔坐在轎車前排,後排張口回答。

“哢嚓,哢嚓。“錢勳基動作嫻熟,表情愉悅的拉動槍管,卸下彈匣,輕點著子彈。

“我叫錢勳基,叫我阿基就得,我老豆是義海以前的刑堂大爺。“

“我叫陳稷,社稷的稷,你們呢?”陳稷把長劍背在身上,拆開手中的黃紙,

將黑星擱置在扶手箱內回頭朝車後三名兄弟問道。

“古照文阿文。“

“孟池,池仔。”

“崔斯敖,阿敖啦。”一個翹著二郎腿,穿著西裝,長相帥氣的年輕人,手中轉動著黑星槍隨口答道。

另外一個文質彬彬的大學生,滿身肚腩,麵色憨厚的小肥仔,坐在後排說道。

“聽說賓哥招人要求都很高,你們肯定都很厲害,將來請多指教。“陳稷側身掛著劍道,長劍在車內非常紮眼,不過幾人一開始看的稀奇,現在也就習慣了。

崔斯敖依舊一圈一圈轉著槍,表情輕鬆的說道:“等會你就知道了。”

“賓哥,剛剛三十輛車一起下山,差人冇有攔住,車都分開走了。”打靶仔叼著支菸,俯身上前:“送阿公的車正在去荃灣路上。”

“好,把社團裡曾經跟阿泰共事過的夥計找來,讓他們盤一盤阿泰的違例,準備去法庭起訴他。“

“明白。“

“賓哥。“

打靶仔應道。

“黃si,剛剛粉嶺山上有幾十輛車下山,夥計們攔人冇有攔住,目標很可能在車裡。”

十幾輛記警車停在三聖宮門前。

七十餘名穿著防彈背心,腰佩槍袋,行動迅速的警員推門下車,整齊劃一的站在車門後分組列隊。

黃誌明穿著黑色夾克,剛剛落車,一名現場軍裝便上前彙報。

“媽的,太子賓收風這麼快,記內部肯定有線人。”

三聖宮門前。

還剩近千名新馬跪地拜山門,外圍數千名義海兄弟。

隨著警方大批人馬趕到,先前抽菸吹水,打牌劃拳,等著吃晚餐的兄弟們,立即就停下手中的事,站起身虎視眈耽的盯著警員,現場氣氛頓時緊張。

“兄弟們!“

“義海開山門,差人來砸場了!”

李成豪踏出宮門,一聲大喝。

“嘩啦啦!”幾乾名義海兄弟拎起板凳,掃把,啤酒瓶,許多人穿著汗衫,短褲,拿著東西就往上衝,人潮如海浪一般撲來,瞬間就將警車違得水泄不通,

凶悍的殺氣撲麵而來,七十餘名警員手裡拿著槍,卻彷彿跟拿著燒鐵棍一般,

給不了他們任何勇氣,許多記警員嚥著唾沫,表情緊張,雙腿都在打擺子。

“讓新界的夥計配合交通警設卡攔車,再讓水警注意巡邏,呼叫總檯增援現場。”黃誌明站在車頭前,語氣鎮定的下達命令,隨後掏出警隊證件,順勢還在衣角擦了擦證件上的油漬,旋即纔不慌不忙的將證件戴起,朝著前方喊道:

“大波豪,我來三聖宮散散步,點解這麼大排場耶?”

“油麻地話事人威啊!一句話幾千人衝出來跟談判!”

李成豪抬手輕拍前方一個兄弟肩膀,帶著鹹水,銀水二人進入人群中間,人群如潮水般超兩旁退去,替社團大佬讓出一條道。

李成豪帶著兩人站在人群最前方,嘴裡叼著一支牙簽,大搖大擺的道:“明王哥,莫是來三聖宮散步,就算是來三聖宮拜山門,我都是點鞭炮歡迎你呀!”

“可是帶七十幾號人馬,個個拿著短狗,我很難不叫兄弟們一起出來歡迎你!”李成豪摘下嘴裡的牙簽,指著前方道:“對了,我現在的身份是二路元帥,勿要叫我扛把子,叫我李元帥!“

“噗!”黃誌明忍不住笑出聲

“你tm放尊重點。“

鹹水叫道。

“那個,那個李元帥,你這樣自稱三合會成員,我很難不控告你啊!“

“帶我去見太子賓,這次放過你。”黃誌明聊天道。

“搞笑,是你放過我,還是我放過你啊?”李成豪滿臉不屑,用手指指腳下,

擲地有聲的道:“我現在勸你搞清楚你的身份,你隻是一個督察,小小的總督察,喔?總督察是不小了,可惜冇有我大。“

張國賓坐在茶室裡,動手更換好茶葉,提起熱水壺,衝著茶水,頻有閒情逸緻的問道:“黃sir來了?“

“嗯。”

“帶著七十幾號人來砸場子。“打靶仔在旁說道:“賓哥,是不是該殺殺他威風,這傢夥老實找你麻煩。”

“唔用啦,這個世界就是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誰是貓,誰是鼠,不一定的。”

張國賓泡著茶道:“請他進來吧。”

“飲杯茶。“

是。

“賓哥。”

打靶仔出聲道。

“吱!”

“吱!”四輛轎車接連駛過一個彎道,順著沿海公路向前飛馳,打頭一輛平治車,東莞苗單手抓著方向盤,一手在箱內取出把槍,拇指輕輕壓下關掉保險,

眯起眼睛輕聲說道:“阿公,坐穩,紮上安全帶,前麵有差人。“

“細苗,過不去的話就放我落車,阿公會自己解決,唔要再傷其他兄弟的命。”黑柴穿著唐裝,坐在後排,綁著安全帶出聲勸道。

東莞苗表情不變,隻是說道:“賓哥話過,你待我們兄弟如子,我們應視你如父,我們三兄弟能走到今天,全都是靠阿公賞識,就算賓哥表麵悟開心,可是他也托我一定要把你送出境去陪老婆孩子。“

“嗬嗬,我冇親眼見過自己爺爺,你孫子卻還在檀香山等你呢。“

“衝過去!“

東莞苗肅聲下令。

“知道了,苗哥。”背後兩輛皇冠車內傳來對講機的聲音,張國賓不僅派出幾匹新馬做事,還派出手下最精銳的弟兄護阿公最後一程,剛與柔,善與惡,永遠不能觀表麵,要看一個為之去做什麼。

“好。”黑柴沉重的點下頭。

旋即,蘇爺長泄口氣。

“撞過去了!”

同時。

錢勳基呼喝一聲。

“轟!”

“轟!”

“轟!“三輛轎車飛速衝過關卡,瞬間就將路上的路障撞翻,緊接著發生不同程度偏移,但車輪很快歸正,急馳著向前衝去。

兩名交通警連忙閃避到公路旁,迅速跨上摩托車,出發前摁下肩上對講機說道:“總檯,總檯,這裡是新界西沿海公路往荃灣路段,路標bt728,一輛平治,兩輛皇冠衝卡,懷疑是目標車輛,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收到。”

一場緊迫的追擊戰開始。

“黃sir。“

”我們大佬喊你進去。”狀師昌邁出三聖宮門,朝前方混亂的人群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