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郭仲衡,鄧嘉明,錢勳基,古照文,陳稷…”張國賓接來名單掃過一眼,

稍稍記下六人姓名,瀏覽者簡曆,微微頷首:“不錯,有文有武,有港大畢業,也有紐約大學留學回來的,這個錢勳基澳洲大學的文憑,是不是有點水啊?”

“錢勳基是乾叔的細仔。”狀師昌悄聲介紹道。

乾叔原名:錢加錢。

張國賓恍然大悟:“喔,原來是黑二代。“

他又發笑道:“黑二代也懂得出國留學混文憑了,嗬嗬,水歸水,但勝在可以用,名單上短短六個人名,有內地的,有上海仔,魚龍混雜啊。“

這個時代大學學曆可是頂尖文憑,港大畢業生有資格直接留校任教,走進各大公司也是備受歡迎的高材生,就算加上國外留學回來的人,目前也就六人,而且其中四人是靠學曆,剩下兩人是靠獎項。

一個是全國競標賽武術冠軍,一個是澳洲奧數比賽頭名,這些人家世背景不一,入社團目的不明,可隻要用在適合的位置上,一定會發光發熱。

張先生招募的人又無需打打殺殺,員工而已,擇優錄用,任人唯賢,宜精不宜多。

“好了,敬酒冇必要,下午開香堂時再見他們,我先去休息一會,有好的人纔不用拒絕,大開山門,就是要收八方俊傑。”

“是,賓哥!”

狀師昌答應道。

經過一上午的排隊報名,現在坐館門下的登記處,稀稀拉拉,根本見不到幾個人。

一夥拿著假學曆的爛仔被拆穿痛揍。

其餘在堂口門下報名的爛仔們,一個個望著他們,麵色發笑:“嗬嗬,冇點本事也想跟太子哥,找死啦。“

張國賓,李成豪,東莞苗經過上午一番折騰,身體略微有些疲憊,進入三聖宮的客房休息一會。

向言,錐臉徐等坐館在授職儀式結束,用過午餐後,便全部告辭離開,下午的開山門儀式,屬於和義海私事,無須諸位坐館見證,晉立民讓大興社的兄弟們做好準備,馬王,地主等人開始翻看新馬的資料。

“林長樂。“

“上過英皇書院,識英文,長的靚。“

“不錯。“

馬王捧著一份檔案,坐在椅子上,來回翻動。

“朱蒂。”

“勝忠的紅棍大姐頭也要靠到我手下了。“

美姐穿著長裙,翹起二郎腿,側靠住椅背,露出一雙曲線不錯的小腿。

“龍頭想的辦法不錯,以後招人收份簡曆,開心就收下,不開心就劃掉,很方便。

“嗬嗬,這辦法好像是警隊納新,麵試官考覈來著。”馬王憨笑。

“憑警隊可以做的事,我們不能做?”美姐甩動裙襬,風姿猶存,雙腿換了一個姿勢。

“對對對。”

馬王也不否認。

拜入進坐館門下的江湖大底,要過檔就隻能過在各個堂口底下,那自然是得

“洗淨一身底”,重新在義海從四九仔做起,江湖中人能夠混出名頭不容易,

過檔也帶不社團生意,敢換公司重頭開始,就算帶著一批兄弟也需很大勇氣,

往往社團會其大力培養,最次也是收到坐館收下掛名,不過義海隨著新龍頭上任愈加奉行“精兵政策”,不給任何字號大底許諾表麵利益,導致有很多社團大底,草鞋,紅棍都已帶著兄弟走人,剩下的一批確實是看重義海名聲,鐵了心要靠過來了。

對於這批人義海十傑們也是心存尊重,將來肯定要重要,捫心自問,他們都不一定有“洗淨一身底”的魄力。

下午四點。

三聖宮,門前。

兩千一百名江湖爛仔,齊齊站在門前,等待義海開山門之號令。

這些爛仔都是收到通知,可以拜入門下者,其餘落選者有的還留在旁邊觀禮,

有的還早已離開。

“越哥。“

“我們兩百多名兄弟靠過來,義海一點麵子都不給,為乜還要留在這?”

一個爛仔叫道。

“我想見太子賓,求賓哥給我等兄弟一個機會。”周越說道。

張國賓未同古板的叔父一般換上長衫,唐裝,依舊穿著黑色西裝,端坐在內殿的主位,十位堂主則分座兩邊,阿公等人冇有出席大開山門的儀式,待到爛仔們齊齊站好,殿內準備完畢。

“義海本是洪門中,五關過後授洪英,六十年來與天齊,打得天下一片紅!今日洪門義海大開山門,願今日洪門列祖列宗庇佑我義海浩氣長存,與天同齊,

忠心義氣,四海揚名!“

張國賓起身上完香後,轉身對李成豪說道:“阿豪,你是我義海二路元帥,我首次開山門,你去喊第一聲。“

“是,香主!”李成豪倒是換了一件白色長衫,兩對胸肌比穿西裝小不了幾分,雙手抱拳,恭聲答應後,便昂首邁步走到宮門前,出聲吼道:“今日我義海在立牌山頭三聖宮大開山堂,若有江湖同道,四海兄弟,願意入我義海門下,願守洪門規矩,可以拜門而入!“

“一次五十人,分批入山,違令者斬,入廣東街堂口者先上前。“

人數多達兩千,當然不可能一次全部擠入正殿,隻能采取按照堂口次序,分批入山的人。

這一刻,幾千雙眼睛盯著李成豪,廣東街堂口一批新馬正準備起身入山門,忽然,人群中響起一道雄厚高呼:“洪門勝興香主晉立民,願領和勝興三百二十七人入義海門下,洗去勝興之名,為義海兄弟!”

“我等願洗去勝興之名,為義海兄弟,請山主收留!”人群外圍響起數百人的大喝聲,遠處盯梢的警員一愣,臉色驟變,連忙滅掉香菸,打電話向長官彙報。

兩千多名義海新馬,上千名圍觀的爛仔全都嘩然,廣場裡不可遏製的響起巨大喧鬨聲。

張國賓坐在殿內,忍不住皺皺眉頭,正打算派人去喝止的時候,李成豪麵色欣喜,腳步迅速的回到內殿:“香主,有洪門字號勝興願洗去海底,領三百二十七人入我義海,請香主定奪傳令!”

張國賓麵色沉穩,抓著扶手,心裡已經開罵:“老晉,你在給我攪事!”

張國賓卻知道不答應都不行了畢竟,江湖都知和勝興為他義海賣過命,若是舉家來投,再拒之門外,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馬王,地主,美姐等人則對突如其來的變化很快適應,一切都隻以為是新龍頭的提早安排,大開山門之日先並一個字號,成就義海和記正統之威,還真給阿公說中了。

“既然願意洗去字號入我山門,可見這門字號兄弟心意堅決,更何況這位香主晉立民,曾助我義海兄弟做事,可見義氣為先,傳香主令,讓他入我義海山門,天下洪英一人授,入門平地一聲雷!“

張國賓揮手喊道。

“奉香主令!”

“香主傳令來,既然晉兄願洗去背後字號入我義海山門,香主感念你誠心誠意,特意讓我迎請兄弟入義海山門!天下洪英一人授,入門平地一聲雷!背後洪英不褪,身受大底之名!實職四二六雙花紅棍!“

宮門前又是一陣大嘩。

“大興併入義海了?”

“大興老晉去給太子伏低做小當紅棍,江湖大事啊!太子賓初上位好威,大開山門有香主來投!“

“太子哥話過不收過檔大底的啊?”人群裡,鼻屎牛驚呼,林長樂摟住他肩膀:“阿牛,癡線啊?太子話不收過檔冇底,冇人說不收過檔香主啊,何況,

老晉是率整個社團併入義海,巴閉啊,好大決心,你我算是見證曆史啦。“

“乜曆史?“

“大興成為曆史,和記同歸義海的曆史!”林長樂眼神炯炯,洞察出義海新龍頭的龐大野心,內心裡不禁更勝出嚮往。

“老晉曾為義海立下大功,和勝興最近撈水不少,剛洗去夕陽社團的名頭,未想到,老晉就帶大興入了義海,光憑老晉做掉屯門之虎的名聲,這平地一聲雷江湖便無人不服氣,我服了!“

林長樂歎氣道。

龍升九天,縱橫四海,說的就是今日場麵。

“多謝香主!”晉立民雙手抱拳,恭聲道謝,旋即跨出大步獨自登進山門,宮門外的爛仔們紛紛給昔日之坐館,今日之堂主讓出條道,眾人臉上寫滿服氣。

周越卻攥緊拳頭,麵露惡相:“點解讓大興老晉進門,不讓我進門,太子賓!

是看不起我紅棍大底嗎?“

“刀仔,車仔,我們走!”周越帶著和永福兩百多名兄弟離開,張國賓在山門內為晉立民授職完畢,直視他道:“晉哥,我可未暗示你靠過來。”

“若事實都要坐館吭聲,兄弟們還有何用?”晉立民理直氣壯,交出勝興龍頭信物,竟然是一麵船旗,隨後領受大底坐在堂邊。

“老晉啊”張國賓麵露苦笑:“今日風頭算是出儘,晚上整個江湖都知我想要一統和記了!“

旋即,他在主位,麵色一肅:“今日,義海立新界屯門堂口,四二六雙花紅棍晉立民為屯門堂主!“

“是,坐館!”晉立民雙手抱拳,馬王,地主,美姐等人大聲附喝:“賀坐館開堂授職,再開一區地盤!”

左手,阿郎,黑鬼等大興紅棍,便冇資格平地一聲雷,隻能洗去一身紅了。隨後,一批批堂口恢複秩序,舉行拜山儀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