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204 動亂之因

-

[]

“馬王跟你說的是吧?”長毛仔也不質疑元寶的話,拎起桌麵的礦泉水瓶,帶著人走上前,舉起手掌拍拍元寶的臉蛋:“元寶,這件事情很嚴重,你我兄弟一場,不要說兄弟冇幫你,你想清楚了?“

“我想清楚了,馬王說的!”元寶乾脆一口氣把事情咬死,總之,絕不能說是飛麟講的,更不能說太子哥也知道,要知道,現在飛麟也是太子的人,而飛麟之前又是坐館的人,事情很亂,理不清。

那就把鍋丟給一個能欺負的堂主身上,總之,先把鍋甩出去,馬王派人打過來,堂口兄弟們也撐得住。

大家都是幫太子哥做事,有事你先扛扛,反正我冇出賣太子哥,你要敢出賣,

你就完蛋啦。

“行,我現在去找馬王。”長毛放下手,點點頭,帶著幾個人逍遙而去。

半小時後,長毛在尖沙咀,嘉諾撒聖瑪利小學門口,找到正在接小孩放學的馬王。

他右手拎著一瓶礦泉水,戴著虎指,揮手讓幾個小弟留在車邊,獨自走到馬王麵前:“馬王。”

“長毛?”馬王表情微變,也認出麵前的人,將兒子悄悄藏在身後,一個男人當真正遇到麻煩的時候,第一直覺一定要是保護自己的孩子,女人。

長毛望了孩子一眼,表情隨意的道:“小孩挺可愛,有件事揾你聊聊,就幾句話。”

“歡歡,你去車上找阿姨。”馬王穿著夾克襯衫,推推小孩:“乖!”

小孩揹著兒童書包,猶豫的轉身走上一輛保姆車,長毛等著小孩上車,再跟馬王講道:“有人在江湖上放風,話阿公要連任,邊個說的?”

“不是我。”馬王立即否決道,長毛仔說道:“元寶說是你講的。”

“操他孃的死元寶,那傢夥嘴最近殯葬生意不好,想要搞鬼,長毛你彆信他的。”馬王張口咒罵,心底裡卻開始打鼓:“這件事情不是阿公自己話的嗎?“

“難道,有人要跟阿公搶坐館,放風攪亂阿公的局,會是邊個呢…邊個有實力呢…”馬王腦海裡思維開撕發散,長毛則甩著礦泉水瓶,耿直的問道:“不是你講的,那是邊個說的,你不告訴我一個名,我就要請你回刑堂幾天。”

“唔要怪我,馬王哥。”長毛仔眼神憐憫。

馬王脫口而出:“地主,是地主話的。”

“行,要是地主說他冇講,我再回來找你。”長毛點點頭:“你先送孩子回屋企。”

他也不拖泥帶水,轉身帶人坐上轎車離開,一小時後,幾名刑堂打手拉開商務車門,跳下車動作麻利的將地主拖進車內,地主幾名馬仔試圖上前阻止,刑堂人手卻亮明身份,幾名馬仔無奈作罷,地主哥的人手卻緊張起來。

“吱啦。”長毛坐在商務車內,看見地主被兄弟拖上車,迅速關上車門,用一張膠帶黏住地主的嘴,逼問道:“誰說阿公要連任的?”

“給你幾分鐘考慮,等我撕開膠帶,你最好直接說,你猶豫一秒鐘,我就把你丟下車。”商務車已經啟動,行駛在道路中央,地主雙目驚恐,聽懂長毛的話,連連點頭。

長毛仔一開始還對各區堂主有幾分尊重,可是越問道後麵越直接暴力,冇那麼多時間繞彎子。

今夜就要把訊息給挖出來,刑堂做事,講究效率。

長毛上下審視地主哥一番,得到對方瞭解的眼神,當即撕開膠布,地主毫不猶豫的說道:“飛麟,飛麟說的!”

“太子哥,刑堂在刮人,找那個放訊息說阿公要連任的傢夥。”早些時候,元寶躲在店鋪裡,搬出一台座機,撥打張國賓的個人電話。

張國賓收到訊息、,大感意外:“刑堂都開始做事了?”

“是啊,太子哥,你有什麼指示,早點放話。”元寶悄悄低下頭,捂著電話道:“兄弟們都支援你,距離換屆的時間冇幾個月啦,要掀掉阿公早點掀,兄弟們還來得及籌備,免得大動乾戈,到時候引發大血拚,難收場的。”

“元寶,你說什麼胡話!我點解會掀阿公的場子,收聲,這件事情我知道了,

你不用管。“

張國賓教訓道。

“是是是,太子哥,我識的。”元寶連連道歉,掛斷電話之後,心中篤定:

“太子哥叫我收聲,大概是要保密,也對,逼宮這麼危險的事,當然要悄咪咪的做,我理解太子哥,想必太子哥也理解我的拳拳之心,等到阿公宣佈要連任的那一天,我第一跳出來反對!”

元寶太過受製於黑柴,腦後反骨又大又粗,有機會做將來的義海五虎,寧願冒點風險都要牢牢把握,雖然都是扛把子,但是威風的扛把子,跟背黑鍋的扛把子,那可是兩種扛把子!

元寶以自己的個性設想,太子先前是隱忍、,現在實力有夠,又到換屆關頭,肯定得做準備,你看,阿公都開始行動,太子肯定早有預謀。

“這是人生中的人場豪賭啊!”

元寶心中感歎。

最激烈的時刻,終於來了!

“飛麟,如果有阿公的人找你,問你關於連任的事情,你就說是我話的。”張國賓打電話給飛麟仔。

當初,他用飛麟仔作為幌子,打著阿公要連任的名號,替各個堂主炒股,籠絡人心,現在刑堂的人找上門,遲早都會找上飛麟仔。

“我知道了,賓哥。”飛麟仔接起電話,神色警惕:“現在江湖上說你要跟阿公爭坐館,真的假的?”

“你不要聽信這些江湖謠言,我發自肺腑的要撐阿公連任,有什麼事情等我通知吧。”張國賓出聲說道。

他肯定不會把飛麟仔賣了,可是事情要有人扛,沒關係,他來扛!

大不了,大不了去跟阿公道歉,就說自己會錯意,不過恐怕阿公也不會信,這件事情的起因,肯定是某個堂口的口風冇把牢。

看來義海十傑裡還是有忠於阿公的人,有機會查出來,第一個把他瑞開,飛麟在重新接管尖沙咀以後,已經徹底成為張國賓的死忠,一方麵是情義,另一方麵是利益,兩者加在一起,忠心無可撼動。。

但是,飛麟曾經也是阿公的貼身保鏢,心裡也對阿公很有感情,若是太子真要掀阿公的場子,那事情會很難辦。

“唉。”

“這個是江湖。”

飛麟放下電話,長長吐出口氣。

長毛帶人來到尖沙咀的時候,已經不再需要手段,飛麟直接相告:“這件事情是太子哥講的,有什麼事情去找太子哥吧。”

“飛麟,你m耍我玩呢?”長毛仔眉頭連連直跳,攥著指虎,強壓下動手的衝動,大聲吼道:“太子哥是下屆坐館,你要事情推到太子哥身上,不怕死乜?“

飛麟拿出一部大哥大,遞上前道:“你不信,自己給太子哥打電話。”

長毛仔接過電話,捂著沉吟幾秒,放下電話,瞪了飛麟一眼,轉身帶人離開,

當蘇爺收到是太子散佈的訊息時,吃晚餐的動作停下,沉默的放下筷子,出聲說道:“有人在我們太子耳邊刮陰風,怕是想讓和義海內訌,這件事情遠比想象中嚴重。”

蘇爺要考慮的不僅是坐館的心情,還有太子的心情。

因為,和義海能否發展好,太子已經是一個重要關節,既然太子主動放出風,

背後肯定有深的意思。

“不是內亂,是亂因!”蘇爺年老成精,思緒敏捷,當即想到答案,長毛開口問道:“那會是邊個?”

“警察、勝和、新記都有可能。”蘇爺說道:“警察最善於在社團換屆的時候攪鬼,除掉他們害怕的人,扶持他控製的人上位,當年的大興,長樂都是這樣倒下的。”

“當然,勝和的可能性也很大,你去查查底下有冇有鬼,把鬼揪出來,開會的時候讓他用命向太子賠罪。”

“知道了,蘇爺。”長毛仔大聲答道,事情果然複雜,冇有直接找太子哥是正確的,同時,坐館也顯然知道底下有人散步謠言的事情,不知聽完會作何感想…

0記。

黃誌明昨夜帶隊掃了新記幾間地下賭場,清晨六點結束工作,正用襯衫蓋著臉,躺在椅子上,雙腿架著辦公桌,大聲打著呼嚕,洗國良穿著警司製服,噠噠,輕敲兩下玻璃門,推開辦公室門,望見呼呼大睡的黃誌明,麵露無奈,轉身關上門去給黃sir點了一份午餐,中間抽空去開了個會,過了兩小時,拎著午餐再度進入總督察辦公室。

“黃sir。”

“起床啦。”

他低頭看眼手錶,隨手將外賣丟在桌麵,黃誌明毫無反應,洗國良無奈的湊上前,附耳說道:“阿明,有靚妹。”

“哪裡!”

“哪裡!靚妹在哪裡!”黃誌明頓時在睡夢中驚醒,左右四顧,望見一個保養得當的中年大叔,正笑吟吟的望著他,嚇得跳起身道:“長官好!”

“嗬嗬。”

“喊你吃飯冇動靜,跟你講一句靚妹,馬上就蹦起來,黃sir,你好黃啊。”洗國良開著玩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