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東莞苗將手槍收起,上前將賓哥麵前的餐具收拾清楚,再派人前往適應生處,取來新的餐具,擺在賓哥麵前,賓哥翹起二郎腿,半椅著餐椅,放下手臂,手指輕敲著腿麵,嘴角挑起笑容:“李少,汪少,你們很愛看拳,要不要我組織上海拳賽,開船到公海打拳,再請李先生,包先生一起來海上看拳?”

“鄙人跟胡映廂先生有合作,應該有薄麵能請到李先生,包先生和汪先生,各位大少有冇有興趣?”

這份能力是唐霆威,鄒文懷都不具備的,鄒文懷請不動幾位大老闆,唐霆威不甘得罪大水喉。

張國賓卻在商界有著更深的人脈,他說要請到幾位老闆看拳,那就真真正正能請來!

而且一不靠著幾位大少,二不畏懼幾位老闆,背後更有義海兄弟的刀槍!

大水喉?

一個月幾百萬零花錢,你TM的是邊個啊,也敢在張老闆麵前稱大水喉!

自張國賓坐在主位上以後,李家傑,汪中惠,包玉麗等人便陷入沉默,最關鍵是唐霆威罩不住場子,李家傑麵對張國賓的詢問,臉色鐵青,撐著桌麵講道:“張老闆,我討厭彆人拿老豆來壓我。”

“你TM怎麼跟我大佬講話?”機車榮將槍口一轉,隔著餐桌指向李家傑,以大拇指摁下保險,瞪起眼睛,語氣凶惡的威逼道:“講話小聲些!不要太大聲!否則我忍不住開槍呀,撲街!”

“呸!”機車榮扭頭吐出口唾沫,根本冇將“大少”放在眼裡,東莞苗單手持槍,另一手搭在手腕前,站立在大佬身旁,麵無表情。

他的小弟都這麼囂張,冇什麼好管的。

張國賓則饒有趣味的抬起頭,玩味的看向李家傑反問道:“喔?”

“你老豆好像不止你一個仔來著,你討厭彆人拿你老豆壓人,我也最討厭拿老豆當大旗,作威作福的爛仔了。”

“這樣,我這位兄弟正好過兩天想去泰國旅遊,你要是有興趣,正好送他一程,喔不,送你一程,你覺得怎麼樣?”

張國賓表情輕鬆,語氣輕蔑。

一個二代真不夠資格跟他大放厥詞。

李家傑眉頭直跳,雙手撐著桌麵,眼神望著張國賓好似向吃人,可當掃到那個漆黑幽深的槍口,憤怒與恐懼同時在內心顫抖。。

“怎麼樣?”

“你不服啊?”張國賓坐在椅子上,扭頭看向李家傑,眼神越看越凶,猛的一掌拍在桌上,出聲吼道:“你要是不服氣,讓你老豆來找我!”

“通知你老豆帶上槍啊!”

張國賓大聲嘶吼。

房間內,僅迴盪著他一人的聲音,包玉麗連忙起身,拉住李家傑的手臂,出聲勸道:“阿傑,不要跟社團的爛……”

槍口轉向包玉麗。

包玉麗連忙改口道:“我們走吧。”

雖然,他們平時看不對眼,但說到底,還是一個圈子裡的朋友,利益趨向是一致的,汪中惠兩人同時站起身,四人準備離場,李家傑撒開撐著桌麵的雙手,可他還冇走出一步,張國賓便冷聲道:“不好意思,你們被綁票了。”

“在這裡走、坐、站、就連呼吸都要經過我同意。”張國賓指指地麵,重新拿起雪茄,塞進嘴裡,眼皮抬到天上:“我不讓你們走,你們邊個有資格走出去?”

“張國賓,你的正行生意做不做了!”汪中惠忍不住插言道,張國賓卻目光一瞪,非常鄙夷的道:“你們拿道上的方式對付我朋友,唔好意思呀,我就拿道上的方式對付你。”

“跟你們這群人冇什麼好講的。”隻有跟正行的商人,才能用正行的規矩,對方用上道上的手段,必須以道上的手段雷霆處之,否則,報複、反撲、絕對會更加猛烈。

張國賓記得李家傑、寶玉麗三人家裡都是有多個孩子,汪中惠倒是大財閥家族少有的獨子,可汪中惠家裡是做電機製造,技術壁壘高,上下遊影響力卻與張國賓的商業路線無關,根本不用考慮。

這時候不用留情,往狠的得罪,直接廢掉三個人的前途就好。

“細苗,打個電話到四位大少的集團,讓他們老豆派人來領人,用不著報警,本次綁票免費。”張國賓嘴角微微一笑,揮揮手道:“有心的話,給我寄封感謝就得。”

張國賓也不怕得罪四個財閥,首先,四大財閥的個人喜怒,根本影響力不到張國賓,其次,在資本市場撈金,靠的隻有眼光,勢力,腦袋,真抓住機會崛起之勢是無人可以阻擋的。

何況,四個財閥真的還得感謝他,也不一定都是得罪,麵對四個廢材,想怎麼拿捏,就怎麼拿捏。

他爽就得。

“張國賓!”

“你不要做的太過份!”

“啪!”一名小弟站在旁邊,舉起槍柄,朝李家傑頭上就是一砸,頓時將李家傑砸的頭破血流,吃痛坐在椅子上。

“坐!”

張國賓攤手到:“我說過,這裡站,坐,呼吸都要經過我的同意。”

他就像講在一句微不足道的話。

機車榮咧起嘴角,舉槍威逼:“跟我大佬講話小聲些!”

寶玉麗,汪中惠三人不禁心頭髮寒,戰戰兢兢的坐下,臉頰都已在微微顫抖,心裡更不想先前般高傲,自負。

他們往常打交道的社團份子,無論身份高低,一個個鞠躬卑微,獻媚討好想要綁住大水喉,第一次見到肆無忌憚,囂張到頂,完全撕破臉皮的江湖大佬。

他們在江湖中靠著銀彈砸錢取樂,遠遠接觸不到江湖中最頂級的大佬,受到太子賓的震懾,方理解聽過的江湖故事。

錢,真不是萬能的!

萬事卻都衝著錢去。

“嗬嗬。”張國賓臉上浮現出一抹和煦的微笑,著實有種優雅帥氣,現場眾人卻無空欣賞,張國賓則站起身繞出圓桌,經過一個個打顫的座椅,站在鄒懷文身邊,啪,手掌重重落在鄒懷文肩膀,鄒懷文渾身一顫,手指拿著筷頭,腰桿筆挺,語氣僵硬的說道:“張生。”

“鄒老闆,你今晚好冇麵子。”張國賓笑著調侃道。

他來替程龍,洪晶寶撐一次腰,點解能空手回去?

程龍倒是很有誠意,算是自己人,鄒老闆既然在,那就必須出一點血,否則,就要出一點血。

“跟張先生比,我算是什麼角色,敢出來要麵子?”鄒懷文斯文臉龐,往日還有幾分氣質,如今看起來卻是狼狽。

他已經開始自貶自價。

張國賓走到他身邊,肯定是盯上他了。

必然不會輕易放過,當即笑道:“彆人不給鄒老闆麵子,我可是向來很給鄒老闆麵子,隻是鄒老闆以往不太給我麵子。”

“唰!唰!”兩支槍口立即轉向鄒懷文,鄒懷文嚇的麵色慘青,搜腸刮肚,舉起酒杯,主動想要起身,卻又被張國賓摁了回去,他隻得坐在椅子上,強顏歡笑道:“我一向很尊重張老闆,以前有視禮的地方,我先敬張老闆一杯謝罪。”

鄒懷文一口將整杯紅酒乾掉,剛放下杯子要開口說話,卻聽張國賓又講道:“謝罪哪兒有謝一杯的。”

“對唔住,張先生。”鄒懷文強笑著說道:“是我不動江湖規矩,再敬張先生一杯。”

“鄒老闆真是客氣。”張國賓望著鄒懷文再度舉杯,嗬嗬冷笑:“鄒懷文是不是隻會喝酒?”

鄒懷文立即聽懂話裡的潛意思。

他雙手端著一杯大紅酒,滿臉坨紅,打出酒嗝,嘟嘟嘟,被逼著一口口飲下紅酒,將整杯紅酒飲下肚後,酒力不支的用雙手撐住桌麵,抬起袖口擦掉嘴角酒液,強撐著開口道:“對唔住,張生,《B計劃》不拍了。”

“喔?”

“《B計劃》?鄒生不講,我還不知道嘉禾要跟夢工廠一起拍片呢。”張國賓笑著說道。

這時東莞苗推門進來,微微頷首,張國賓扭頭朝李家傑等人說道:“你們可以走了。”

“阿傑。”寶玉麗回頭提醒一聲,率先走出包廂房門,旋即汪中惠立即離開,最後,李家傑捂著頭走出包廂。

商業上的事,不需要讓幾個爛仔知道,而在幾人離開以後,事情就可攤開來講。

“如果隻是一部《B計劃》,鄒先生是不是覺得太簡單了?”張國賓拍拍鄒懷文的肩膀,昂首望向天花板,包廂內,水晶燈璀璨。

“嘉禾代理的海外發行一向不低,我這個人很喜歡一起發財,但喜歡我帶著彆人發財,而不彆人在我碗裡搶食。”

“張先生!”鄒懷文大為驚詫,扭頭叫道:“海外發行需要很深的經營,嘉禾每年花費幾千萬……”

“我不是要讓你貼錢給我海外發行,這樣,夢工廠的片,嘉禾抽水屑掉百分之五十,剩下百分之五十,我就當丟給狗的骨頭。”

“你服不服?”張國賓叼起雪茄,審視著他。

鄒懷文張張嘴,冇有答話。

程龍,洪晶寶瘋狂對鄒懷文使眼色,鄒懷文硬撐半天,終究頹喪著吐出口氣:“服!”

張國賓舉起手,揮一揮,兩名馬仔放下武器,然後他靠在鄒懷文腦袋旁邊,細聲說道:“我最喜歡跟活人談生意了。”

“鄒先生,你很聰明!”江湖酒席上談攏的事,若出問題,便要按照江湖規矩辦,鄒懷文不是小白兔,當然明白此中規矩,點點頭,張國賓便鬆開他的肩膀,大笑道:“滾吧,鄒老闆!”

這時他才真正坐下跟程龍,洪晶寶和和氣氣的聊天、至於食飯就算了,張先生還冇窮到要吃剩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