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阿龍,坐呀。”鄒懷文望見程龍推開門進來,笑著放下茶杯盒,臉上洋溢著笑容,低頭拿起熱水壺,客氣的沖泡壺新茶。

程龍規規矩矩的坐在老闆麵前,接過老闆遞來的茶杯,隨意喝一口說道:“鄒生。”

他對茶水冇多大興趣,不如喝酒水。

鄒懷文擦擦手,捧起茶杯,笑道:“阿龍,這泡茶點樣?”

“很好啊。”程龍笑著說道。

“最近在籌備什麼新戲嗎?”鄒懷文問道。。

《a計劃》結束以後,程龍就參演了一部《龍騰虎躍》,票房反響平平,導演則是香江大咖羅維。

“無啊,鄒生。”程龍苦笑著道。

自從演出《a計劃》這種破紀錄大片以後,就算演羅維指導的動作片,程龍都覺得冇多大意思。

鄒懷文卻滿意的點點頭,笑著說道:“《a計劃》拍攝的很不錯,看來警察身份的新動作片,是你未來的發展方向。”

“嗯。”程龍乖巧聽話,認可的點頭,洪晶寶坐在旁邊,陪同聊天。

鄒懷文接著講道:“近期公司有一部類似的電影,想請你出演,有冇有興趣?”

“公司會給你安排最好的班底,製作效果一定讓你滿意。”鄒懷文不等程龍拒絕,便開始加碼:“票房分成也可以比之前多出一個點,考慮考慮?”

程龍不禁有些意動,出聲講道:“鄒生,有劇本嗎?”

“喏,劇本給你準備好了。”鄒老闆努努嘴,端起茶杯,一個劇本就放在旁邊,程龍目光早已望見,拿起劇本,翻開一頁,便見到劇本上寫著《b計劃》的名字。

程龍不動神色的繼續翻著劇本,要是劇本有什麼新意,倒不介意多拍一部,可《b計劃》完全就是《a計劃》的續集,故事大綱非常明晰,隻是角色名有所改動,但改動的並不大。

這種方式可以繞過《a計劃》的版權,但電影最重要的並非是劇本,而是製作。

程龍團隊是完全有實力寫一個/買一個好劇本的,但並非每一個家公司都能製作出《a計劃》。

程龍放下劇本,苦笑著道:“鄒生,《b計劃》可能會被夢工廠告。”

“沒關係,版權官司,公司幫你打。”鄒懷文笑眯眯的道:“法務方麵你不要擔心,以嘉禾的製作水平,《b計劃》一定能延續《a計劃》的火爆。”

“鄒生,我考慮考慮。”程龍猶豫的說道,鄒懷文卻步步緊逼,施壓道:“阿龍,公司向來把你當作國際巨星培養,前前後後投入不少錢……”

“鄒生,話不是這樣講。”程龍本能的開始抗拒,或許是有夢工廠作底,依舊拒絕:“拍攝《b計劃》的事情,還需要再多考慮,一部電影的口碑……”

他知道嘉禾對他投入巨資的前提,是他替嘉禾賺到最多的錢。

“阿龍!”

鄒懷文卻麵露怒色,放下茶杯,沉聲說道:”難道你不肯幫我這個忙嗎?”

“鄒生,多給阿龍點時間考慮,一部電影續集確實需要多斟酌,《a計劃》的製作時間可是長達一年。”洪晶在旁插言道。

“噠噠噠。”

鄒懷文手指敲擊著桌麵,勉強答應道:“行吧。”

程龍加上洪晶寶兩個人,再加上二人背後的兩個班底,多少都有些說話的份量。

“我給你一週時間考慮,電影拍攝不能拖太久,浪費檔期大家都有損失。”鄒懷文確實打算把《b計劃》當成大製作拍,嘉禾逼人歸逼人,投資手筆向來不小,因此,《b計劃》製作時間可能超過半年,要是再拖一兩個月,可能就趕不上年底的春節檔期。

……

“寶哥,鄒生擺明是要得罪張生,好難做的。”程龍跟洪晶寶剛離開嘉禾大樓,坐在車裡便忍不住抱怨道。

《b計劃》擺明是抄《a計劃》,隻要《b計劃》一出,便等於搶占《a計劃》先前的熱度。

原班人馬出演,觀眾一定混淆。

市民們可冇太多功夫分辨你背後的製作公司是誰,而這種事情一旦做下,肯定會把《a計劃》出品方夢工廠得罪死!

程龍等於跟張國賓決裂。

這是程龍不想做的事,洪晶寶也不禁感歎道:“唉,鄒生這招太毒,叫你拍《b計劃》隻是個幌子,是不想你以後繼續跟夢工廠合作。”

夢工廠的崛起,毫無疑問,已經影響到嘉禾、邵氏的利益。

“誰說隻是江湖分字號,電影圈一樣也分字號呀!”

“鄒生心底肯定容不下二五仔,這次你不跟嘉禾拍片,以後,你可能永遠拍不到嘉禾的片了。”

正如元逵、孟江、盧惠廣等人被冠以成家班的字號,

林證英、錢佳樂等人被冠以洪家班的字號,

你在哪兒揾食,

就得拎得清跟腳。

程龍、洪晶寶跟夢工廠合作,並非是冇有給嘉禾賺錢,而是賺來的錢遠遠滿足不了嘉禾的胃口。

合約,規矩,一一都是遵守的。

所以,程龍對此很難辦。

“寶哥。”

“你怎麼想的?”

程龍問道。

洪晶寶戴著金扳指,戒麵銘刻著一條盤龍,手指間夾著一支粗大雪茄,臉上掛著幾夜未剪的鬍渣,深吸口氣雪茄,老成持重的講道:“倒不如,先去問問張先生的意見。”

“咦?”

程龍表情驚疑,臉上滿滿露出笑容,出聲說道:“寶哥,你真有招。”

“張生。”

“程先生,洪先生想要見你。”油麻地,夢工廠辦公樓,女秘書接完電話,敲開辦公室門,輕聲細語的說道。

張國賓望向穿著短裙,皮膚白皙,長相靚麗的秘書,微微一笑:“正好冇什麼事,阿龍,晶寶來飲茶,就讓他們來吧。”

“好的,程先生,洪先生都已經在路上。”女秘書說道。

“泡杯茶。”張國賓指指沙發座上的茶盤,女秘書便蹲到旁邊,捲起包臀裙,翹起一個渾圓的弧度,肉色絲襪一直沿著小腿藏進黑色高跟鞋的足底。

張國賓坐在辦公室裡稍等一會,洪晶寶,程龍便一同抵達辦公樓,進入辦公室,出聲喊道:“張生。”

“上午好。”

“坐呀,阿龍,寶哥。”張國賓半靠在辦公椅上朝茶桌指指手,女秘書倒好三杯茶,擺在三個座位前,便站起來躬身退出辦公室。

洪晶寶,程龍二人站在茶桌前,等到張國賓走出辦公桌,坐在主位上後,方在客座坐好。

“阿龍。”

“怎麼大上午來找我飲茶?”

張國賓喝了一杯茶。

直奔主題。

程龍苦笑一聲,也不藏著掖著,直言道:“唔好意思呀,張生,有件麻煩事,鄒老闆要揾我拍《b計劃》。”

“《b計劃》?”張國賓眼神一轉,琢磨一句,當即露出瞭然的笑容:“鄒懷文很有商業眼光啊。”

這句話表麵上是誇,明擺著是罵。

張生果然不開心。

程龍也隻得順著話茬講下去:“我畢竟是嘉禾的藝人,鄒老闆要這樣逼我拍戲,我好難做的。”

“好難做就不要做嘍。”張國賓雙手一攤,表情簡單,程龍,洪晶寶二人麵色驟變,屁股忍不住離席。

張國賓卻忽然大笑:“哈哈哈,阿龍,寶哥,坐啦。”

“跟你們開個玩笑。”

“這件事情是鄒懷文逼你的,你又不是夢工廠的藝人,夢工廠冇法為你出頭,過兩年片約結束轉到夢工廠吧。”

“夢工廠出資跟你合開一家電影公司,參考寶禾的模式,作為夢工廠的獨立子公司,這樣將來我才能罩得到你。”

“這兩年你在嘉禾愛拍什麼片,我也就不管了,由你選擇,點樣?”

這就等於是要拉攏程龍過檔,而以程龍**十年代在影壇的票房潛力,拉攏過檔簡直是挖到一顆搖錢樹。

而張國賓開出的條件一點都不苛刻,還不影響程龍目前的發展,加之夢工廠的製片能力,程龍眼神裡立即流露出意動,他與洪晶寶對視一眼,發現洪晶寶眼底冇有阻止,當即就乾脆的道:“ok的,張生。”

“過兩年我簽過來跟你。”

“哈哈哈。”

張國賓大笑。

程龍,洪晶寶心底都輕鬆不少,端起茶杯,開懷的飲下杯茶。

張國賓問道:“點樣?”

“鄒生的茶好喝,我這裡的茶香?

“還是張生的茶好飲。”程龍真心實意的說道。

近期張國賓冇有什麼要操心的事,唯一的問題,便是海外有一個財源,現在好似已經不太安全。

這個財源暫時已經收手,完全可以轉讓出去,不過,有實力接盤的買家,整個亞洲都不好找。

九龍城寨。

這裡是香江著名的三不管地帶,6英畝,27公頃的地區,生活著一共五萬多名居民,82年至85年間,正是九龍城寨最輝煌,最繁盛的幾年,亦是九龍城寨盛極而衰,麵前拆遷前的最後幾年時光。

“九龍城寨武術會”的主席唐霆威坐在第八擂包廂裡,正與幾位著名的二代公子觀看拳賽。擂台上,一名詠春拳選手被散打冠軍打下擂台,觀賽的大水喉“李懷文“叼著香菸,猛然間想起什麼,出聲笑道:“前幾天看電影,《龍騰虎躍》裡好像有詠春拳的動作,唐主席,你話程龍到底能不能打?”

“聽說他又飲酒,又泡妞,拍電影都靠替身,實際上是個軟腳蝦。”

包廂裡,另一麵大水喉“包玉麗”卻是程龍的忠實粉絲,穿著一身品牌服飾,指尖叼著香菸,警告道:“阿傑,你說彆的可以,但是說我偶像不行!”

“喔?你個肥婆還有偶像啊!”李懷文毫不畏懼的嗆聲。

唐霆威手掌運著兩顆砭石球,望著兩隻大水喉互嗆,當即便知道有生意上門,嘴角露出笑意:“李生,包小姐,程龍厲不厲害,請過來打一場拳就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