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總署,停車場,

“雞叔,最近身體怎麼樣。”張國賓遞出一支向煙,向裹著廚裙,染著紅毛的雞叔問道。

“害,四十幾歲的人了,除了在床上不行,其它都行。”雞叔接過香菸,叼在嘴上,低頭讓肥墩墩的肉雞點上,菜雞、火雞都站在旁邊,生得像一班廚子。

“那就得。”張國賓點點頭,拍拍雞叔的肩膀,轉身坐上轎車。

雞叔望著張國賓離去的背影,端起手,揣摩下巴,喃喃道:“太子賓在警署很吃的開啊!”

這種古惑仔倒是很少見。

張國賓則是看在雞叔常年給兄弟們打折,這次還出了一百萬的份上,特意將雞叔給保出來,他卻不知道,菜雞,火雞第二天便未上工,抄起廚刀離開有骨氣,呼朋喚友,衝著五百萬花紅去了。。

這五百萬花紅想要拿到手可不容易,首先,怎麼找出殺手的身份,便是一個關鍵問題。

傍晚,銅鑼灣,一棟寫字樓,地下停車場。

張國賓再次選擇停車場作為見麵地點。

一輛掛著總署警車牌照的皇冠轎車,緩緩駛入停車場閘門,順著車道一入駛向底層,在一片空曠的停車內,望見一輛靜靜停好的商務車。

溫啟仁將警車停在隔壁位置,推開門一下,隔壁商務便拉開車門,露出一個西裝革履,踩著皮鞋,打著領帶,油頭整齊的闊氣男人。

“細佬。”張國賓叫了一聲,溫啟仁迅速彎腰邁入車內,旋即,唰,拉上車門,坐到旁邊,拿出一個檔案袋道:“大佬。”

溫啟仁目光本能的掃過商務車內部,隻見,商務車內除了張國賓的身影,再無他人,顯然,隨行的小弟,馬仔都被暫時支開,二人見麵小心謹慎。

張國賓動手嫻熟的一圈圈轉開檔案夾紙扣,取出裡麵的檔案,一張張觀看起來。

檔案裡,正是警方拍攝的現場照片,情報彙總,鑒證分析。

要說誰有機會找出隱藏身份的殺手,毫無疑問,一定是現場情報最豐富的皇家警察。

溫啟仁在大佬檢視資料的時候,同時講道:“據鑒證科堪查,殺手使用勃朗寧手槍,子彈口徑為17X9毫米短彈,現場一共射出8枚子彈,射速很快,受過職業訓練,行動方式不像是街頭爛仔,應該裝彈14發,有一發是提前上進槍膛的。”

“會不會是大圈幫的退役軍人?”張國賓出聲問道。

“不像。”溫啟仁搖搖頭:“罪犯的年輕應該不超過三十五歲,身材大致在175至178之間。”

“他穿的風衣是國外品牌,大圈幫的槍手不會買這樣的衣服,太貴。”

“嗯。”張國賓微微頷首。

“最近黑市有一個新出道的職業殺手,代號:鐘馗,連續辦下幾件案子,做事風格跟他非常相近。”

“鐘馗?”張國賓琢磨著這個名字,若有所思。

江湖外號是彆人取的,

殺手代號卻是自己取的。

溫啟仁指著張國賓手中,上次案件的一張照片講道:“這是一間銀行閉路電視拍下的相片,對方雙手端槍,向前移動射擊,端槍的姿勢……有點像……”

“像警察!”張國賓篤定道。

還是像港島的職業警察!

“冇錯!”

“對方的射擊習慣,很少直接射向頭部,大部分時候還是射向胸口,第一次作案時,第一槍甚至是射向手臂。”

“細佬。”

張國賓抬起頭,望向溫啟仁:“你們警隊的創收項目很多啊。”

“這麼多人在外麵搞副業。”

“杜sir。”

海邊,

木屋。

殺手經紀提著一個皮箱,推開門,喊道。

杜正輝穿著白色襯衫,撩起袖口,手中拿著一根注射針。

“啪!”

他毫不猶豫的將針頭插進手臂,一點點推進毒液,口中長長泄出長氣,坐在椅子上,神情舒爽呻嚀出聲,旋即,他的手臂緩緩垂落,不自覺鬆手,針筒落在地上,整個人微微的顫栗,如同身在地獄,神遊天堂。

經紀人一身西裝,靜靜站在門口,望著杜正輝的動作,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心疼。

他也點上一支菸,在旁邊抽著。

等到一支香菸抽完,追龍那股勁兒也稍稍緩過,杜政輝搖搖腦袋,嚥下一口唾沫,嘴巴裡好似有饞蟲在咬,張開口,沙啞的問道:“怎麼了?”

“買家剩下一半的定金不肯付,我幫你要回來了百分之三十,剩下百分之二十,必須確定目標死亡才付。”

“你還是冇有改掉向胸口射擊的習慣,這樣下去鑒證科,情報科,乃至黃sir都很快會鎖定你的身份。”西裝經紀上前將皮箱擺好,打開箱子,露出裡麵的五根金條。

殺手行業,下單付一半,結束付一半。

正常情況,若是冇有確定目標死亡,對方不會付剩下的錢。

這個殺手經紀能夠再拿到百分之三十。

想來是很講義氣。

杜正輝卻臉龐發黃,眼神不善,站起身走向錢箱,用食指尖在一根根金條上滑過,最終屈指一彈。

“錐臉徐要是敢黑我的錢,我第一個殺他全家!”

“你最近還是帶上錢,出國躲一躲風頭,和義海懸賞五百萬花紅要你的命,江湖上的古惑仔們,一個個紅著眼睛要揾你出來……”西裝男勸道。

杜政輝卻猛的將錢箱掃倒在地,大聲吼道:“我是皇家警察,你點解見過警察會怕賊的?”

“我是兵,他們是賊,他們見到我都要繞著跑,誰有本事來殺我!!!”

“杜sir!”西裝男上前一步,激動的叫道:“你真的還認為自己是警察嗎!”

“你真以為子彈打過的銀紙嗎!”

西裝男彎下腰,撿起地上的機票,護照,再將金條收起,重新裝進箱子裡,扣好箱子,推回杜正輝麵前。

“你趕快從船灣署辭職,先乘船去澳門,再過境去加拿大,到澳洲選一個冇人的小城市,買一座莊園,平時少吸一點……”

“我有機會就出去探你……”

“砰砰砰!”杜正輝卻無力的趴在桌麵,用拳頭一下又一下砸著桌麵,哭號著道:“不行…我不能離開警署,我是一個警察,我是一個警察。”

“我無論怎麼樣都不能離開警署!”杜正輝彷彿喃喃自語,彷彿警察的身份,已經支撐活下去的最後信仰,他可以放棄生命,卻不能放棄這個信仰,西裝男則站在一旁,默然無語。

“設一個局,引他出來。”停車內,張國賓說道。

“怎麼講?”溫啟仁眉頭一挑,肅聲詢問。

張國賓說道:“放出訊息,大頭坤,飛麟仔都冇死,隻要目標人物冇死,殺手就必須回來補槍。”

殺手是拿錢辦事的,一樣有職業規矩,當然,尊不遵守是一回事,先下個鉤子再說。

“明白。”溫啟仁點點頭:“大佬,麻煩你在江湖上放出風,我帶兄弟們悄悄盯著,一有刻意人物就拍照。”

張國賓收起資料,轉手放在座椅旁,頷首:“好,警民合作,同心協力。”

“哈哈,警民合作,同心協力。”溫啟仁笑聲附和,幾分鐘後,他陪大佬食完一支香菸,推開商務車門,順手將菸頭丟在地上,旋即便坐回轎車當中,開著警車駛出地下車庫,回到總署安排情報科的夥計們做事,情報科夥計可謂是訓練有素,很快便佈滿九龍醫院各個入口,而且在許多地方都裝置上閉路電視,一定要幫O記的黃sir搞定這起大案。

同時,張國賓也在江湖上放出風聲,大頭坤,飛麟仔全部未死,這個風聲倒並非是假的,昨夜飛麟仔便被搶救回來,正在醫院裡做後續治療,按照規矩,殺手確實應該補槍。

可是張國賓足足等了三天,江湖上一大群兄弟們四處刮人,據說,把大圈幫,越南幫的職業殺手刮死好幾個,每一個都是活活斬死,可依舊未找到真凶,現在香江市麵上的一乾職業殺手紛紛銷聲匿跡,生怕社團爛仔找上門。

“杜sir,你最好快點走,再不走,黑白兩道,誰都不會讓你輕易走掉。”三天後,木屋內。

西裝男將一張機票塞進杜正輝手中,轉身推開木門,驅車離開。

杜正輝望著手上的機票,嘴角冷笑一聲:“我是警察!”

“嘶拉。”旋即,他將一點點的粉灑落在機票上,用手指凹下機票,打起火機,湊上鼻尖猛的一吸,一條火龍衝入鼻腔,抽聲道:“一個好警察!!!”

“大佬,這個殺手很機靈,根本冇有中招。”商務車內,溫啟仁推推眼鏡,遞出一份檔案袋講道:“不過,他到過醫院徘徊一次,情報科的閉路電視拍到他了!”

“這位長官可是你的老熟人。”張國賓抽出檔案袋內的一碟照片,望向照片驚歎不已:“杜sir?”

“阿杜!”

“賓狗,就是他!”溫啟仁打出一個響指,低頭吃著菠蘿包道:“當時我就奇怪一個調到船灣署的督察,點解會有空專門乘船進九龍,到醫院探望兩個古惑仔?”

雖然他冇有進去,但是一旦到場,目標便極度明顯。

冇有一個人是傻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