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溫啟仁收到長官通知,一身乾淨合體的西裝,掛著督察證件,腳步迅速,動作沉穩的走到一間會客室外。

“噠噠噠。”他抬起手輕叩房門。

“進來。”情報科警司江赫,站在房間內,白色製服,衣著筆挺,扭頭喊道。

“江sir。”溫啟仁推開玻璃門,向前邁出一步。

一位穿著內地公安製服的中年人,戴著國徽警帽,鬍子拉碴,抽著支菸,正與江警司站在一起聊天。

另外兩位捧著筆記本,穿著製服的內地公安,站在二人身後。

江赫朝著中年人介紹道:“這位是內地來的周組長,近期負責一起粵港跨境製冰大案,需要一位瞭解香江三合會組織的警員配合,阿仁,你這幾天把手頭上的事務放一放,協助周組長去深城辦理下案子。”

“江sir。”溫啟仁白淨的臉龐,氣質斯文,目光掃過房間內的場景,微微頷首道:“我知道的了。”

“這位是我們情報科的督察,溫啟仁,常年處理三合會有關情報,英勇勳章獲得者,很能乾的。”

“周組長,請多關照。”江赫轉而再向中年人介紹溫啟仁的身份,中年人打扮樸實,言語間卻很有威嚴,點點頭:“好,多謝江警官。”

……

“阿仁,現在是敏感時期,進到內地,注意安全。”江赫送走內地小組以後,回到房間內單獨朝溫啟仁說道。

溫啟仁表情謹慎,麵色誠懇:“謝謝江sir,我會注意的。”

“實話跟你說,敢在內地開工廠的,絕對都是亡命之徒。”江赫神情凝重:“整個情報科冇有一個督察敢接這個任務,何況,現在談判著正激烈,派你去內地,我是冇有辦法。”

“你好好表現,我會記住你的付出。”

“啪嗒!”溫啟仁站在房間裡,合攏雙腿,立正敬禮,肅聲吼道:“請長官放心!”

“一定不丟香江警察的臉!”

“去吧,加油。”江警司又出言鼓勵幾句,排排溫啟仁的肩膀,示意溫啟仁前去安排行程。

……

“大佬,這幾天我要出差去內地一趟。”

總署。

警察宿舍。

溫啟仁穿著一身運動裝,踩著球鞋,彎腰在木床上收拾行李,脖子處夾著一部電話,座機則拉長著線,丟在床頭。

“你要去內地?”

張國賓坐在夢工廠的辦公室內,拿著大哥大,表情非常驚訝。

“嗯。”

“要搞一間冰工廠。”溫啟仁動作熟練,唰的一聲,拉上一條揹包拉鍊,出聲講道:“不知道,哪個不怕死的古惑仔,敢把工廠開在內地。”

“注意安全。”張國賓表情不變,出聲說道。

“放心,這段時間,我不在香江,你多小心。”溫啟仁講道。

“ok,一路順風,建功歸來。”張國賓冇有多聊,當即便掛斷電話,溫啟仁則將電話放回原位,拎著一個包包走出宿舍房間,宿舍走廊外,兩名內地警員正站在轉角處抽菸,望見他出門都同時熄滅香菸,最終三人一同下樓,坐上一輛灰色轎車,駛向內地口岸。

張國賓未想到內地警方會將溫啟仁拉進案件當中,不過一間製冰工廠可是大案,而且橫跨兩地,內地警方找一個熟門熟路的香江警察作情報支援,倒是一個很合理的操作。

張國賓轉手將冰工廠賣給內地警方之後,心裡冇有絲毫負擔,畢竟,元寶把工廠送他,他愛怎樣就怎樣,賣給內地警方是他的自由,而元寶交出地址之後,倒冇有催促張國賓前去接管廚房。

他覺得張國賓是在組織人馬,為鋪貨作準備,點解有人會放著一個大財源不要?

過十天半個月,太子哥安排好人手,自然會前往深城接手廚房。

張國賓放下電話。

“噠噠噠。”

門外,正好傳來敲門聲。

他張口說道:“進來。”

李成豪表情嚴肅,白色西服,進門說道:“賓哥,有訊息。”

“說!”

張國賓語氣利落。

“荃灣負責的蛇佬強,昨夜載了一批內地人過海,全部都是深城口音,一個個都帶著傢夥。”

“這批人上岸以後,被三輛麪包車接走,牌照跟資料上比對過,就是遠星集團的車。”

李成豪目光中帶著殺氣:“遠鑫集團要忍不住動手了。”

“嗯。”張國賓順手摸起桌角一盒雪茄,抽出一支,用火機點燃,緩緩說道:“通知兄弟們,準備接客!”

自上回沈鑫打來電話,已經過去足足五天,五天內,沈鑫就像忘記一般,再也冇有來過一個電話。

暴風雨已然臨近,對方既然不準備再談,要直接動手,那麼他隻能儘儘地主之誼。

“哢嚓。”李成豪左手壓住右手,指節爆出聲脆響,眼神凶惡:“大佬,我會教教他們怎麼來香江做生意。”

當晚,新界服裝工廠,一間倉庫。

楚壞穿著黑色運動裝,肩上挎著揹包,打頭走進工廠倉庫,陰暗的倉庫內,懸著三盞瓦燈,黃色燈光將工廠中心照亮,四週一個個貨箱疊起,角落漆黑陰暗。

十二個拎著揹包,身材健壯,穿著t恤,夾克,掛著金鍊,吊牌的健壯漢子,跟在楚壞身後一起進入倉庫,止步在門口,虎視眈眈的盯著前方。

李成豪一個人手中旋轉著把黑星手槍,端坐在板凳上,表情輕鬆的哼著小調,麵前擺著兩套餐具,兩瓶啤酒。

傍晚,張國賓跟沈鑫最後通了一次電話,希望沈鑫能夠繼續等,不要故意把事搞大,而他嘴裡的等,其實就是唬人,彆說貨,他連廚房都有!

可那種生仔冇屎窟的生意能做嗎?丟給內地警方無疑比交給沈鑫更有利益,畢竟,他真正賺錢的地方並非黑道生意,沈老闆語氣平靜,還是一句話,要麼交貨,要麼動手。

隻要太子一天不交出貨,那麼,遠星集團就一天不會罷手!義海也彆想憑藉遠星集團的關係,在內地揾到一分錢。

楚壞目光落在李成豪手中的黑星上,麵無懼色,一步步走到餐桌前,穩穩坐下,順勢將揹包甩落手臂,嘭,重重砸在桌麵。

“李成豪!”揹包裡想起叮噹,哐當,槍械碰撞聲。

楚壞扶著揹包說道:“昨夜我乘船進香江,半點風浪都冇有,怎麼讓你運點貨,大風大風天天來?”

“小爛仔,你什麼身份啊?來質問我!”李成豪卻表情不屑,飲著酒道:“和義海,李成豪,實授四一五白紙扇之職!”

“要來問,讓你大佬來勉強夠格!你?嗬嗬。”李成豪輕笑一聲,譏諷道:“那我隻能告訴你,我們做事的風格,就是這樣呀,你要是不爽,回寶安縣捕魚吧你!”

“**的李成豪!”楚壞嘭的一拍桌麵。

“唰!”

他順手扯開拉鍊,在揹包裡取出一個甜瓜,握在手上,沉聲說道:“這件事情和義海必須給遠星集團一個交代!”

李成豪望著甜瓜表情猙獰,舉起黑星,直接起身頂住他的腦袋,牙縫裡迸出一句話:“要交代?”

“子彈就是交代!!!”

“砰砰砰!”深城,新喬圍,冰工廠。

溫啟仁穿著便衣坐在一輛內地警車內,手中拿著一份資料,對過幾人的麵容之後,表情陰沉的放下資料,出聲說道:“這幾個人都是香江三合會組織,新記的小頭目。”

深城重案組警官李愛民坐在副駕駛,回頭望向他道:“新記在香江是不是做的很大?我聽說過他們的名字。”

“香江四大社團之一,最鼎盛時會員超十三玩人。”溫啟仁肅聲說道,李愛民麵露憤恨:“靠,難怪敢把手插進深城,今天,看我不剁了他的手!”

“香江怎麼能讓一個犯罪集團發展到十幾萬人?奇了怪了。”開著的一名年輕警員嘟喃道。

“小王!”李愛民立即喝止。

溫啟仁就當是冇有聽見,將資料合起來,放進揹包裡,出聲說道:“李組長,我申請配槍。”

“不好吧…溫警官。”李愛民猶豫道:“你是來內地協助我們辦案的,負責情報分析的,具體抓捕行動將由重案組聯合武警進行,抓捕行動將在晚上開始。”

“新記的馬仔窮凶極惡,我好幾個兄弟都吃過虧。”溫啟仁講道:“而且我是有合法手續批準,具有臨時執法權的人員,有資格佩帶武器,在香江,情報科都要負責執行任務。”

“不行。”李愛民搖搖頭道。

“李組長!一名進入新喬圍喬裝偵查的女同誌失蹤,有一名進入新喬圍喬裝偵查的女同誌失蹤。”車載頻道內,響起焦急的報告聲。

“三合會成員的反偵察意識極強,特彆是乾這一行的!”溫啟仁學著內地警員的用詞講道:“李組長,必須速下決斷!”

“溫警官,你負責出口處把守!”李愛民摘下腰間一把手槍,轉身拍在溫啟仁懷裡,濃眉大眼,眼神凝重的說道:“注意安全!”

旋即,他提著一把步槍推車下門,大聲喊道:“向周局打報告,行動開始,行動開始!”

偵查程式已經收官,各單位照計劃部署,如果已經打草驚蛇,為了同誌安全,必須當機立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