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文錦渡口岸。

關卡。

夜晚,燈火通明。

一輛輛貨車打著車燈,排成長龍,正在等待稱重過磅,遞交檔案,檢查過關。

“蝦仔,第一次出車,唔要緊張呀。”陳師傅坐在主駕駛位,順手拿起旁邊的一個水壺,坐在車上擰開蓋子,扭頭向旁邊的義海成員望去。

蝦仔穿著司機工服,年紀輕輕,表情膽怯,坐在副駕駛上,用嘴巴撕開一包煙。

“陳師傅,今夜有多少輛車過關?”

“義海公司有七十幾輛,比往常多些,運了不少酒廠的貨。”陳師傅喝下一大口水,臉上都是皺紋,開車是一項日夜顛倒,風塵仆仆的辛苦活兒,可是勝在安穩,揾水多。

這個月,由於義海中港貨運繁忙,碼頭生意火爆,還要運酒廠的貨,半年前,義海社馬仔報名培訓的司機們,在考到貨運執照以後,便陸續開始安排跟車,兄弟們表現的都很不錯,令義海中港貨運壓力有所降低。

中港貨運私運港產洋酒的事情,則在貨運公司內,屬於公開的秘密。畢竟,司機們有權知道自己運的是什麼貨,不列出清單,告知司機們貨運情況,無疑是送司機們送死,張老闆可乾不出這種事。

何況,司機的酬勞也與貨物相關。

簡單來說,運洋酒的司機,走一趟貨,要比運集裝箱多賺五百,假設義海運其他違禁品,價格還會節節攀升…

導致不少司機其實很愛跑到酒廠拉貨,反正跑碼頭,跑酒廠都是跑,能多賺筆算一筆。

海關方麵也對義海中港的暗箱操作,心知肚明,上頭的科長打過招呼嘛…

哪家物流公司又不偷運些貨物免稅?

隻要,不是運特彆過份的違禁品,海關方麵都全當見不到。

“今夜的車比昨夜又多出十三輛。”口岸,五百米外,車道旁,樹下。

一輛皇冠車的副駕駛內。

關之廉穿著銀灰色西裝,雙手握著望遠鏡,眼神注視著口岸處的幾條燈火長龍,一輛一輛確定義海中港的車隊。

一名職員坐在後排,用筆正一本冊子上,記錄下數據,出聲報告。

“關sir,據維港,屯門,青衣幾個碼頭髮來的貨運數據,近三十天內,義海物流承接的集裝箱數與上個月冇有較大變化,可根據過關車輛統計,義海物流近兩個月的過關車次,較兩個月有明顯上漲。”

“本月,目前為止,已經增加一百三十四車次,義海中港有明顯的違規運輸情況。”

掃毒組拿不到海關署的準確過關數據,卻能夠以盯梢的方式,直接鎖定義海物流的車輛架次。

海關署是與警務處同級彆的機率部門,而掃毒組隻是警務處下轄的一個部門,不過當掃毒組鎖定證據以後,確能夠以搜檢名義,直接上前搜查。

“關sir,今夜明顯有貨,查不查?”車後警員放下筆,抬起頭問道。

關之廉表情平靜,望著窗外,拿起一部電話,按著數字,講道:“我先打個電話給卓sir!”

雖然,他經過一段時間的盯梢調查,愈發肯定義海中港承當著“中港粉貨運輸”的角色,但是,行動事關掃毒組安危,必須請示上級再做決定,不過,他內心已經非常篤定跟渴望立下一次大功。

兩分鐘後,關之廉放下手機,抬起手錶,沉聲說道:“卓sir讓我們見機行事,再過五分鐘,最近的一個小組回趕來現場支援。”

“關sir,最近的一個小組,不是在中環盯著遠星集團辦公室?點解有空過來,軍裝,交通警啊?”駕駛位上的警員,點上一支菸,語氣隨意的問道。

關之廉表情卻很不好看,出聲說道:“不是掃毒組,也不是軍裝,交通警,是刑事情報科的人!”

“又是刑事情報科。”一名掃毒組成員,麵露不爽,出聲罵道:“那群狗仔真是撲街貨,哪裡有功勞,就跟嗅到骨頭,瘋的一樣追過來,關sir,兄弟們拚命做事,這次可不能再讓情報科拔頭籌了。”

“咱們自己的案子,一定要守住。”

“是啊,關sir,掃毒組的功勞,憑什麼給情報科拿大頭?”另一名警員一樣講道:“他們隻配喝湯!”

掃毒組的夥計們都已覺得勝券在握,一旦出手,肯定能查獲贓物,立下大功。

點會肯讓給情報科?

遠處,陳師傅將一個塑料袋伸出車窗,笑著說道:“上官sir,好久不見啊?”

“今夜,點解有空親自來查關?”海關人群裡,一位戴著帽子,穿著反光背心,肚腩肥肥,臉頰圓圓,扛著高級督察肩章的上官sir,接過紅色塑料袋,取出裡麵的公司檔案,通關牌照,車輛執照,物資資訊等檔案,轉手交給身邊一名下屬,手頭打著手電筒,閃爍兩下,說道:“老陳,不要緊張,前幾天海上抓了一批偷渡客,這周巡檢會緊張些,下來開個車門。”

“ok呀,上官sir!”老陳陪笑著推開車門,扶著門框,一個跳步落車,走到上官sir麵前先敬上支菸,再回頭喊道:“蝦仔,落車開個箱!”

“收到呀,陳師傅。”蝦仔丟掉香菸,手腳麻利,轉身推開車門,落車後,繞到車廂尾,用手拉開鐵釦,打開車廂。

“去查查。”上官sir穿著製服,吸著煙,給下屬瞥去一個眼神。兩名下屬答應一聲,立即拿著手電,進入車廂裡,抽檢箱子。

兩名下屬在檢查中全程冇有露出異樣,上官sir卻眼神犀利,一眼就看見箱子裡,一瓶瓶列好的洋酒,開腔說道:“老陳啊,最近運貨越來越多了,義海中港生意這麼好?”

蝦仔守在車廂門,聽見這話麵色微微有些緊張,老陳卻麵不改色,諂媚的道:“上官sir,生意好不好,還不是您說的算?”

“一點點小意思,不要嫌棄。”老陳將一盒貼著義海中港紙簽的香菸塞進上官sir手中,上官sir接過香菸,望著滿滿一大盒煙仔,臉上露出滿意的笑意:“祝你生意興隆,多揾點錢,否則內地的仔冇奶喝。”

這盒香菸可是跟二人手裡抽的大不一樣,雖然外表是普普通通的萬寶路,但是一根貼著紙簽的煙仔,按照紙簽的顏色都能前往義海中港的辦公處,換取五百至一千港幣不等。

這種煙每個老司機身上都會派發一定額度,麵對海關臨檢時,按照情況,職級,發一顆,幾顆,一整包發出去的情況相當少,可見上官sir在文錦渡口岸的權力,而這筆錢由公司來出,並不影響司機們的收入,另外,兌獎也是秘密進行,隻有“老人帶新人”,義海中港放會兌獎,若是一張新麵孔,你拿著一箱煙仔都彆想兌換到一分錢。

老陳眼見上官sir冇有緊咬不放,便知道,今夜確實是例行檢查,當即鬆出口氣,討好笑道:“多謝上官sir,有空一起進內地玩玩,我三奶有幾個好姐妹,可以介紹你給呀。”

上官sir臉上露出油膩的笑容,哼哼兩聲,但卻冇有答應。

以他在文錦渡口岸的實權,收入可想而知,一有假期就會進深城尋開心。

改革春風吹兩岸,有錢有權最爭氣。

關之廉在望見老陳給上官sir悄悄遞送物品的動作,立即下定決心,放下望遠鏡,出聲講道:“行動!!!”

“是!”

“yes,sir!”

“行動!”

“轟,轟!”樹下,三輛皇冠轎車同時啟動,踩下油門直奔口岸關卡,一陣車燈閃爍,直接衝向義海中港的貨車。

上官sir正帶著人要離開,忽然回頭望見三輛轎車衝卡,連忙神色肅然,叼著煙,掏出腰間手槍,帶著三名下屬持槍對準車輛,關之廉在車上則將拿出證件,單手伸出窗外向海關署的人馬示意。

等到三輛轎車齊齊停在火車前,關之廉推開車門,帶著十三名組員下車,舉著證件上前喊話:“

arcoticsbureau,毒品調查科,皇家警察掃毒組!”

“督察關之廉。”

關之廉將證件彆在胸口,上前講道:“阿sir,我們懷疑義海中港的車輛上有違禁品,希望海關署配合一起進行檢查。”

老陳,蝦仔二人剛準備上車,忽然被眼前的陣勢嚇一大跳,站在上官sir背後不知所措,其餘義海中港車輛上的司機們,一樣神色突變,紛紛推開車門,彙聚在關卡前。

更遠處,內地關卡的警員們都來回對視,表情驚訝,往前湊了一些。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關卡前便彙聚著上百名司機,車隊堵的水泄不通,燈光,喇叭,煙塵漫天飛舞,上官sir眼神難看,望著麵前的關之廉,狠狠甩下菸頭,出聲喊道:“掃毒組幾時威風到敢到海關署頭上屙屎?”

“義海中港的車,海關署已經檢查過了,掃毒組還要查嗎?”

二十多名正在值班的海關署警員,一一站在上官sir背後,臉色都非常難看。

媽的,

哪兒來的喪門星,

敢來砸海關署的飯碗?

關之廉望著眼前突變的形勢,麵前烏泱泱的人馬,一下意識到他捅了一個馬蜂窩,不過對方越是激動,便代表

“要查!”

關之廉講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