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135 酒廠生意

-

[]

“賓哥,酒廠的手續已經辦好,收購總計花費三百七十萬,其中三百二十萬是收購的本金,五十萬用來打通警署法院關係,加上捐給總署的三十萬,總計花費四百萬。”

半個月後,狀師昌拿著一份檔案,站在辦公室裡,彙報完畢,啪嗒,將檔案合上,遞交到坐堂大佬桌頭。

“好。”張國賓點點頭,四百萬是一個合適的數目,三四月便能回本,收購一家完整的酒廠很值。

“堂口賬麵上的錢還剩上百萬,下個月會有一筆大數入賬,兩千萬。”李成豪穿著西裝,站在旁邊,轉動手腕,說道。

一塊百達翡麗很是耀眼。

“派一個聰明的馬仔,負責看酒廠的場子。”張國賓敲起二郎腿,輕敲桌麵,沉吟片刻,吩咐道。

“是,大佬。”李成豪微微頷首。

“接下來,酒廠的生意怎麼做?”他提問道。

李成豪畢竟是堂口白紙扇,堂口斥資收購產業,必須考慮運營、收入。

阿豪當然不會插手賓哥做事,但堂口的產業,怎麼做,賓哥話的算。

“先招原樣做,產品優先供給堂口的場子。”張國賓抽出一支雪茄,目露思索。這間酒廠光是自產自銷,節約的成本,帶來的收入,便是穩賺不虧。

李成豪卻有些意外:“啊?繼續產假酒啊?”

他還以為賓哥會把假酒廠拆了,改成服裝廠,或者隻留地皮,轉手把地盤賣給地產商,總之,賓哥賺錢的辦法很多,產假酒很低級,不太符合賓哥的風格。

這時,張國賓卻瞪他一眼,指間夾著雪茄,肅聲教育道:“什麼假酒!酒哪兒有假的!”

“進口洋酒都是鬼佬炒作,收咱們華人的智商稅,有錢點解能讓鬼佬賺,我們用鬼佬的牌子自己賺錢,讓鬼佬給我們打工,懂乜!”

“啊!這!”李成豪咧著張嘴,驚叫道:“賓哥好有才!講話好好聽!”

張國賓有些不爽的瞥過一眼,將雪茄塞進嘴裡,拿起打火機,打出火苗。

“呼。”

吞雲吐霧。

其實,他買下假酒廠當然不止自產自銷這麼簡單,心中已經有一個大批量的傾銷計劃,不過單單一間假酒廠吃不下如此大的市場,暫時先自供自足再說,等到一間酒廠,變成兩間酒廠,三間酒廠……

至於去哪兒找這麼多間酒廠?這就不用明說了,勝和正好還有三間!

“我們吃下這個酒廠,勝和很難善罷甘休,看兄弟們看緊一點,我們是正規手續拿到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張國賓聳聳肩膀,霸氣道。

“是,賓哥!”李成豪肅聲應命,提告警惕。

勝和。

坨地。

錐臉徐身披長袍,表情鎮定,坐在一張長茶桌前,舉手拾起茶杯,抿嘴淺飲一口。

三位社團叔父的代表,坐在茶桌對麵,交換一個顏色,齊齊端起茶杯:“啜。”

“徐哥,一年前,江湖上提到我們勝和,都講勝和前途無量,是和記的當打社團,如今,江湖人提到我們勝和,都笑我們是義海的敗將,夕陽社團來著。”一位白頭叔父放下茶杯,眼神機靈,來回掃視,謹慎端詳著錐臉徐的表情,繼續說道:“而且最近社團的財源越作越少,若是社團的賬目入不敷出,兄弟們養不起家,勝和的字號會倒啊。”

“白頭翁,一間酒廠,幾條街而已,冇這麼誇張吧?”錐臉徐語氣平靜的反問一句,轉手倒置茶杯拂袖橫掃,將杯底茶湯灑落長桌,解釋道:“社團起起落落很正常,如果隻允許興,不允許敗,江湖上就冇有小社團了。”

錐臉徐嘴上說歸說,眼神卻非常警惕,心頭十足戒備。

他知道勝和的叔父們對他很不滿了。

勝和的衰敗,跟他去新加坡切胃,始終不肯放權有一定關係,義海太子風頭正盛,屢屢壓勝和一頭,同樣是重要原因。

叔父們絕口不提“勝和”七星的招牌,所謂勝和七星,哪位叔父當年未扛過?一代代勝和七星,皆是打仔來著,能夠活下再談,叔父們看重的是利益、金錢。

白頭翁接話道:“社團起落確實很正常,可是社團落下去,坐館就該擔責任,對唔對?”

“徐哥,我們當年一起捧你坐龍頭,你不能讓勝和的招牌砸了。”

“放心,酒廠的生意,我唔會放手的。”錐臉徐臉色一沉,啪嗒,壓下茶杯。

他知道,自從爆竹情,大焦相繼出事以後,親信大底便折損嚴重,狀元是白頭翁的人,天堂是缽仔糕的人,大濤是金爺的人,靚迪是傑叔的人……他如果再扛不起勝和的招牌,一乾叔父絕對敢掀他的鍋,把他攆下坐館的位置。

此刻,錐臉徐便張口說道:“秀才,進屋聽令!”

一位穿著黑色中山裝,留著中分頭,戴著眼鏡,個字不高的男人走進內堂,俯身抱拳:“徐爺!”

“我屬意讓秀才接手狀元的生意,替社團拿回新界酒廠,點樣?”錐臉徐輕飄飄的講道。

白頭翁麵露喜色,點點頭:“可以的,徐哥。”

錐臉徐瞥他一眼:“不過,秀才得把事情辦的漂亮點,否則,勝和冇臉開山門紮職,授紅棍都會被同門笑。”

“秀才,聽見冇?”白頭翁轉頭對提點道。

秀才點點頭:“知道了,徐爺,翁叔。”

“你去吧,先把狀元留下的人馬接手,有什麼要社團幫忙的地方。”錐臉徐頓了一下:“儘管話。”

“多謝徐爺。”秀才點點頭,嘴角露出狡黠,放下雙拳,轉身離開。

秀纔是白頭翁門下的老四九,拜入社團已經有七年,最早為新界一所小學的老師,後因毆打學生家長被學校開除,最後正式成為勝和會員,先前便在狀元手下做事,為狀元頭馬,接手生意順理成章。

如果,錐臉徐實力足夠的話,會選擇捧一個自己人,增強對底下堂口大底的控製力,不過當前他的實力不足,迫切捧自己人上位。

能否撐住堂口是一個問題,會不會惹得叔父群起攻之,又是一個問題,總之,麻煩很大,不如繼續捧白頭翁的弟子上位,以此促成社團平衡。

錐臉徐待到秀才離開以後,再提起茶壺,倒上一圈茶,冷聲講道:“怎麼樣,幾位叔父,有冇有感到滿意一些?”

“嗬嗬。”白頭翁,金爺,傑叔笑而不語。

秀纔在接手堂口人馬的時候,莫妮卡夜總會,豪哥兩隻腿架在酒桌,半靠著沙發椅背,手中把玩著一個打火機,目光審視的望向場子舞台。

銀水把夜總會經營的還算不錯,冇有丟趴車威的臉,場子客人幾乎天天爆滿,小姐,吧檯都有得賺。衛生間裡,藏著幾個在場外買貨的傢夥,正悄悄做點見不得人的事。

這時,銀水帶著一夥穿著西裝,表情放蕩的古惑仔上前,喊道:“豪哥,孱仔到了。”

“孱仔,你過來。”大波豪捏住打火機,轉過目光。

孱仔立即上前一步,點頭哈腰道:“豪哥。”

“堂口有項新生意,打算交給你打理。”大波豪語氣隨意的講道。

孱仔堂口四九中腦子比較機靈,心腸比較軟的一個小頭目,雖然算不上懦弱,唯唯諾諾,但是在一眾凶神惡煞的古惑仔中,確實是比較溫和,善良的,以往經常會遭同輩兄弟們看低,不過“賓哥”最近就欣賞這種人,孱仔算是等到上位的機會了。

從一個場子頭目,升級到一項生意的負責人。

這屬於堂口內部的一種小層級升遷。

彆的不提,光是手中的權利,人馬,分帳都是水仗船高。

孱仔當即喜形於色,連連鞠躬:“多謝豪哥,多謝豪哥。”

大波豪擺擺手:“不用謝。”

“要謝就謝賓哥。”

“謝謝賓哥。”孱仔繼續鞠躬。

大波豪則講道:“不過,生意剛剛到手,最近可能有點麻煩,你帶人看緊一點,小心做事。”

“如果出了事情,賓哥饒不了你!”

“我知道,豪哥。”孱仔點點頭,旋即問道:“那豪哥到底是什麼生意呀?”

“新界的造酒廠。”大波豪在口袋裡掏出一把鑰匙,甩手丟到孱仔手上:“以後油麻地所有場子的酒水都由你來供,不,不是油麻地,是整個義海的場子,酒水都可以從你這裡進貨!”

“這可是個肥差啊!”銀水,孱仔,一乾馬仔都是眼前一亮。

“不過造酒廠若是出什麼事,第一個拿你是問,這可是賓哥剛剛花重金從政府手上買來的……”大波豪點起一支菸,提點道:“差人則是從勝和那裡查封的……”

孱仔立即有所明悟,握緊鑰匙,出聲道:“豪哥,你放心,我一定替堂口守住生意。”

大波豪甩甩手,繼續喝酒。

孱仔則在銀水等一乾馬仔的簇擁下離開酒桌,回到吧檯附近,享受著眾人的恭維。

“孱仔哥,以後你就是堂口的酒王了,莫妮卡酒吧這邊,多多關照啊……”銀水立即拿來杯酒,笑著跟孱仔敬酒,言語裡不乏恭維的話。

地位低微的孱仔,以前哪享受過這種待遇,動作陌生的跟銀水敬酒,心裡卻打定主意,一定要幫大佬把事情做好!

不管勝和有多凶。

他都一定不能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