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知道的,阿昌。”阿豪明白正行歸正行,社團歸社團,社團事可以用社團規矩解決,但是正行事必須交由賓哥拍板決定。

這是一條底線。

雖然,堂口的正行生意,來往帳目計入社團的數,但是賓哥話過,正行生意得用正經方式處理。

張國賓收到阿豪的報告時,坐在辦公室的沙發椅上,甩手輕晃雪茄,兩行煙霧飄飛。

“這件事情,我已經派人開始處理了。”他語氣沉穩的講道,彷彿就是一件不足掛齒的小事。

通菜街,花園街兩條街的拆遷工程,他其實一直都很關注,對於兩條街發生的近況,亦早有收到風聲,提早進行準備。

“賓哥!”大波豪卻表情一變,肅聲說道:“你派人去做事了?”

“點解不派我去!”

大波豪語氣有些不忿,心裡卻有些慌張。

他自從紮職堂口白紙扇便越來越少帶兄弟們去做事,難道賓哥現在已經嫌他不夠能打了?

大波豪甘願把白紙扇的位置讓給彆人,卻誓死要做賓哥手下第一打仔!

張國賓則表情奇怪的望向他:“我派人去蓋樣板房,點解要派你去?”

樣板房是商業地產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時候,方纔誕生的銷售產物,目的是吸引顧客,增加顧客對產品期待。

雖然樣板房總是以實際交付為主,但是在香江尚未流行樣板間的年代,推出樣板房足夠以文明的方式解決兩條街商鋪主的擔憂,當然,既然是有人牽頭鬨事,那就必須解決掉硬茬子。

攪事的人往往是為攪事而攪事,可不會管你樣板房開的好,開發商有冇有良心。

而攪事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錢,張國賓細思一陣,捏著雪茄,吩咐道:“另外,阿豪,你帶人給搞事的幾個去包個紅封,包大一點,不要小氣。”

如果,攪事的人拿了紅封,還要不依不饒,那麼社團兄弟也不會坐視不理。

張國賓的建築公司停小,幾百號人,堂口卻很大,三千多號兄弟!

驚你呀!

這也是張國賓風輕雲淡,能夠想出方案,文明決絕的基礎。

不夠實力的人,你攔著他賺錢,你早死了,誰會想方案?

“知道了,賓哥。”李成豪聽見張國賓要包紅封的命令,眉頭連挑兩下,轉身離開,麵容露出桀驁之色。

“阿豪。”鹹水,銀水兩人乖巧等在門外,出聲喊道。

李成豪徑直走出辦公室門,路過拍拍他們肩膀:“帶上人,做事!”

“是!”

“豪哥!”鹹水,銀水二人早有準備,乾脆應命,對視一眼,掏出大哥大,喊馬仔們出來做事。

李承豪開著豐田車來到花園街的裝修店鋪時,花園街十幾間商鋪正在裝修當中,為保翻新工程不影響花園街的店鋪銷售,花園街、通菜街都采取分批翻新的策略,整條街並冇有一口氣大翻新,而是一段一段進行翻新,翻新的店鋪還可以在門口擺攤,差佬人門礙於城建署,商業署的麵子,不敢砸商鋪主門的飯碗,自然要放沿街擺正一馬,否則光是商鋪主們的投訴便能壓死他們。

兩條街一百多位商鋪主,則在圍繞著兩間已經裝修好的商鋪,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李成豪下車給鹹水打出一個手勢,鹹水立即帶著兩輛麪包車的兄弟散到四周,死死盯著商鋪主們帶頭的一夥人。

李成豪則穿著白色西裝,走到商鋪門口。

隻見,兩間店鋪內有銷售人員,正在圍繞著商鋪裝修,施工材料進行介紹,向商鋪們保證國賓建築的質量,而且提供兩種樣板,五種款式的商鋪設計。

不同項目的商鋪,其實對商鋪內部結構,會產生不同的要求。當然,一條街的外表裝修儘量保持一直,給予客人們統一的感官,確實會促進街道客流。

商鋪主們被國賓建築“樣板房”操作,弄得眼花繚亂,正當銷售人員激情演講的時候,立馬就有一位商鋪主跳出來,喊道:“國賓建築好犀利!”

“同樣的改造,我們找其他建築公司,起碼多花三萬塊!”幾個托義正言辭的一出場,幾句話便把搖擺不定的商鋪主們帶偏,其實商鋪主們都知道兩條街的翻新成功,已經被義海社公司吃定!

可隨著尖沙咀工地強拆死人的事發生,再加上有人挑頭,一些商鋪主們便開始躁動,遵循商人的本質,開始追求利益,不過義海社拳頭的強大,商鋪們心中有數,樣板間能算多高級的銷售手段嗎?

雖然能讓人眼前一亮,但是眾人都並非傻子,隻是義海社拳頭夠強,加上一顆定心丸,大多數便決定偃旗息鼓,少數挑頭的人,麵對有憑有據的樣板房,張張嘴,說不出反駁的話。

一個小時後,人群散去。

國賓建築穩住大局,現場簽下一些合約。

李成豪一直在旁邊觀望,見到賓哥的辦事手段如此犀利,便知曉大局已定,不過一黑一白,兩手準備,白的做乾,要開始做黑。

白手針對正經人,黑手真對衰仔!

李成豪很上道,回頭朝鹹水打過一個眼色,鹹水立即轉身下令兄弟們分散入場,在花園街沿街攔住七八名挑事者,三五個兄弟一組,分彆將一夥人帶入一個商鋪工地。

“哐!”李成豪一把將商鋪捲簾門拉下,身姿昂揚,回首望見八人:“你們邊個帶頭,哪個字號的?”

“你…你…你是誰?”一名染著金髮,釘著鼻環的學生仔,畏畏縮縮走出一步:“我叫托尼,南加州大學的學生,你想怎樣?”

“冇字號啊!”李成豪恍然大悟。

原來是個留洋的學生仔。

這個學生仔是花園街一個鋪主的兒子,留學回國聽見國賓公司承保工程的事情,感覺操作很不合規。

便打算采用海外流行的民主帶頭方式,聚眾抗議攥取利益,未想到,剛挑起頭事情便被壓下了。

托尼仔臉色有些慌張。

李成豪卻將手伸進西裝衣袋,取出後後一疊紅包,將紅包放在手掌上大力拍拍。

“啪啪!”

重重拍出聲音。

“這一份是你的,這一份是你的……”李成豪將一份紅包交到托尼仔手上,再把一份紅包交給另一個人。

托尼仔雙手接過紅包,表情有點迷茫,捏著紅包問道:“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哪兒有凶神惡煞,請人進來,又發紅包的規矩?

李成豪自顧自的將紅包發完,再扭頭望他一眼,笑到:“發紅包給你看病啊!”

“傻仔!”

“啊?”

鹹水在旁炒起工地上一根木棍,手腕輕輕一掂,轉手便將木棍狠狠掃來。

“嘭!”一棍砸碎托尼仔的膝蓋。

“砰!”

“噗!”

“啊!

……

一陣棍棒毆打的慘叫聲響起,二十幾名兄弟在商鋪內同時動手,街邊路過商鋪的客人們隱約聽到聲音,卻難以判斷髮生什麼事。

車流的吵雜聲也很快蓋過哀嚎,哭泣。

李成豪半個小時後,拉開商鋪大門,一身白色西裝,胸膛鼓鼓,頂起兩枚釦子,站立在商鋪門前。

背後站著二十多個黑色西裝馬仔。

隻見,他站在商鋪門口輕輕抽一口香菸,再彈彈菸灰,乾淨利落的帶著馬仔走出商鋪,沿著街道瀟灑離開,徒留下商鋪裡八個遍體鱗傷,腫成豬頭,麵目全非的學生仔。

當天晚上,花園街,通菜街,兩條街的合同便全部搞定。

“賓哥,這是一群建築公司的合同。”

“我問過了,一群留洋回來的學生仔,隻是要學國外搞民主而已。”李成豪開車送張國賓回到公寓,將一份合同取出,甩手交給賓哥。

張國賓接過合同,看都未看,隻是道:“辛苦了,阿豪。”

“不幸苦呀。”李成豪摸摸腦袋,憨笑道:“隻是教幾個學生仔認清現實而已。”

“冇有太為難他們吧?”張國賓隨口問道。

李成豪搖搖頭:“放心,大佬,給他們封紅包啦。”

“那就得,回去早點睡。”張國賓一把將合同拍回李成豪胸口,轉身便走上公寓大樓。

“阿公,胡先生找我有什麼事?”第二日,藝人公寓,張國賓睡醒接到電話,聽聞是黑柴的聲音,語氣有點驚訝。

黑柴卻笑著說道;“胡先生要找你談工程的生意,他聽說和記出了一個人才,很欣賞你呀。”

“你好像在花園街搞出了新花樣?”

黑柴問道。

張國賓也冇想到,區區一個樣板房的舉措,便能引來“和合實業”,香江第一基建大王的注意,不過看“和合實業”的名字,再想想是阿公打的電話……

基建大王“胡映廂”跟和記的關係匪淺啊!

“花園街一條小商街,能玩多大水花?”張國賓掀開被子,起身穿衣,隨口答道。

“胡先生約我幾時吃飯?”

他纔不會放過送上門的大水喉。

胡映廂旗下的“和合實業”是香江一家上市公司,總部位於灣仔的和閤中心,去年剛剛落成,當前為香江第一高樓,著名的旅遊打卡地,80年代為香江前五十的大水喉,1991年躋身香江十大富豪金榜,怎麼突然注意到他一家小建築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