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王仔,腦子勿要瞎想,我跟趙小姐隻是正常的老闆與員工關係。”張國賓拿起劇本拍拍他腦袋:“還不快去幫手一下?”

“喔喔,張生,豔福你享,苦事我來。”王經嘴上抱怨兩聲,卻滿臉笑意,拍拍胸膛:“沒關係,我甘心!”

他上前幫趙雅之搬行李,趙雅芝卻笑著婉拒,想必是物品有些私人物品。

朱寶藝,趙雅之兩人搬動行李,溫壁霞,李麗珍也加入,藝人公寓門口,靚女來回跑,真晃人眼球……

張國賓望見眾人都在家,等到行李搬完,乾脆拿著劇本,朝眾人喊道:“晚餐江記排擋,我請,當給趙小姐喬遷,幾個人報名?”

“我報名!”

“我報名!”朱寶藝,溫壁霞立即舉起手,李麗珍跳起身,胸前一晃一蕩,嬉笑道:“我也報名!”

“我也報名……”王經弱弱的舉起手。

張國賓瞥他一眼,回頭望向趙雅之:“趙小姐?”

“謝謝張生。”趙雅之正用袖口輕輕擦拭麵頰的汗珠,張國賓見她冇有反對,便點點頭,扭頭朝司機講道:“出發!”

如果,趙雅之嫌棄江記排擋低級的話,那不好意思,歡迎宴取消,反正,江記排擋這頓飯一定要吃的。

“是,張生。”鹹水在旁輕輕頷首,轉身安排車輛,一行人來到江記排擋,當車輛挺穩以後,大波豪上前拉開車門,俯身請道:“張生,晚上好。”

七名穿著西裝的馬仔,沿路站好,雙手合攏,腰桿筆直。

張國賓帶著王經,朱寶藝,溫壁霞等人進入排擋,坐在左側的一張圓桌,李成豪則帶人在另一張桌子坐下。

王經一行人在望見大波豪,鹹水帶著兄弟出場,表情都收斂很多,不敢再大小聲,張國賓反而覺得氣氛不對,拿出菜單,主動遞給趙雅之道:“阿之,晚上吃什麼,你定。”

“多謝曬,張生。”趙雅之嘴角淺笑,轉手又把菜單遞給寶藝,幾人女孩嘰嘰喳喳討論吃什麼。

“溫sir,這家排擋很不錯的,晚上在這裡吃?”一群便衣男性將兩輛警車停在路邊,嘀嘀,按下鎖車鍵,一邊聊天,一邊走進排擋。

“好啊,好啊。”一名臉頰白淨,長相斯文,明目深邃的年輕人在一行人擁躉下,噠噠噠,快步帶著一行人進入排擋,站在中間。

當他抬起頭把目光掃過張國賓桌麵的時候,雙目中神色一凝,微微有些變化,拉開椅子帶著同僚到另一桌坐下。

一行人坐下,放低聲音,互相交談,目光頻頻掃來。

李成豪,鹹水等人也神色不善,來回巡視。

一黑,一白,一左,一右。

張國賓麵色不變的繼續跟趙雅之,王經幾人吃飯,右側餐桌,等到菜上齊,也都收回目光,開始夾菜,飲酒。

“歡迎趙小姐加入寰球夢工廠。”

張國賓舉起酒杯。

“恭喜溫sir升職督察!”

隔壁桌笑著碰杯。

“多謝,張生。”趙小姐雙手舉著酒杯,舉止有禮,保持著端莊大方。

“謝謝各位同僚支援。”溫啟仁一身黑色西裝,豐神俊朗。

張國賓向趙小姐敬過酒後,兩人將酒喝淨。

張國賓向趙雅之許諾,夢工廠對趙雅之投入的資源,一定不會比無線台少,趙雅之臉上輕笑著點頭感謝,心裡卻很清楚的知道,夢工廠資源不可能比的上無線台,無線台不止有電視劇公司,還有一整座電視台,無線台的影視劇製作班底冠絕香江,夢工廠的班底卻是零。

她先前加入夢工廠是存在退出娛樂圈的心思,現在跟黃漢韋感情鬨掰,肯定得繼續拍戲……

她自然是希望夢工廠能夠為她投入資源,但是很多事情不能奢求,按照阿發的話講,若是能在夢工廠開拓電影圈的戲路,一樣不失為機會,張國賓當前確實不打算開拓電影劇拍攝,隻能在電影資源上略微向趙雅之傾斜,畢竟電視劇拍攝冇有電影賺錢,他又冇有電視營業牌照!

他也絕不能讓趙雅之演配角,否則彆人會講四大花旦正當紅,跳槽到夢工廠就演配角?要演隻能演主角!

不過,張國賓並不會阻止趙雅之演的其他片約,無論是亞視,有線,去台島都無所謂,他近幾年最重要的不是捧紅趙雅之,阿之已經夠紅,是怎麼維持趙雅之的熱度,憋一個大招。

溫啟仁請夥計們飲的升職酒,飲到一半,黃誌明帶著兩名下屬來到排擋,進入排擋時望見張國賓,太特意朝張國賓拋記眼色,點頭示意,不過當他望見桌邊的是一群女明星之後,乾脆便興趣泛泛,開始專心跟夥計喝酒,一行人喝到深夜。

張國賓幾人倒是早早散去,上車前,大波豪扶著車門,恭聲道:“張生,請。”

“阿豪,我剛剛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張國賓坐上車,西裝略帶著酒精味,腦子倒是很清醒的問道。

大波豪跑上駕駛座,專心致誌開著車:“賓哥,你說。”

“我覺得,也許有些兄弟,或許應該有個光明的前途。”張國賓手指敲著車門框,想到堂口底下有許多學生仔,拜入社團就是想要在學校不受欺負,可本身頭腦都是很醒目的,學習成績更是一點都不差,往往隻有學習成績好的學生,在學校才更受人欺辱…

當然,學習差的更愛拜入社團,所以,社團裡才全是爛仔嘛…

在社團堂口內,學習好的是極少數!

可正因為他們是個極少數,相反,更值得一個好的前途!

張國賓先前想著帶領堂口兄弟做正行,第一個念頭,總是多店鋪,多開工廠,先讓兄弟們不用再賺“生仔冇屎窟的錢,再漸漸利用正行店鋪的優勢產業,淘汰掉黑色產業,最後一步則是解決兄弟們的就業問題,合適的可以做公司管理層,不合適的拿一份乾股,去工廠乾活。

現在堂口正在第一階段的成熟期,對第二階段正展開鋪墊,可他想來想去,終究忘了有一批兄弟!

值得更好的前程!

張國賓剛剛望見溫啟仁,卻意外被溫啟仁給啟發了。

為什麼古惑仔轉正一定要打工,不能報告公務員嗎!政府部門一堆位置,能者居之,全是開放給香江市民的就業機會,順便幫社團解決解決一下就業問題怎麼了!

張國賓半分都冇有要讓兄弟們做臥底,做線人的意思,反正過幾年正行生意便成為主流,社團生意該甩掉就甩掉,總有人會接盤,要這麼多臥底,線人做乜?

放手去!

去做一個好人吧!

“賓哥。”

“你話乜?”

大波豪卻是雙手打著方向旁,稍稍回頭,不解的問道。

“兄弟們跟著你。”

“就是最好的前途呀!”

他眼神迷茫。

“NO!”張國賓搖搖頭:“跟著我,他們總有些夢想實現不了,而我身為大佬,應該幫他們實現每一個夢想,不能扼殺兄弟們的前途,這樣,你幫我在下麵挑選出一批學生仔。要入社團學習成績最好,最正直,最醒目的小弟。有過鬥毆,血拚,敲詐,勒索等事蹟,無論有冇有案底,一律不要!”

“我要送他們一個前程似錦。”

張國賓出聲講道。

大波豪滿臉迷茫,但大佬講什麼,他就做什麼,當即點點頭:“知道了。”

“嗯。”

“我隻希望兄弟們好。”

張國賓搖搖頭,感覺有些意興闌珊,以前做事思想還是偏內地,偏固化一點,總覺得社團身份的兄弟們,隻能做下九流,做打工仔,現在這裡是香江!

兄弟們要有一個好的前景,總之,能幫手多少,算多少。

“去老唐樓。”

張國賓講道。

“吱啦。”一輛平治虎頭車停在老唐樓底下,其它車輛都送寶藝,阿之回家,王經撲街仔打車回。

張國賓特意讓大波豪留在門外,獨自進入唐樓,打開臥室衣櫃,在衣櫃裡取出一份檔案夾,手指捲了兩圈將細繩解開,打開蓋子取出裡麵一分檔案,放眼一看全是密密麻麻的資助記錄,資金往來,每行數字都不大,但卻固定時間,固定賬號,時間長達五年,一筆筆轉入賬目加起來總計多少四十幾萬港幣,再加上幾張溫啟仁的照片,是一份足夠將溫啟仁盯死的證據。

張國賓將沉默片刻,重新將檔案收好,打算找一個機會,把檔案還給溫啟仁。

大波豪站在堂口的房間門口,掏出大哥大,靠著走廊,抽著煙,撥打電話。

兩分鐘後。

張國賓拿著檔案夾離開唐樓。

莫妮卡夜總會,銀水朝一個馬仔招招手,讓馬仔坐到麵前,馬仔有些拘束,有點害怕的走近前乖巧站好:“大佬,你揾我什麼事?”

“不要害怕,你坐下聽!”銀水笑著將一瓶啤酒推到他麵前,語氣溫和的講道:“聽阿狗說,你以前讀書很棒,堂堂課績優呀!大佬有件事情想要給你做,你有冇有興趣?”

“賓哥交待的事!能上位!”

馬仔扯扯嘴角:“大佬,我休學兩年啦?不過隻要是賓哥交待的事情,你話!我一定去辦!”

馬仔篤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