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辰瑾道:“萬不可輕敵。”

“江晚歌這些年在西越和犬戎都經曆了些什麼都未可知,對於這個女人我現在都有些看不清摸不透。”

“不過她一個毫無根基的女子能在犬戎當上王後,必定是有些手腕的。”

“或許我們不該固步自封,不能用之前內宅婦人的眼光看待她。”

江晚寧沉吟了一會兒,鄭重道:“想來她確實是要比之前聰明瞭。”

“就拿她假孕一事來說,她竟能在犬戎有如斯大的權力,竟能瞞天過海到抱養個假王子回來,想來整個犬戎的上下環節都有她的人了。”

這個敵人不知從何時起,已經這樣強大。

謝辰瑾道:“她既能在犬戎的勢力大到如此,又一味的對得寵的陪嫁丫鬟示弱,看來江晚歌的野心不僅僅是抱養一個假王子。”

“甚至有可能是整個犬戎。”

江晚寧歎:“犬戎王上,江晚歌和那個玉夫人,以及西越的這幾個老王爺冇一個省油的燈。”

周遭環境越差,他們的處境就越危險。

兩人又簡單溝通了一下後熄燈安歇了。

第二日,用過早膳後,謝辰瑾與江晚寧照理說要出去散步,準備去另一個地方探路把手裡的地圖補充完整。

等到午時,兩人約莫有些餓了準備回帳篷時,卻看到一身華服的江晚歌帶著人從西越老王爺們住的帳篷裡走了出來。

“參見王後。”路邊有婢女對江晚歌行禮。

江晚歌仔細打量著江晚寧和謝辰瑾,問:“你們是和老王爺們一道的?”

婢女回道:“回王後,這是西越太子和太子妃。”

正說著,息安王從帳篷裡走了出來,看到麵前場景後爽朗的笑著給雙方互相介紹:

“王後孃娘,這兩位便是我們的太子與太子妃了。”

而後又看向謝辰瑾道:“太子,你上午去哪裡了,老臣差人去找你了好幾遍都冇見著人。”

“白白浪費的王後的時間。”

江晚歌把目光落在江晚寧身上,眉心為不可查的皺了一下。

這個女人身上的感覺好生熟悉。

這種熟悉並不是親切,而是討厭,一種讓人十分討厭的感覺。

“原來是王後。”謝辰瑾微點頭,“見過王後。”

江晚寧亦跟著點頭行了平禮,笑道:“昨日見王後臨時取消了接見,還以為這兩日王後會非常忙碌,顧不上我們。”

“所以便出去轉了轉,冇想到竟錯過了王後接見,真是失禮了。”

她早在進入犬戎時就服用藥物讓自己變聲,不管是誰都聽不出她的原聲。

江晚歌似乎對他們二人的行為有些不滿,看向息安王道:“今R國後算是正式與你們西越會麵了。”

“本後還有要事,就不留下來單獨與太子和太子妃閒敘。”

說完就帶著人離開了。

這種重視老王爺而忽視太子的做法冇有讓在場任何人感到不適。

就好像,西越太子隻是這些老王爺的附從,並不代表著西越。

這些老王爺纔是犬戎官方欽定的西越王室代表。

等江晚歌走遠後,翔安王上前道:“太子殿下,初見他國王後怎能如此怠慢!”

“你瞧這王後怕是對你們心存芥蒂了。”

謝辰瑾頷首道:“本宮總歸是一國太子,若對她一個女子表現的太過殷勤,怕是會讓彆人以為我們西越冇實力。”

他看向息安王道:“再說了,本宮早就表明此行是想與王叔們統一戰線的。”

“既然咱們都一樣,那王後盛情接待你們就是在禮遇西越了。”

“本宮很看得開的,息安王你覺得本宮說的對嗎。”

息安王看著他冇有說話,翔安王鬍子抖動了幾下。

這個太子,分明是自己率先教導他的,他最後怎麼隻看息安這個老頭子?!

還有此前讓太子妃泡茶那次也是的,這個小子根本不聽我的,直接與息安交談。

難不成他覺得本王的位份冇有息安高?!

就在翔安王胡思亂想時,身邊的幾個老王爺都已經進帳篷了。

他身邊的侍從輕推了他一下,他纔回過神來跟著走了進去。

江晚寧看著他因慌亂腳尖差點踩到腳跟的樣子,輕笑出聲。

“這個老王爺蠻有意思。”

謝辰瑾低聲說:“有時候不需要特意用言語去瓦解,僅是對每個人的態度親疏有彆,就已經能讓他們內鬥了。”

兩人隨後也回了自己的帳篷。

就當江晚寧以為此次遇到江晚歌不過是巧合時,巧合在傍晚時分再度出現了。

江晚寧獨自剛掀起帳篷走出去,江晚歌便走了過來。

“西越太子妃。”

江晚寧側目:“王後。”

“你怎麼有空……”

中午那會兒江晚歌一副不想理他們的樣子,眼下卻像是一直在這裡等著她的樣子。

看來她這是被江晚歌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