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溫軟的小姑娘,季明燁哪裡還氣的起來。

薑果果眨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眼裡滿是心疼:“爸爸,果果保護你。”

聞言,季明燁忍不住彎起唇角:“好。”

薑辭色目光淡淡,瞥了季明燁一眼,滿眼都寫著:你也不嫌丟人。

季明燁則是把果果攬在懷裡,低聲道:“爸爸也會保護果果的。”

“爸爸你不要再受傷了,好痛。”薑果果小心翼翼的靠著他,擔心會觸碰到他的傷口。

小姑孃的話真摯又誠懇,隻是最簡單的囑咐,卻讓季明燁那顆心覺得酸脹。

這世界上,原來還有一個和他血脈相依的人,還有一個會心疼他擔心他的人,那雙溫軟的小手輕輕撫著他受傷的手臂,隻讓季明燁覺得滿足。

薑辭色看著這一幕,目光複雜。

有時候她覺得這男人精於算計、心狠手辣,可有時候,又會覺得他像是個胡鬨的孩子,跋扈而不可一世。

這時,一陣敲門聲打破了原有的父女的寧靜。

一行三人不約而同的抬頭看去,隨即,警衛員替季老爺子推開病房門。

季老爺子雙手後背,沉著一張臉走了進來。

“老爺爺?”薑果果小聲開口。

季老爺子見著薑果果,先是愣了幾秒,隨即意識到這裡的病房還住著她爸爸,碰見纔是應當。

“小娃娃,這麼巧,又見麵了。”季老爺子的臉上多了抹笑容,隻覺得小姑娘軟糯乖巧的格外惹人憐惜,比起家裡那些恨不得要把天捅出個窟窿的混小子們,不知道有多討人喜歡。

季老爺子想著,能遇見也算是緣分,正巧見見這娃娃的爸爸,倒也不錯。

說著,季老爺子便向四周打量起來。

入目,房間裡的兩張病床拚合在了一起,而這會,這唇紅齒白的軟糯小姑娘,正坐在一個男人的病床上,姿態親近。

季老爺子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一眼。

想必,這就是這位小娃娃的爸爸了……

隻是見著這人,季老爺子心下還是驚了驚,這小娃娃的爸爸受傷還真是不輕。

眼睛都腫脹的看不出模樣,一張白皙的臉龐上更是青紫交錯,滿是瘀血,根本看不出模樣。

再看看這人身上,手臂腿上纏著的繃帶也不算少,雖然衣服穿著病號服看不出什麼,但四周的吊瓶和監控儀器卻不少,不用想,也知道傷情的嚴重。

如今這人端坐在這,目光灼灼。

還真是…身殘誌堅啊。

“是呀,老爺爺,你也來看你的…額……”薑果果想了想,一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畢竟老爺爺說不孝子孫,可是她不知道是子還是孫欸。

“哎,我來看我那不孝的孫子,不過可能是家裡人搞錯了病房,所以陰差陽錯,我倒是進了你們這。”季老爺子看了圈四周,冇見著季明燁,隻得歎了口氣。

聞言,季明燁的眼角抽了抽,臉色更黑了幾分。

這老頭兒是不是故意的?

一上門,就開個大,直接嘲諷了一通。

薑辭色忍不住撫了撫嘴角,側過身去,怕自己忍不住想要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