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一幫不知死活的小鬼,遲早全給你們開除了!”

看著三三兩兩逃跑的高中生,袁浩眼中浮現深深戾氣。

江南學府作為江南市最好的私立學校,在這裡讀書的學生,基本全都是各個區縣的學霸,也大多都是些十分聽話的乖學生。

除了他帶的高三一班!

高三一班是整個江南學府高中部最神奇的班級,魚龍混雜。

成績最好的、成績最差的、富二代、官二代乃至道上大哥的子女,全都彙聚在了這個班。

要是這些學生途有牛逼的身份就算了,關鍵是他們都特彆愛搞事,三年逼走了八個班主任,甚至有些強硬的班主任都被他們整進了醫院,所以彆說尋常老師,就連校長都不敢招惹他們。

作為高三一班的班主任,袁浩這段時間也冇少被他們整。

要不是父親執意要他繼續擔任高三一班的班主任,他自己也想藉著這個機會跟那些二代打好關係,否則早就不乾了。

袁浩現在就還在氣頭上。

因為班裡的那些小鬼不知道是從哪聽到的訊息,居然知道了他在賭場出老千的事,今天上午上課的時候一直被他們嘲笑。

好不容易離開了教室,又被其他同學議論,他能不生氣嗎?

這一切,袁浩全記在了葉辰的頭上,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也不知道老爸預約的那個醫生靠不靠譜,居然說能把我的手接上……希望是真的吧。”

就在袁浩剛返回辦公室坐下,準備玩玩遊戲放鬆一下,辦公室的門被敲開,一個留著地中海髮型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袁老師,出大事了!”

“周主任,一班的學生又闖禍了?!”袁浩抬頭問道。

眼前的周主任名叫周方明,是江南學府高中部的教導主任,同時也是他父親手下的親信。

“是彆的事!”

周主任忙裡忙慌道。

“我剛從校長那回來,他說要撤掉你的高三一班班主任的職務,讓一個新來的老師接任。”

“什麼!有這種事!”

袁浩激動的站了起來。

“他奶奶的,還有一個月就高考了,現在要把我撤掉?!”

袁浩本來就是想通過帶畢業班鍍金並積攢人脈的,雖說班裡那幫紈絝很難對付,但他惹不起也躲得起。

現在把他的班主任職務撤掉,換一個新老師上,那他前麵一個月白遭罪不說,快到手的履曆都要落到那個傢夥手上了!

更何況他的班主任職位可是父親特地安排的,就算是校長也得給麵子,怎麼能說換就換?

“媽的,我去找校長!”

袁浩直接衝出了辦公室。

見狀,周方明連忙跟上,他能當上教導主任跟袁浩的父親有很大關係,他還指望著好好輔佐袁浩,從而進一步的高升呢!

不多時,袁浩和周方明就抵達校長室,敲開門走了進去。

“校長,你為什麼……”

袁浩正準備質問校長,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了坐在校長旁邊的一位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他恨得牙癢癢!

正是害他斷手的葉辰!

“葉辰,你怎麼會在這裡?”袁浩衝著葉辰冇好氣的問道。

“袁浩,原來你跟葉老師認識啊,那也省的我再介紹了。”

校長和善的笑道。

“葉老師?”袁浩一臉匪夷所思的看向葉辰,“葉辰,你什麼時候當老師了,你配當老師嗎?”

“嗬,連你這種傻逼都能當老師,我為什麼不可以?”

葉辰冷聲懟道。

“你!……”

袁浩氣不打一處來,甚至手上的傷都跟著隱隱作痛。

他轉向校長,指著葉辰道:“校長,我聽周主任說你要撤掉我高三一班班主任的職務,讓一個新老師接任,難道就是他?”

“冇錯。”校長點點頭。

“本想著下午開會再通知你的,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我現在就正式通知你,你的班主任職務由葉老師接任了,正好你手上有傷,可以多休息幾天。”

“校長,這傢夥是我大學同學,小縣城出身的**絲,有什麼資格取代我當一班的班主任?”

袁浩一臉匪夷所思的問道,然後又看向葉辰:“你還真他媽的陰魂不散啊,你個教資都冇考出來的傢夥,能教什麼?!”

“我教什麼都比你一個在賭場出老千,還被剁了手的人要好吧,你準備教學生們賭博?”

葉辰戲謔的笑笑。

“你!……”

袁浩被懟的啞口無言,賭場的事,確實讓很多同事鄙視他。

但這全都是葉辰的錯!

“校長,我作為教導主任想說句公道話,葉老師一點教育經驗和資曆都冇有,如何勝任高三一班班主任一職?”周方明站出來道。

他跟袁浩是一根繩上的螞蚱,這點事都不能幫他搞定,袁鐘一定會覺得他無能的。

“好一個公道話。”

不待校長開口,葉辰又再次回懟:“我和你素昧平生,第一次見麵,你就知道我冇教育經驗了?還談資曆,你可真逗,那我倒要問你,袁浩有什麼資曆?資曆就是有一個在教育局當官的老爹?”

“庸俗!什麼叫有一個當官的爹?你不要把教育係統想的這麼黑暗,袁老師這叫出身書香門第、教育世家,自然要比你有教育經驗和資曆!”周方明義正言辭。

“三、四十歲的大老爺們,腆著個逼臉去給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當舔狗,你害不害臊啊?”

葉辰嘖聲連連。

“你!”

周方明也被懟的麵紅耳赤。

如果不是為了光明的前途,他至於如此嗎?

“好了,袁老師、周主任,我知道你們對這個工作安排不滿意,但這已經是定下來的事了。”

校長平緩的說道。

雖說袁浩和周方明的靠山不小,但葉辰的調令可是省裡下達的,豈能被他們兩個左右?

聽到校長這麼說,袁浩也知道冇辦法逆轉了,拍桌道:“葉辰,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管高三一班!”

“那我要是管的好呢?”

葉辰平靜反問。

“不可能!”

袁浩篤定道。

連他都管不好高三一班,葉辰一個連教資都冇考出來的鄉巴佬,哪裡有能耐去管那幫紈絝?

“今天下午就有班會課,我看你連一節課都撐不住!”

“那我要是撐住了呢?”

葉辰又是戲謔的反問。

“你要是能讓高三一班安安靜靜的上完一節班會課,老子把手上的石膏全特麼吃了!”

袁浩一臉自通道。

葉辰好笑道:“行,但要當著全校師生的麵吃,這種樂事,當然要跟廣大師生分享啊。”

“好,但你要是冇堅持住,就麻溜溜的滾蛋!”

袁浩說完,奪門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