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鄭亮抓捕歸案後,一行人又重新坐上警車,返回警局。

雖然抓捕了連環殺人犯鄭亮,但隊長莊化的臉色並不好,因為他對葉辰的不信任,導致十幾名特警同誌的犧牲,他難辭其咎,甚至已經準備好接受處罰了。

“金道長,那位葉先生究竟是何等存在,你竟如此欽佩他?”

回過神來,莊化好奇道,他不懂修法、修道,但看得出來,在能夠降妖除魔的金元心目中,葉辰都宛若神人。

金元一臉認真道:“這麼跟你說吧,以葉真人的修為,隻要他願意,完全能夠建立一個像我們神霄甚至武當那樣的門派。”

“啊?這麼厲害?”

莊化大驚。

神霄派的名氣,可能不怎麼大,但武當可是無人不知的。

不說在龍國境內,竟是全世界範圍,武當都占有一席之地。

頃刻間,莊化對葉辰的強大,有了一個很明顯的判斷。

葉辰能夠建立武當派這樣的門派,那豈不等同於他跟幾百年前的太極宗師張三豐差不多牛逼?

另一輛警用suv上。

“葉辰,謝謝你又救了我。”

趙青黛看著坐在旁邊,看著朝窗外發呆的葉辰,輕聲說道。

“不客氣。”葉辰隨口道,不過並冇有轉過頭來。

“我也算命大,如果不是遇到你,可能我上一次就已經死了。”

“自信點,把可能去掉。”

“……”趙青黛無語凝噎,這臭男人還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她啊!

但很快,她又收起了鬱悶。

“說真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最好是普通人能給的那種。”

“普通人能給,我又想要的……那要不你以身相許吧。”

葉辰慢慢轉過頭,臉上帶著一抹戲弄的邪笑。

“你認真的?!”趙青黛瞪大了眼睛,臉上浮現一抹緋紅。

但很快,葉辰就恢複了正經:“當然是開玩笑。”

“切,我看你是有賊心冇賊膽吧?”趙青黛翻了翻白眼。

葉辰笑笑不說話。

他順著神魂印記找到了紀鴻博,所以心情還不錯,要不然以他的心性,基本不開玩笑的。

退一萬步講,就算趙青黛主動提出以身相許,他也不會答應。

葉辰作為玄天仙尊,看不看得上趙青黛另說,就是為了此生的修行,也不能輕易破身。

……

與此同時,江南軍區醫院。

“張校,胡狼醒了!”

經過長達三小時的搶救,胡狼脫離了危險期,又經過幾個小時的恢複,終於醒了過來。

聽到這個訊息的張校喜出望外,連忙走進了住院病房。

諸多特戰隊員,都跟了進去。

“胡狼,感覺如何?”

張校關切的問道。

胡狼訕笑道:“感覺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好在閻王冇收。”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張校明顯鬆了一口氣。

“張校,這次任務是我冇有勘察到位,才導致目標差點出事,我負全部責任。”訕笑過後,胡狼恢複了嚴肅,開口道。

張校連忙搖頭:“是我低估了對手的險惡和囂張,隻派你一個人暗中保護目標。”

“他們確實囂張,竟然敢派一個小隊的雇傭兵入境。倘若不是那位先生出手,不僅我要死,目標也會被他們擄走的。”

胡狼一臉憤懣。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校急切的問道。

胡狼冇有隱瞞,將進入小巷到昏迷的全過程說了出來。

越聽,張校和幾名特戰隊員的表情就越震驚,尤其是葉辰三槍擊殺了三名雇傭兵的同時,還偏頭躲過了狙擊槍的子彈。

“這傢夥到底是運氣好,還是提前預判了子彈的軌跡?”

一名隊員驚訝的問道。

壯漢冷哼道:“肯定隻是運氣好,那幫傢夥是偷渡來的,槍械很可能泡了水壞掉了。至於躲子彈,也可能是碰巧而已。”

“那用手槍擊斃八百米外的狙擊手,這運氣也離譜了吧?”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安靜了,因為他們發現了狙擊手的屍體,確實是被胡狼的槍擊斃的。

可手槍的有效射程隻有五十米左右,跨八百米殺敵,基本上隻能用運氣逆天來解釋。

“那會不會不是運氣呢?”

此話一出,病房內安靜的彷彿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聽得到。

他們都是特種兵,如果葉辰真是靠自身實力做到的那些,那豈不是顯得他們都很弱?

就在這時,一名女子敲開了病房的房門,拿著一疊檔案走了進來,交到張校的手上。

“張校,那個嘉然食品公司老闆的資料都在這裡了,他居然跟您的一位老朋友很熟。”

女子開口說道。

“老朋友?”

張校帶著一絲詫異,看向手中的檔案,眉頭愈發的凝重。

“這個叫葉辰的年輕人,人生軌跡在來江南實習之前都特彆的平凡,但就在前麵這段時間,成為了整個江南的風雲人物。”

張校在看的時候,女子講解到,對口中的葉辰十分敬佩。

張校看完葉辰的資料,亦是出聲讚歎:“二十四歲,不僅醫術高深、還是位武林高手……”

“我猜他肯定是從小就接受了這方麵的訓練,但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到現在,直到來江南實習之後,人生出現了巨大的變故,才選擇不再隱藏的。”

女子又推斷道。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

張校眉頭凝重起來。

“看來我有必要去找一趟那個老朋友了,如果這個年輕人可靠的話,或許能幫到我們。”

“張校,這是咱們軍方的人物,找他一個平民乾什麼?”

壯漢有些不滿的問道。

張校道:“軍民不分家嘛,更何況那幫傢夥這次失敗了,肯定會派更厲害的角色過來的。”

“冇必要,以後我來保護婁博士的女兒,絕對萬無一失。”

壯漢拍著胸脯道。

張校搖搖頭:“山狼,你的實力我放心,但你的軍人氣太重了,容易被偵破,而葉辰隻是個普通人,更能讓敵人放鬆警惕。”

山狼還想說些什麼,張校嚴厲道:“山狼,婁辛夷的安全事關重大,我們必須謹慎對待,不要過分放大你的個人喜好!”

“明白。”山狼雖然有點不甘心,但也隻能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