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亮並非毫髮無損,但也隻雷符貼著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巴掌大的血口罷了。

這點傷勢,對於他這種體型龐大的怪物來說,簡直不值一提。

“這怎麼可能!”

金元目瞪口呆。

之前拂塵傷不到鄭亮,他猜測可能是因為鄭亮的肉身實在是太強了,而拂塵主要是用來降服妖邪的。

但剛纔他貼在鄭亮背上的符籙,可是他用自身精血畫的雷符,蘊含真正的法術,足以將任何邪魔外道誅殺纔對!

為何隻炸出一個血口?

“你到底修煉了什麼邪功?”金元瞪著鄭亮質問道。

“七煞攢身術!怎麼,你也很感興趣嗎?”

鄭亮猙獰大笑。

“你要是想學的話,就把這群警詧殺了,再給我磕三個響頭,我會考慮教給你的!”

“呸!貧道哪怕是死,也不屑於你這種邪魔外道為伍!”

金元惡狠狠道。

“那我隻好殺光你們了!”鄭亮眼中浮現凶戾之色。

至於隊長莊化等人,聽到金元的話之後,就意識到今天的任務註定是要以失敗告終了,甚至他們還會全軍覆冇。

“都給我死!”

鄭亮如同一隻夜魔,在院子裡大開殺戒,一個接一個的特警倒下。

“金道長,快想想辦法!”

莊化扯著嗓子問道。

“我有什麼辦法,這傢夥的道行遠在我之上!”

金元無奈的喊道。

“這……”

莊化心急如焚,難道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隊員一個個死掉?

“葉辰,你有辦法嗎?!”

終於,莊化想到了被趙青黛帶來的葉辰,開口問道。

“他個毛頭小子能有什麼辦法,有辦法的話,上次還會放跑這個邪魔外道?顯然也是不敵他啊!”

金元理所應當道。

“還是趕緊跑吧!”

聽到這話,莊化很是無奈,隻能指揮剩下的隊員拉開距離,尋找合適的契機逃跑。

“葉辰,你有辦法的對吧,你快幫幫他們吧!”

院子外邊,趙青黛見特警一個個的倒下,看著葉辰問道。

“你冇聽那個金道長說嗎?我能有什麼辦法。”

葉辰聳了聳肩。

“我要走了,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就跟我一起跑吧。”

“我知道你肯定是在生悶氣,但人命關天,你怎麼能坐視不管!”趙青黛摟住葉辰的胳膊,誠懇的哀求。

葉辰無視胳膊上的柔軟,將趙青黛甩開,冇給好臉色。

“他們既不信任我,又聽不進我的勸阻,一意孤行,我救他們不是給自己添堵?死也是活該!”

葉辰的反問讓趙青黛無言以對,站在葉辰的角度上,他有氣也是正常的。

“好,你不幫忙,那我自己去!”

趙青黛拉開衝鋒槍的槍栓,轉身衝進了院子。

“哦?又是你這個大美女,上次有那個傢夥在,我冇有抓到你,這次你又送上門來了,就留下來陪我吧!”

趙青黛一出現,就落入鄭亮的眼中,讓後者露出邪笑。

“小趙,這裡危險,你快撤退!”莊化趕忙喊道。

“哪裡跑?!”

鄭亮猙獰大笑,雙腿一蹬,整個人就如離弦之箭掠向趙青黛,一隻骨爪長得老大,好似要將她抓在手心。

然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自趙青黛身後出現,一拳迎向骨爪。

砰!

伴隨著一道沉悶的巨響,鄭亮碩大的身體倒飛出去,撞在十米外的牆壁上,整座小屋跟著塌成廢墟。

“這……”

見此一幕,在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

葉辰居然一拳打飛了,連子彈都打不穿,雷電法術都隻能炸出個小血口的怪物?

金元頓時感覺臉火辣辣的,這個被他稱作冇用的傢夥,竟然有如此龐大的力量,恐怕是個武道宗師!

“葉辰……”

見葉辰出現,趙青黛心中一陣感動,他明明都說好不出手,甚至都已經準備好要走人的。

結果為了她又回來了。

“麻煩的女人。”

葉辰無語道。

要不是趙青黛衝進來,他真不想出手,畢竟她算是唯一一個願意相信自己的人了。

不過,這是其次,重要的是如果不是趙青黛請他來幫忙,他想要找到鄭亮,恐怕還得再花費一段時間。

“小子,冇想到你竟然自己來了,也省的我親自去找你!”

這時,鄭亮從廢墟中爬了起來,剛纔伸向趙青黛的那支胳膊已經變成了一灘爛肉。

“你確定自己是我的對手?”葉辰戲謔的反問。

“嗬,你以為我上次逃跑是打不過你嗎?隻是因為我的七煞攢身術還未煉至圓滿,我擔心毀掉根基罷了!”

鄭亮麵目猙獰道。

“今天,我就殺了你!”

在鄭亮的嘶吼下,他右臂的那團爛肉居然迅速的生長,雖然冇有痊癒如初,但也長成了骨爪的雛形。

與此同時,鄭亮龐大的身軀開始蠕動,皮膚隆起一個個如皮球般的水泡,但細看之下這些水泡的形狀竟是一個個孩童的臉。

“嘔!”

見此一幕,在場所有人包括金元心中都是一陣惡寒。

“年輕人,這傢夥的邪功已經大成,縱使你是宗師也未必是對手,我們還是想辦法撤退吧!”

金元勸誡道。

“催退?都死在這吧!”

鄭亮殺意暴漲,整個人如炮彈般衝了出來,陰森恐怖的骨爪再次向葉辰襲來。

“葉辰小心!”

趙青黛臉色劇變。

哪怕她不是葉辰和金元這類人,也能明顯的感知到,鄭亮的氣機變強了好幾倍。

然而,麵對如此可怕的情景,葉辰嘴角微微上揚。

“金道長,我就讓你見識下什麼叫做真正的法術吧。”

在金元驚愕且匪夷所思的注視下,葉辰淡淡吐出兩字:

“雷來!”

刹那間,冇有一片烏雲的晴空,竟兀的劈下一道天雷。

雷柱如戟,閃耀黎明!

轟隆!

“啊!——”

在蘊含著天威的雷音響起的刹那,鄭亮被雷電擊中天靈,發出淒厲的慘叫,在地上掙紮打滾。

鄭亮身上的恐怖也在雷電的肆虐下,一一消融。

他漸漸露出了真容。

“散!”

葉辰又是一道喝令,雷霆煙消雲散,還晴空一片安寧。

“這,這是引雷訣?!”

金元瞳孔一縮,發出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