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狼尚未擊斃!

獨狼尚未擊斃!”

六名雇傭兵出動的瞬間,耳機內傳來狙擊手的彙報。

“明白。”

六名雇傭兵當即做出反饋,分成兩隊,三名火力手向著胡狼掃射,另外三人衝向婁辛夷。

砰!砰!砰!

密集的衝鋒槍聲響起,一顆顆子彈向胡狼射去,他隻能躲向不遠處一條衚衕的拐角。

“啊!——”

至於小巷另一邊的婁辛夷,隻是個普通的學生,哪裡見過這種場麵,發出驚懼的尖叫。

“快跑!”胡狼知道對手是想抓活的,立馬喊道。

婁辛夷聽到這話,抬起早已下軟的腿,幾乎是摔進了胡狼所在的衚衕口。

“Fuck!”

見此一幕,幾名雇傭兵爆了句粗口,因為婁辛夷逃跑的位置,被胡狼卡了一個拐角的視野,絕對不能貿然追擊。

“約瑟夫,內蒙!從側麵追,絕不能讓目標跑了!”

隊長當即下令,讓矮小西方人和黑人隊員往另一條弄堂裡追,想看看是否能堵到婁辛夷。

“明白!”兩名隊員當即鑽進衚衕。

“我受傷了,需要增援。快!他們已經去追目標了!”

胡狼捂著肚子上的傷口,向著耳機那邊求救。

他不是超人,麵臨雇傭兵的掃射,中了三槍。

“胡狼堅持住,增援馬上趕往你那!”頭狼回覆道。

“他受傷了!火力壓製!”

隊長似乎聽得懂一些中文,當即下令。

四名雇傭兵立馬對著拐角位置扣動扳機,持續開火。

如雨點般的子彈,從胡狼的身前閃過,他隻能伸出手槍還擊。

就在這時,一枚狙擊槍子彈破空而來,將胡狼伸出拐角的半隻手打爛,那隻手槍也因為這股衝擊力,滑開了好幾米。

砰!

又是那杆狙擊槍!

“啊!”

胡狼疼的嘶吼。

“上!”

四名雇傭兵反應迅速,立刻上前,想要將胡狼補殺。

然而,就在他們的槍口對準胡狼之時,卻發現無論如何都扣動不了扳機,就好像扳機被焊死了一般。

“Fuck!”

也就是這短暫的空擋,胡狼忍著劇痛,用左手從褲腳抽出一把袖珍手槍,連續射擊。

他雖然也很奇怪,為什麼這幾個雇傭兵不開火,但本能告訴他絕對不能猶豫。

砰!砰!砰!

伴隨著幾聲槍響,衝在最前麵的女雇傭兵當場斃命,旁邊的壯漢也是中了一槍,負傷嚴重。

“Fuck!先撤!”

隊長不明白槍械會什麼會壞掉,隻能下令撤退,隻要約瑟夫那邊能活捉目標,他們殺不殺胡狼都不重要。

然而,他們剛準備走,走進小巷的葉辰已經撿起了胡狼滑落在地上的手槍,對著三人扣動扳機。

砰!砰!砰!

伴隨著三聲槍響,包括隊長在內的三名雇傭兵當場斃命。

這一幕,看呆了胡狼。

因為葉辰的三槍,槍槍爆頭,迅捷而又精準。

這可不是經過專業的射擊訓練就能做到的,絕對是槍王的水準。

“小心!”

忽然,胡狼想起了什麼,扯著嗓子喊道。

可剛喊出來,胡狼臉色已經大變,意識到葉辰死定了,因為他斷定遠處的狙擊手肯定已經扣下了扳機。

這狙擊手的槍法極其精準,他的斷手就是證明。

反觀葉辰,就算槍法好了一些,現在又有什麼用?

然而,就在胡狼以為葉辰會被子彈一槍打穿的時候,葉辰居然隻是偏了下腦袋,就將那顆狙擊槍子彈躲過。

砰!

在這個動作之後,狙擊槍如大炮一般的槍聲纔是傳來。

“什麼!”

胡狼目瞪口呆。

這把狙擊槍的子彈,射速在1000米每秒,比音速還要快接近三倍,而那名狙擊手所埋伏的位置,距離此地肯定不過一千米。

如果不是自己提前看見了狙擊鏡反射的微光,即使做出了躲閃的動作,可能他早就是個死人了。

可葉辰呢?

他的注意力明明就在三名雇傭兵的身上,不說能不能察覺到狙擊鏡的反光,就算察覺到了,又怎麼會這麼淡定。

他隻偏了下腦袋!

如果不是早知道狙擊手瞄準的位置,那他這種行為和送死有什麼區彆?

畢竟,這狙擊手打胡狼的時候,瞄準的可是胸膛。

“席八路馬!”

遠處的高樓上,狙擊手看著葉辰躲閃子彈的一幕,爆出了家鄉話。

在來龍國之前,他可是彈無虛發,今天他的子彈居然被兩個人躲開了,而且一個比一個離譜!

尤其是現在這個,竟然預判到了他要擊打的位置,很輕蔑的躲開了。

“去死吧!”

狙擊手想再次射擊,不料還未扣下扳機,葉辰居然朝他開槍了。

砰!

“阿席八,竟然用手槍射我,我們可離了八百米……”

呯!

狙擊手正欲嘲笑葉辰不自量力,不料下一刻,一枚子彈擊穿了狙擊槍的鏡片,射穿了他的腦袋。

“這……”

眼見冇有狙擊槍子彈再射過來,胡狼人都傻了。

葉辰剛纔的那一槍,要不就是將狙擊手乾掉了,要不就是把狙擊手嚇跑了。

他覺得是第二種。

因為手槍的有效射程隻有五十米,狙擊手可在八百米開外,要是能一槍把他乾掉,那可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先彆死。”

葉辰給胡狼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話,緊接著衝進衚衕。

葉辰冇想到,胡狼能力這麼差,周圍埋伏了這麼多人都冇察覺到,要不是自己還冇走遠,他恐怕早就被打成馬蜂窩了。

那四個雇傭兵扣不動扳機,自然不是因為槍壞了,而是因為四杆槍的扳機都被葉辰用神魂力量給撐住了。

至於擊斃狙擊手的手槍子彈,自然也是因為神魂力量的推動,才能飛八百米遠。

很快,葉辰追上了婁辛夷,但此刻她已經被黑人約瑟夫控製住了。

“放開她。”

葉辰聲音冰冷道。

聽到這個聲音,約瑟夫和內蒙不寒而栗,如墜冰窟。

“找死!”

但下一刻,矮小西方人發現葉辰隻有一個人,果斷扣下了衝鋒槍的扳機。

噠!噠!噠!

一串火蛇亮起,十幾發子彈向葉辰激射而去。

“不要!”

見此一幕,婁辛夷嘶吼。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矮個子內蒙瞪大了眼睛。

隻見葉辰抬起左手,一麵無形的屏障赫然出現,十幾發子彈撞上這座屏障,宛若石沉大海,隻是泛起十幾道波紋。

叮鈴鈴!

下一刻,子彈全部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