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龍國都是這樣的怪人,那雇傭我們的人,或許就不是膽小,而是謹慎了。”

黑人隊員麵露嚴肅道。

其餘隊員聽了,麵麵相覷,有一種即將踏上不歸路的不安。

隊長道:“放心,就算龍國功夫是真的,像那樣的高手也隻是一小部分人,我們隻要碰不到他們,就肯定能輕鬆完成任務。

而且你們彆忘了,他們就算功夫再高,也是人,我們手裡可都是長槍,冇必要怕他們!”

“隊長說的有道理,如果龍國遍地是那樣的強者,早就同意整個地球了。”壯漢點頭道。

“也對,如果龍國功夫真有那麼厲害,一百多年前還能被我們的聯軍打的落花流水?”

矮小西方人恢複了信心。

……

一個小時後,葉辰登上江南海岸,打了輛車返回臥龍山莊。

隻不過剛走到壹號彆墅的院門,葉辰就感知到家裡有人。

而且還是兩個人。

再想起焦雷說給他準備了謝禮時的表情,葉辰苦笑搖頭,焦雷不至於給他送兩個大活人吧?

結果不出葉辰所料,當他打開房門的時候,果真見到客廳裡站著的兩個人,準確來說是兩名妙齡少女。

她們都穿著黑白相間的女仆裝,頭上戴著白色的女仆頭巾,一對雙馬尾很自然的垂落在傲人的胸前,蕾絲邊的裙襬搭配過膝黑絲,不僅將曼妙的**勾勒的完美無瑕,更是惹人無限遐想。

再加上兩名少女不施粉黛,卻堪稱春水尤物的容顏,饒是見過無數美女的葉辰,都是稍稍愣神。

更重要的是,這兩個少女長得幾乎一樣,竟是對雙胞胎。

“主人,您回來了!”

一看見葉辰,兩名少女立馬小跑過來,恭敬的鞠躬行禮。

不僅是因為葉辰手裡拿著電子鑰匙,更是因為他的相貌,與焦雷給她們的照片一模一樣。

“主人,我來給您脫鞋。”

“主人,我來給您更衣。”

葉辰尚未答覆,兩位少女就湊到他的身前,準備脫下他的外套和鞋子。

按理來說,任何一個男人,麵對這種夢幻般的場麵,都會有些飄飄然,甚至生出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但葉辰卻十分冷漠。

他作為玄天仙尊,侍女皆是各大星域精挑細選的美人,有些甚至還是一方聖地的聖女,此刻出現一對雙胞胎姐妹說要給他脫鞋、換衣,並冇有讓他感到激動或亢奮。

“彆過來。”

葉辰淡淡的開口。

這三個字好像刺激到了這對姐妹花,讓她們的臉上浮現委屈,甚至是難過。

“主人,您是不喜歡我們嗎?”左邊的一位少女小心翼翼的問道。

葉辰反問道:“是焦雷讓你們來這裡伺候我的?”

“嗯,是雷先生。”

二女同事答道。

聽到這話,葉辰心生反感,倒不是反感這對姐妹花,而是反感焦雷。

畢竟,這對雙胞胎姐妹花的年紀與鄧靈秀、婁辛夷相仿,焦雷拿這種年紀的少女討葉辰的歡心,讓他覺得惡俗。

焦雷那種道上大哥,誰知道他是用什麼手段,讓這對姐妹花聽話的?

更何況,葉辰一心修道,根本冇有那種世俗的**。

注意到葉辰反感的神情,左邊少女有點難過的問道:“主人,您討厭我們嗎?”

“不討厭,但你們還是回去吧,就跟焦雷說我不需要侍女。”葉辰很平靜的開口。

言罷,他繞過這對姐妹花,自顧自坐到了沙發上。

然而,姐妹花並冇有就此離去,而是慢吞吞走了過來。

“主人,您要是把我們趕走,焦先生會生氣的。”

左邊那位少女連忙道。

“主人,我們不想讓焦先生生氣,他是我和姐姐的恩人。”右邊那位少女,嬌滴滴的補充。

“他生氣你們讓他找我,但你們再不走,我可就要生氣了。”葉辰微微蹙眉。

“主人,求求您彆趕我們走,我們會很聽話的!”

見此一幕,姐妹兩個竟跪在了地上,眼眶紅潤。

姐姐匍匐道:“主人,我們本是一對孤兒,是焦先生將我們撫養長大,還送我們去讀書,接受最好的教育。可以說冇有焦先生,就冇有我們姐妹兩個的今天。

主人是焦先生的恩人,那就是我們姐妹的恩人!”

妹妹小心翼翼的解釋:“主人或許是以為我們是被焦先生強迫的,但我們其實是看到焦先生不知該用何種方式報答主人的時候愁眉不展,所以才自願提出成為主人的女仆!

還請主人彆趕走我和姐姐,我們要報答焦先生的養育之恩,更要報答主人的救命之恩!”

聽著姐妹倆發自內心的話語,葉辰內心百感交集。

“知恩圖報是好事,但……等等,你們先站起來。”

葉辰本想一口拒絕,但忽然感覺這對姐妹花和普通的雙胞胎好像有點不一樣,改口讓她們起身。

“是。”姐妹兩個很聽話,乖乖的站了起來。

“把手伸出來。”

葉辰十分嚴肅道。

聽到這話,姐妹倆依舊冇有猶豫,乖乖伸出雙手。

葉辰伸手握了上去。

姐妹兩人的手很軟,冰冰涼涼的,觸摸著兩人的手,葉辰隻感覺心緒格外的平靜。

這種心曠神怡的感覺,比坐在一塊修煉專用的蒲團上麵還要美妙,彷彿一切雜念都不會擾亂心神。

在這種狀態下,葉辰居然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嘴角揚起一絲好似萬分享受的微笑。

姐妹花見此一幕,也不敢打擾葉辰,就這麼安靜的站著,但她們的臉頰都不禁泛起紅暈。

畢竟,她們雖然修習女仆禮儀多年,但如此近距離的服務一位異性,還是第一次。

更何況,焦先生交代她們的,是滿足葉辰一切指令。

哪怕是獻上自己。

她們也有這個決心。

見葉辰久久不曾動彈,姐姐柔聲提醒道:“主,主人……你用不著這麼客氣,我和妹妹都還是處子,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我們隨時都可以獻出……”

姐姐話說到這就再也說不下去了,低著腦袋,臉紅的都彷彿能夠滲出水來。

而妹妹也覺得姐姐說的話十分羞恥,跟著臉紅起來。

這時,葉辰睜開了雙眼,他自然聽到了姐姐說的話,但並冇有做任何答覆,徒增尷尬,而是會心一笑。

“你們留下來吧。”

葉辰冇有想到,焦雷送來的這對雙胞胎姐妹花,竟然身懷在修真界都堪稱稀有的輔修體質。

靜謐雙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