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過後,一片嘩然!

“死,死了?”

“岸本十次郎就這麼死了?”

“連一拳都冇接下來?”

在場所有武者都震驚了!

要知道,岸本十次郎可是東瀛十大宗師之一,連刀都冇動用就擊敗了李廣白和宋懷安兩大宗師,實力可謂深不可測。

甚至,僅僅是他一次斬擊的刀風,就強大到需要兩名宗師用儘全力才能夠阻擋。

那這一刀本身的威力會有多大,可想而知,絕對是毀滅性的!

然而,直麵這樣的斬擊,葉辰隻是隨手一拳,就能將其直接破開,甚至直接殺了岸本十次郎本人,將屍體掄出了十幾米遠!

那葉辰的實力,恐怕已經高到他們無法揣測的地步了!

“我們都小看他了。”

宋懷安深深的歎道。

波海、會稽兩市的諸多武者,也由衷的敬佩葉辰的強大。

“葉宗師竟如此強大……”

而楚劍鋒和華春風那邊,更是被葉辰的實力深深折服。

“月兒,你能拜葉先生為師,真乃是三生有幸啊!”

楚劍鋒激動道。

“月兒也這麼覺得。”

楚冰月作為葉辰的弟子,雖然很清楚自己老師的強大,親眼看到葉辰霸道轟殺不可一世的東瀛宗師,她美眸中的崇拜與愛慕也難免變得更加不可掩蓋。

“這……太強大了……”

看著擂台之上,將岸本十次郎這等強者一拳轟殺,卻冇有流露出一絲波瀾的葉辰,沈道內心深處的驕傲被徹底刺激了。

“我真是可笑,竟然覺得自己的天賦,能比這個人高。”

沈道不禁自嘲,回想起小瞧對葉辰的不服,更是覺得可笑。

自嘲過後,沈道攥緊了拳頭,眼中浮現濃濃的鬥誌。

“我一定要變強,變得像他一樣強,這纔是武者的意義!”

至於寧秋宜,作為一個外行看熱鬨的人,此刻反倒是最冷靜的。

“不愧是我寧秋宜看上的男人!”她看著葉辰,心裡嘀咕著。

“葉大師威武!”

就在這時,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將所有人的興奮帶動。

“葉大師威武!”

“葉大師威武!”

“葉大師威武!”

緊接著,江南、波海、會稽三市的武者,皆是出聲呐喊。

擂台之上,葉辰麵不改色。

甚至心裡還有一點不爽。

他冇有想到,身為東瀛十大宗師之一的岸本十次郎,居然如此弱小,連他一拳都接不住。

不過,也不能怪岸本十次郎太弱了,是葉辰自己太過強大。

“李某鼠目寸光,先前冒犯了葉大師,還請大師原諒!”

這時,李廣白跳上擂台,單膝跪在葉辰麵前,心驚膽顫道。

“葉大師神通廣大,殺東瀛宗師,揚我龍國武道之威,宋某萬分敬佩,無以言表,唯有頂禮膜拜!”

在李廣白之後,宋懷安亦是跳上擂台,單膝跪在葉辰身前。

而在他們之後,江南、波海以及會稽市所有武者全都單膝跪地。

“江南市全體武者,參見葉大師,願為葉大師馬首是瞻!”

“波海市全體武者,參見葉大師,願為葉大師馬首是瞻!”

“會稽市全體武者,參見葉大師,願為葉大師馬首是瞻!”

反觀擂台之上的葉辰,麵如古井之水般平靜,彷彿絲毫冇有因為周圍的跪拜,生出任何一絲波瀾。

前世,葉辰作為玄天仙尊,受修真界無數星域的強者跪拜,都未曾抬頭看過一眼,麵對一群凡夫俗子,又怎會有所動容呢?

“起來吧。”

葉辰很是平靜的開口。

“是!”

但宋懷安在內的武者聽到這話,彷彿奉為聖旨,連忙起身。

自今日起,葉辰已經站在了江南乃至整個越省北部的巔峰!

在所有人崇敬的目光下,葉辰走下擂台,回到江南觀眾席。

“老師!”

“葉大師!”

楚冰月以及諸多江南武者,連忙恭敬的迎了上來。

“葉大師,多虧您出手,否則我們越北三市武道界的臉麵就丟儘了。”

“是啊葉大師,您太厲害了!”

焦雷也從諸多武師當中湊了出來,激動道:“焦某謝過葉大師!”

雖然渡邊是葉辰殺的,但東瀛武者卻是焦雷招惹來的,倘若不是葉辰強勢出手,那岸本十次郎肯定得找到焦雷頭上。

“葉大師,我已經將謝禮送至臥龍山莊,您回家便可見到。”

“謝禮?”

葉辰饒有興趣的反問。

“嗯,您一定會喜歡的。”焦雷壞壞一笑,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見狀,葉辰大概可以猜到,焦雷送的不會是什麼正經的東西。

“客氣了。”

葉辰並未多問,而是看向楚冰月,輕笑道:“剛纔表現的還不錯。”

楚冰月的修為並不高,麵對岸本十次郎的真氣風刃,不僅冇有自亂陣腳,反倒能想到催動護身玉佩來抵擋,足以證明她確實是塊修真的好料子。

畢竟,葉辰原本都已經打算出手,替楚冰月她們擋住那一刀了。

“多謝老師誇獎!”

楚冰月心花怒放。

宋懷安安排人手將岸本十次郎的屍體扔下海後,三市會武繼續進行。

但由於葉辰之前的表現,三市之間不敢再爭吵,和藹的就像一家的兄弟。

直到淩晨四點左右,會武圓滿結束,最終有會稽市略勝一籌,奪得桂冠。

對此,江南武者雖然十分遺憾,但也清楚是他們技不如人。

“以後好生修煉,江南出了葉大師這等強者,你們可不要丟他的臉麵!”

華春風等武師規勸道。

“弟子明白!”

諸多明勁後輩謹記。

沈道走到華春風麵前,嚴肅道:“師父,我決定輟學習武!”

“你說什麼?”

華春風很是吃驚。

“葉大師的強大,讓我意識到自己的弱小,我必須加倍努力,我也要成為他那樣的存在!”

沈道一臉認真。

華春風沉默片刻,回道:“你有這份決心是好的,但……”

“師父,你不用再勸我了,我意已決。”

說完,沈道轉身離去。

“這小子……”

華春風很是無奈。

他不想打擊沈道。

“師父,隨沈師弟去吧,這是他自己的決定。”

柳縱等武館弟子道。

“小道有這份決心是好的,但想成為葉大師那樣的絕頂宗師,難如登天!”

華春風心中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