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一幕,江南三市的武者皆是目瞪口呆,震驚葉辰膽量之大。

“小輩危險,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你快下來!”

李廣白焦急的喊道。

葉辰隻不過是江南武道界偽造出來的假宗師,到岸本十次郎這種老牌宗師麵前挑釁,不是自尋死路嗎?

“年輕人,速速退到安全的地方,老夫來掩護你。”

宋懷安嚴肅道。

憑宋懷安的眼力,如果葉辰真是個宗師或者武者,他可能看不出來。

但正因為葉辰連個武者都不是,此刻卻敢站出來,讓宋懷安感到欣慰。

龍國人,冇有軟骨頭!

“哥們,快點下來吧,不要連累了宋老!”

“不要衝動,我就不信這東瀛鬼子,真的敢大開殺戒!”

“你現在待在上麵,隻會連累宋老,不要再乾蠢事了!”

波海、會稽兩市的武者,皆是衝著葉辰高喊,呼籲他下來。

“葉先生,這岸本十次郎實力深不可測,你切勿衝動。”

江南這邊,楚劍鋒和華春風二人,也是忍不住開口勸道。

葉辰的天賦,確實恐怖,但岸本十次郎的底蘊太深了。

“哼,就算你天賦高,也不能如此不自量力吧。”

看著台上,負手而立的葉辰,沈道心中譏諷。

連宋懷安這般江南武術界的泰鬥,都不是這岸本十次郎的對手,你一個比我大不了幾歲的傢夥,又能拿他怎麼樣呢?

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不,他不能下去!”

就在所有在場幾乎所有的武者,都在勸葉辰下台之時,岸本十次郎說話了。

他的語氣,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冰冷,甚至可以說動了殺心。

“岸本,你貴為宗師,難不成要刁難一個普通人不成?”

宋懷安質問岸本十次郎。

岸本十次郎道:“這位年輕人,可不是你們想象中的普通人。”

“什麼?他不是普通人?”

此話一出,包括宋懷安、李廣白在內,所有人皆是一愣。

岸本十次郎冰冷的目光,落在葉辰的身上,再次開口。

“我本以為你是個替罪羊,但現在看來,我的愛徒就是你殺的。

因為根據我得到的線索,渡邊就是死於一把普普通通的水果刀。”

“我早就說是我殺的了,你不信有什麼用。”葉辰聳聳肩。

此話一出,除了江南這邊,波海、會稽那邊都炸開了鍋。

“什麼,這小子真是武者,他還殺了岸本的徒弟!”

“可他要是武者的話,為什麼身上一點真氣波動都冇有。”

“難道,他真是化勁宗師,所以我們才察覺不到?”

“可他如果是宗師的話,不可能瞞得過李大師和宋老吧?”

諸多武者紛紛猜測。

“除非……他的武道修為比李大師和宋老都要高深。”

李廣白和宋懷安此刻也是震驚無比,冇想到葉辰居然不是江南搬到台前的假武者,而是一名實實在在的化勁宗師!

“很好,既然你就是殺害渡邊的凶手,那我隻殺你一人。”

岸本十次郎看著葉辰,拔出懷中抱著的太刀,指向葉辰。

“不過我的刀不殺無名之鬼,你可以說出自己的名諱。”

葉辰剛想開口說話,旁邊的宋懷安當即勸道:“年輕人,就算你是化勁宗師,也不要想著和這小鬼子單打獨鬥,他的底蘊太深了,遠不是你能匹敵的。”

“宋老,你還是好好下去休息吧,我會了結他的。”葉辰轉頭對宋懷安道。

兩人四目對視,宋懷安忽然感覺自己的靈魂被拉進了一片廣袤的銀河。

好可怕的眼神!

“年輕人,祝你好運。”

宋懷安意識到葉辰的不簡單,默默的離開了擂台。

“宋老,您冇事吧?”

“宋老,真的要讓江南的這個青年宗師對付岸本十次郎?他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可是咱們越省武道界的損失啊!”

宋懷安道:“相信他吧。”

這一戰,不僅僅是江南三市的事,更關乎整個龍國武道的名譽。

葉辰敗了,不僅三市武道受辱,龍國武道也會淪為全世界的笑柄。

畢竟,一個東瀛武者跑到你們龍國的地盤,打的你們毫無還手之力,隻能說明你們龍國的武道之爛。

反觀江南這邊,無論是楚冰月、寧秋宜還是一眾武者,也都在給葉辰加油。

“年輕人,報上名諱吧,趁現在還來得及!”

岸本十次郎喝道。

葉辰淡淡一笑,道:“將死之人,知道這麼多有什麼用?”

“八嘎!”

聽到這話,岸本十次郎火冒三丈,一步踏出斬向葉辰。

鋥!

一道寒光閃過,如一輪皎潔的月光,劈開了刀下的空氣。

轟!

刹那間,一股洶湧的氣浪,自刀身的兩側爆發,捲起一陣狂風。

然而麵對如此凶殘的一刀,葉辰隻是微微側身,就將其輕鬆躲過。

砰!

而下一刻,葉辰之前站立的位置,出現一道十米長、一米深的裂痕。

“不愧是神道無念流的集大成者,這一刀的力量太恐怖了。”

宋懷安、李廣白等暗勁武師,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一刀,換做他們上去,恐怕連躲都躲不過。

“去死吧!”

見葉辰躲過第一刀,岸本十次郎左手追上刀柄,掄起太刀又是橫向斬出。

鋥!

這一刀,威勢更加凶猛。

不僅是刀刃掠過的地方,就連鋒芒所對的方向,都是掀起無影的風刃。

“不好!”

見此一幕,李廣白和宋懷安果斷出手,渾身內勁全部爆發,才勉強護住波海、會稽兩市武者的周全。

反觀江南這邊,看著極速襲來的風刃,楚劍鋒等人臉色大變。

他們這冇宗師了!

正當他們以為自己會就此慘死之時,一道倩影出現在他們的身前。

“月兒!”

楚劍鋒倉皇大叫。

倩影,正是楚冰月。

然而,麵對席捲而來的風刃,一股無形的波動自楚冰月的雙掌以及胸口玉佩上射出,將險些逼近的風刃撞散。

“這……”

江南武者皆是震驚。

楚冰月作為葉辰的弟子都如此厲害,那葉辰這當師父的又該有多強?

與此同時,擂台之上。

直麵岸本十次郎凶殘到近乎致命的一刀,葉辰隻是一拳砸出。

砰!

伴隨著一聲碰撞的巨響,葉辰的拳頭撞向岸本十次郎的刀刃。

轟隆隆!

刹那間,由網球場構建的擂台出現蛛網般的裂痕,甚至炸起塊塊飛石。

電光火石之間,眾目睽睽之下,岸本十次郎連人帶刀,被葉辰一拳砸出十幾米,將遊輪的一麵金屬牆壁撞出深深的凹陷。

至於岸本十次郎本人,在如此恐怖的一拳下,當場冇了生息。

見此一幕,全場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