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一幕,全場嘩然。

葉辰認識大明星寧秋宜就算了,居然還認識楚家千金楚冰月!

甚至,楚冰月現在站出來,擺明瞭是要替葉辰說話的!

他一個小縣城出身的實習生,哪來這麼大的臉麵?

“楚小姐,這傢夥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你為何替他說話?”

劉語熙走上去喊道。

啪!

然下一刻,一道清脆的耳光,抽在了劉語熙本就紅腫的臉上。

“又是你這女人,再敢對老師無禮,我讓你在這世上消失!”

楚冰月瞪著劉語熙道。

“老……老師?”

劉語熙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葉辰竟然是楚冰月的老師?

這時,楚冰月又看向一頭霧水的陳坤,說出一句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的話。

“你當然冇資格辭退老師,因為他就是嘉然食品公司的老闆。”

“什麼!葉辰是嘉然的老闆?嘉然的老闆不是徐董嗎?”

陳坤感覺天都要塌了。

“徐朗已經是過去式了,要不是老師為人低調,有你在這作威作福的份?”楚冰月冷笑。

言罷,她也不管陳坤等人了,扭頭看向還在玩老虎機的葉辰。

“老師,三市會武還有半小時開始,我們可以去甲板上了。”

“好。”葉辰點點頭。

“什麼三市會武?”

寧秋宜好奇的問道。

楚冰月見狀,道:“寧小姐若是想去,也可以一起上去。”

她本以為寧秋宜和葉辰是情侶,所以心中難免有點小失落,但她發現寧秋宜的身上並冇有葉辰煉製的法器,又好受了些。

如果寧秋宜在葉辰的心中分量夠重,也應該有玉佩防身的。

這說明,寧秋宜跟自己一樣,都隻是一廂情願而已。

“一起去,我可以嗎?”

寧秋宜看著葉辰問道。

葉辰起身道:“隨便。”

“那我去湊湊熱鬨!”

寧秋宜嘻嘻一笑。

說著,她跟在葉辰的身邊,跟著楚冰月去往遊輪甲板。

直到這一刻。

陳坤等人才勉強回過神來。

“葉辰是嘉然的老闆……”

“怎麼會這樣!”

“我們的工作不保了。”

“完了,我徹底完了呀!”

陳坤腸子都悔青了。

“葉辰不就是個從小縣城來的窮逼嗎?怎麼會搖身一變,成為嘉然食品公司的老闆?!”

劉語熙瞪著眼睛,不停得搖頭。

“憑什麼!憑什麼!

憑什麼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就是個一無是處的窮光蛋,一個冇人看的起的**絲!

憑什麼你一離開我,就能住豪宅開豪車,有大明星和貴族千金倒追,還能成為一家公司的老闆,這都是憑什麼!

葉辰,我恨死你了!”

“劉語熙!我恨死你了!

就是因為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輸光了積蓄,丟掉了工作!

你把老子的一切都毀了!”

陳坤徹底發了瘋,一把把劉語熙按倒在地,掐住她的脖子。

就在剛纔,陳坤收到了人事部張經理的簡訊,讓他禮拜一上交辭職信,免得走的太難看!

不隻是陳坤,葛萍以及在場的所有同事,全被開除了。

“劉語熙,老子現在負債一百多萬,坐牢都認了!”

葉陽也加入了陳坤。

“冷靜點!都冷靜點!你們再這樣下去會鬨出人命的!”

……

另一邊,葉辰在楚冰月的帶領下,已經快要離開賭場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葉辰忽然感知到了什麼,看向一邊。

順著葉辰的目光,楚冰月看到了一桌正在玩百家樂的賭客。

“老師,有認識的人?”

楚冰月好奇的問道。

葉辰道:“一個阿姨。”

葉辰口中的阿姨,自然是張雪娟,此刻的她正在賭桌上。

不過,張雪娟的上家還有一個看上去跟她關係很好的女人。

葉辰猜測她就是張雪娟和鄧靈秀口中的那個王姨,王蘭。

想到這個王蘭,很有可能是想把張雪娟拖進賭博的泥潭,葉辰的胸腔就被重重怒火所填滿。

不過,葉辰並冇有走上去質問,他不想引起張雪娟的反感。

“那老師要過去打個招呼嗎?”楚冰月柔聲問道。

“不用。”

葉辰搖了搖頭,掏出手機,拍下了張雪娟和王蘭的照片。

葉辰將手機拿給楚冰月看,吩咐道:“右邊這個女人,你去查一下她的詳細資料。”

“冇問題。”楚冰月確定了目標後,嚴肅的點了點頭。

“走吧,去會武現場。”

緊接著,葉辰離開賭場,乘坐遊輪上的電梯,上到甲板。

珍珠號遊輪,作為噸位超過十萬噸超大遊輪,甲板上的空間相當大,且因為今天要舉報會武,上麵禁止所有船客上來。

當然,武者和權貴除外。

甲板中心,有一個巨大的網球場,就是本次的會武擂台。

而擂台四方,皆是觀眾。

葉辰也是直到現在才知道,僅江南、波海和會稽三市,就有接近一千名的習武之人。

據楚冰月介紹,報名參加本次會武的武者將有兩百多人。

這兩百名武者,全都在十八歲到二十八歲之間,而且都是年輕一輩當中的佼佼者,大多都是明勁小成以上,其中的一些天才人物,甚至還有暗勁的修為。

而四方的看台,擺著一張張太師椅,據楚冰月說隻有像他爺爺一樣的暗勁武者纔有資格坐。

至於明勁武者和閒雜人等,在這種場合基本就隻配站著。

“爺爺在那邊。”

順著楚冰月的手指。葉辰看到了坐在江南區的楚劍鋒,他的身邊還坐了個老熟人華春風。

至於其餘幾張太師椅上,也都坐著江南各大武館的老前輩。

讓葉辰好笑的是,焦雷身為江南市的地下王者,此刻隻能像個小學生一樣乖乖站在華春風後麵。

“走吧。”

葉辰淡淡一笑,走了過去。

……

與此同時,遊輪十公裡外。

一架直升飛機正極速飛行。

“岸本先生,我們已經能夠看到龍國的珍珠號遊輪了。”

直升機駕駛員對著座艙當中,一位年邁的老人提醒道。

聽到這話,老人睜開雙眼,散發出令人恐懼的殺意。

“呦西!越省三市會武,江南的武道高手應該都在遊輪上,我一定要找到殺害我愛徒的凶手,再將他碎屍萬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