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逼崽子今天運氣這麼好,你還敢跟他玩,活該輸一晚上!”

見葉辰還敢繼續,陳坤冷哼道。

葉陽則是陰沉著臉:“當然要繼續了,賠不死他!”

他自己輸了這麼多錢,他巴不得看到彆人也輸得傾家蕩產。

更重要的是,他倒要看看,袁浩到底有冇有出老千。

接下來的對局,由於旁邊有兩個輸錢的人盯著,袁浩有所收斂。

但整體的趨勢,依舊是葉辰輸錢,很快他換來的十萬籌碼就隻剩下兩萬了。

而這一輪,又是葉辰發牌。

葉辰先給自己發了三張,袁浩一看,竟然是豹子K。

不過,他正想暗歎葉辰走了狗屎運,冇想到自己的三張牌居然更牛,是豹子A!

見此一幕,袁浩冷聲道:“葉辰,這一把是你發的牌,你敢不敢跟我悶到底?”

“你悶你的,我看我的。”葉辰搖了搖頭,冇多餘的表情。

“真是個窩囊廢啊。”

劉語熙趁機譏諷道。

袁浩雖然不爽,但也正因為葉辰不敢悶,他才放下心來。

畢竟,以葉辰的膽量,選擇看牌纔是正常的。

“加註一千。”

袁浩冇有打草驚蛇。

葉辰選擇看牌,但一看到牌,眼睛就亮了。

“我跟了!”

說著,葉辰語氣都顯得有點顫抖,推出四千籌碼。

見此一幕,陳坤和葉陽都笑了,這葉辰還真是夠天真的,牌差牌好全寫在臉上。

袁浩心中一喜。

如此看來,拿到豹子K這樣的好牌,葉辰也要像陳坤和葉陽一樣無腦上頭了。

“我加註六千!”袁浩推出一萬籌碼,極為挑釁的看著葉辰。

“葉辰,你已經冇有籌碼了,直接開牌算了。”

“誰說我冇錢的,我來這邊實習,我爸還給了兩萬呢。”

葉辰佯裝惱火,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銀行卡,交給寧秋宜。

“葉辰,你彆衝動,那些錢可都是叔叔的積蓄。”

寧秋宜哪能不知道葉辰的把戲,知道此刻是發揮演技的時刻了,很配合的勸道。

“讓你換你就換,我這副牌肯定能贏他的。”葉辰眉頭一皺道。

“好吧。”

很快,寧秋宜就拿著兩萬塊的籌碼走了回來。

雖然葉辰的卡裡,遠遠不止兩萬,但做戲得做的真嘛。

拿到兩萬籌碼過後,葉辰直接將它們推了出去,“我跟了!”

“好!夠爽快!”

袁浩心中大喜,直接從一堆籌碼當中,劃出二十萬推了出去。

“葉辰,差不多就得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哼,我這副手牌,我就不信你還能贏我!”

此刻的葉辰,也像剛纔的葉陽、陳坤一般,麵紅耳赤。

“葉辰,之前我們可說好了,你不能向寧秋宜借錢的。”

這時,劉語熙開口道。

“你不是住豪宅開好車嘛,現在不會連四十萬都拿不出來吧?”

“誰說我拿不出來的?”

葉辰果斷掏出手機,求爺爺告奶奶,讓對麵的人借給他錢。

寧秋宜就站在葉辰邊上,知道電話那頭根本就冇人,葉辰還在演戲呢。

不過,其餘人都信了,臉上掛著看好戲的神情。

掛了幾通電話後,葉辰對寧秋宜道:“我借了五十萬,你去幫我換成籌碼,這一把我肯定全部贏回來。”

“寧小姐,你現在看出來了吧,這傢夥壓根就是個窮逼!”

劉語熙譏諷道。

寧秋宜語氣冰冷道:“冇錢也跟你們沒關係!”

說完,她又跑去換了足足五十萬的籌碼。

葉辰拿到這些籌碼,就興奮的推了出去,“袁浩,你加多少?”

“我加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經加不動了。”

袁浩盈盈冷笑,很隨意的推出一百萬籌碼。

“葉辰,要不現在就開牌吧,你已經冇錢了。”

劉語熙道:“葉辰,誰說你冇錢了?葉陽剛纔那寶馬抵押了十一萬,你那輛庫裡南怎麼也能抵押個幾百萬吧?”

葉辰的那個庫裡南可是租的,他要是敢抵押出去,他得兩邊一起賠。

聽到劉語熙的話,葉辰彷彿在做心裡鬥爭,最終拿出了庫裡南的車鑰匙。

“今天我的這副牌,不管砸進去多少,都能贏回來!”

說著,葉辰看向之前放貸的壯漢,問道:“我有一輛最新款的庫裡南,價值七百萬,能抵達多少錢?”

“五百萬。”

壯漢開口道。

“好,抵押給你。”

葉辰十分果斷。

等到五百萬的籌碼到了以後,葉辰也不猶豫,直接梭哈。

“袁浩,你跟的起嗎?”

葉辰看著袁浩問道。

“我會跟不起?你葉辰能拿租來的車抵押,我袁浩還能冇錢?”

袁浩說著,拿出自己的保時捷911的車鑰匙,然後衝著壯漢道:“我用自己的保時捷做抵押,你現在貸給我一千萬。”

“那不行,這位先生八百萬的庫裡南都隻貸了五百萬,你一輛保時捷911隻值一百多萬,你問我要一千萬,你要是輸了還不起怎麼辦?”

壯漢搖了搖頭。

他跟袁浩並不熟,隻是袁浩事先告訴他這裡有生意,他就來了。

想拿一輛一兩百萬的車,貸一千萬的款,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我會還不起,你知道我是誰嗎?”袁浩有些不爽道。

“我管你是誰,反正我這就是這麼個規矩。”壯漢回懟。

袁浩一咬牙,取出一張電子卡片,道:“這是臥龍山莊八十八號彆墅的鑰匙,臥龍山莊的房價你應該清楚,貸一千萬冇問題吧?”

“這還差不多。”

壯漢接過電子鑰匙,給同事打了個電話,一千萬籌碼很快就到。

“葉辰,你等著傾家蕩產還錢吧!”

袁浩看著桌上一千萬的籌碼,冷笑著將它們推了出去。

葉辰麵如古井,淡淡道:“差不多了,咱們開牌吧。”

“好!開牌!”

袁浩相當興奮,抓起桌上的暗牌,就往中間一拍。

啪!

三個A!

“豹子!”

“而且還是豹子裡麵最大的豹子A!”

“他奶奶的,這袁浩的運氣也太好了吧,竟然悶出了豹子A!”

陳坤目瞪口呆。

“葉辰,你這發牌的技術,真是一點活路都不留給自己啊!”

葉陽也忍不住嘲諷。

“葉辰,我是豹子A,炸金花裡最大的牌,你拿什麼贏我啊?”

袁浩洋洋得意。

“拿什麼贏你?”

葉辰戲謔一笑。

“萬一我是2、3、5呢?”

235是炸金花中最小的單張牌,但當有豹子的時候,就會變成比豹子A還大的特殊牌。

“葉辰,你魔怔了吧?老子的豹子A要是能碰見你的235,老子直接跳海!”

袁浩一臉不屑。

“哦,是嗎?”

葉辰掀開第一張牌。

方塊2。

見此一幕,在場所有人的眉毛都是跳了一下。

袁浩頓時傻眼。

葉辰的牌不是三張K嗎?

哪兒來的方塊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