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葉辰還要換這麼多籌碼,袁浩和劉語熙對視一眼,盈盈冷笑,都知道葉辰已經輸急眼了。

接下來,隻要再讓他嚐嚐甜頭,就可以將他徹底拖進無邊地獄!

“葉辰,再換一萬籌碼頂什麼用?”袁浩想再激一激葉辰。

“要不這樣吧,陳經理和葉陽都不差錢,咱們一人再去換十萬的籌碼,底注改為一千怎樣?”

葉陽聽到這話,點頭道:“我當然冇問題,十萬塊就當玩個開心了,更何況今天有葉辰在,我恐怕能滿載而歸。”

“我也冇問題,我雖然不算是富豪,但十萬拿的出來!”

陳坤也賊賊的笑道。

葉辰自然知道這三個人都想賺自己的錢,所以故作為難。

“葉辰,你不是住豪宅開豪車嗎,十萬都拿不出來?”

劉語熙挑釁的問道。

葛萍也火上添油:“就這也敢說自己是有錢人,搞笑吧?”

“好,十萬就十萬,今天晚上我豁出去了!”葉辰咬牙道。

“好,那我們一起去換籌碼!”袁浩三人立即起身笑道。

緊接著,葉辰就跟著三個人去換籌碼,每個人換了十萬。

見葉辰一副肉疼的模樣,跟在後邊的寧秋宜就覺得好笑,葉辰不去當演員真是太可惜了。

雖然葉辰給這些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窮逼,但寧秋宜可見識過他的手段,知道跟他這樣的存在作對,絕對是自討苦吃。

很快,葉辰四人各自兌換十萬籌碼回來,繼續開始賭局。

有了葉陽和陳坤兩人的加入,袁浩非但冇有收手,反倒更加肆無忌憚的出千。

不光是葉辰的錢,連陳坤和葉陽這兩個“同伴”袁浩也坑。

畢竟,誰會嫌錢多呢?

不過,袁浩也不是棒槌,自然知道不能一直贏錢,而是鬆弛有度,讓葉辰、陳坤和葉陽三個人有輸有贏,但趨勢是輸。

葉辰自然知道袁浩的把戲,他是想讓賭桌上的人全都陷入贏錢的快感與輸錢的不甘中,隻有這樣纔會徹底在賭局裡上頭。

“媽的,點也太背了吧!”

“臥槽,一把輸了兩萬!”

陳坤和葉陽紛紛罵街,顯然已經有些不痛快了。

他們雖然冇有葉辰輸得多,但也都輸了毛六萬,要知道他們的月工資也不過一萬五的樣子。

由於是輪流坐莊,這把輪到葉辰發牌。

葉辰的下家是陳坤,由於已經輸了六萬,所以他十分謹慎,選擇看牌。

剛剛看到自己的牌,陳坤的眼睛就亮了起來,他冇想到葉辰發的牌這麼好。

黑桃Q,黑桃K和黑桃A。

這副牌俗稱順金,是他今晚拿到手的最好的牌。

順金AKQ在一般的牌局上,已經是很罕見且牛逼的存在了。

陳坤雖然謹慎,但一手好牌在手也按捺不住興奮,果斷壓了兩千籌碼。

袁浩微眯雙眼,通過陳坤手中牌背後的記號,知道了他是順金。

但他心裡更高興,因為自己的牌比陳坤還要好,是豹子。

而且還是豹子J!

這把,他吃定陳坤了。

陳坤跟他連朋友都算不上,今晚過後誰鳥誰啊?

更何況,賭桌上連親叔侄都能翻臉,情誼算個屁,他倆誰跟誰啊。

同時,袁浩也看清下家葉陽的牌,同樣是順金,隻不過冇陳坤的大。

至於葉辰的手牌,三張亂七八糟的散牌,什麼垃圾東西。

袁浩心裡很是興奮,如果操作的得當,這把他就賺翻了。

他麵不改色道:“這把我悶了。”

所謂悶牌,就是不看牌。

說著,也加註了兩千籌碼。

很快輪到了葉陽。

葉陽看著手裡的牌,內心那叫一個激動,他這輩子就冇摸到過這麼好的牌。

梅花JQK!

順金!

葉陽壓抑住內心的激動,心想要把輸的全贏回來!

“我加註三千!”

下一刻,陳坤、袁浩和葉陽三人紛紛看向葉辰。

“草,什麼鳥牌,棄了!”

葉辰直接選擇棄牌。

“葉辰,你也太慫了吧!”

陳坤很是不爽,老子這把牌這麼好,你居然不跟?

算了,從袁浩和葉陽那裡贏回來就夠了。

“我跟!”

陳坤好牌在手,非常豪邁。

一下獎池就累積到了一萬。

“陳經理,你這是手牌好還是虛張聲勢啊?我可不信你的邪。”

袁浩依舊選擇悶牌。

“老子再加註三千!”

葉陽這裡,KQJ順金在手天下我有,理所當然不會棄牌。

“看來牌都不小嘛。”

陳坤雙眼微眯,但他認為自己的牌絕對是最大的了,繼續跟。

漸漸的,三人你來我往,直到陳坤冇籌碼了。

但僅僅是沉默了片刻,陳坤就取出銀行卡,對著自己的助理道:“小鵬,再去幫我換十萬的籌碼。”

“陳經理,你確定?”

小鵬有點吃驚。

“廢話,我手上這副牌在,我不可能棄掉!”

陳坤信誓旦旦,手裡的三張牌抓的老緊,死不鬆手。

另一邊,葉陽也對葛萍道:“這張卡裡的錢也全部幫我換成籌碼。”

“好!”

葛萍雖然是個女人,但也認得葉陽手上的牌,清楚隻要開牌了就必勝。

見此一幕,袁浩和劉語熙對視一眼,都非常的得意。

這一把玩到最後,他們都是最後的贏家!

很快,葉陽和陳坤就都拿到了新的籌碼,不停地加註。

他們全都上頭了。

幾圈下來,籌碼又是一空。

陳坤下完注後滿頭是汗,看著袁浩嚴肅道:“袁公子,我的牌很大,我知道你財大氣粗,但真的彆悶下去了。”

炸金花有個規矩,三家不開牌,隻有場上隻剩下兩家才能開。

袁浩和葉陽如果一直跟到自己冇錢下注,他牌再好也冇用。

“陳經理,我今天高興,輸多少都無所謂的。”

袁浩心中好笑,你的牌很大,能有我的豹子大嗎?

不由分說,他直接跟注。

陳坤見狀,隻能看向葛萍:“小萍,勸勸你男朋友,我這牌真的很大,叫他不要再跟了。”

葛萍賠笑道:“陳經理,我男朋友的牌也很大,要不你彆跟了吧?”

“陳經理,你跟的起就跟,跟不起就彆跟。可彆想用職位壓我們。”

葉陽語氣不快。

“好,你們都不棄牌是吧?你們可彆後悔!”

見狀,陳坤麵紅耳赤。

“小鵬,把我的卡刷爆,能換多少籌碼換多少。

良言難勸該死鬼,今天不讓這兩個逼崽子輸的褲衩都賠掉,老子就不姓陳!”

“陳經理,你彆衝動……”

助理小鵬勸道。

“照我說的做!”

陳坤臉色陰沉。

這番話,弄得葉陽不爽了,他惡狠狠地看著陳坤。

“看在小萍的麵上我叫你聲陳經理,你可彆蹬鼻子上臉!

我不棄牌就發飆是吧?

還給你整急眼了?

小萍,你也把我的卡刷爆,彆讓陳經理以為老子跟不起!”

兩人這麼一杠,袁浩和劉語熙心裡簡直樂開了花。

反正憑袁浩的財力和牌力,怎麼著都是最後的贏家。

三方人馬都以為自己會贏,殊不知這一切都在葉辰的掌控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