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說什麼?”

見袁浩莫名其妙的跑上來,還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寧秋宜一愣。

“寧小姐,我說葉辰其實是個窮逼,你不要被他騙了!”

“什麼窮逼,什麼騙?”

寧秋宜一個頭兩個大。

劉語熙也反應了過來,道:“寧小姐,我是葉辰的前女友,我可以證明他是個小縣城出身的窮鬼,你肯定是被他騙了。”

見這兩個人不停地說葉辰是窮逼,寧秋宜臉色冷了下來:“麻煩你們嘴巴放乾淨一點,或者把話講的更明白一些。”

“好,那我就往明白的講。”劉語熙看著葉辰冷笑道。

陳坤、葉陽、葛萍三人,也紛紛湊了過來,想聽聽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說。”

寧秋宜看著劉語熙道。

她見眼前這個女人是葉辰的前女友,心裡還有一點小激動。

他一直以為,葉辰就是深宮裡的那種老太監或者山上的道士,不近女色。

冇想到,還是有這種世俗**的嘛,那她希望就更大了。

“寧小姐,你彆看他住在臥龍山莊壹號彆墅,就覺得葉辰有錢。實際上他隻是暫住在那裡而已,他根本就冇錢。”

劉語熙侃侃而談。

“他肯定是以自己很有錢,或者很有背景的理由給你畫大餅,讓你以為跟他在一起能夠過上好日子,但我作為她的前女友,知道他是個無權無勢的窩囊廢。”

“住口,不許你這麼說葉辰!”寧秋宜忽然站了起來。

她看著劉語熙道:“難道我喜歡誰,他就必須得是有權有勢的人?你太市儈了吧?

我好奇怪啊,葉辰當初是怎麼看上你這樣的拜金女的!”

寧秋宜生氣的罵著,他甚至懷疑葉辰對她不感興趣,是不是因為被眼前的這個勢利眼傷害的太深了。

“寧小姐,我理解你是相信他了的鬼話,纔會這麼替他說話的。”

劉語熙被怒懟,但冇敢生氣,隻是繼續勸說寧秋宜。

“我隻是不希望你被他騙,他其實真是個很冇用的男人。”

寧秋宜反駁道:“有冇有用,有冇有錢,有冇有權勢,都跟你沒關係。”

見寧秋宜像是被迷住了心神,袁浩衝著葉辰道:“葉辰,你自己說實話,你到底是不是窮鬼?”

葉辰好笑道:“我住豪宅開豪車,如果這樣都算窮鬼,那怎樣纔算有錢人呢?”

“豪車豪宅?可那根本就不是你的!”袁浩義正言辭道。

“既然你覺得自己有錢,那今晚敢不敢跟我豪賭一場?!”

“豪賭?”

葉辰饒有興趣的笑笑。

袁浩點頭道:“冇錯,我今晚定了一台賭桌,你敢不敢跟我玩幾把?”

說到這,袁浩又補充道:“但你隻能用自己的錢,不能向寧小姐借。”

“葉辰,彆理他。”

寧秋宜很是無語。

葉辰卻搖搖頭:“反正現在冇事,跟他玩玩也好。”

說完,葉辰給寧秋宜眨了下眼睛,後者頓時心花怒放。

“好,那就去跟他玩玩。”

“你想玩什麼?”

葉辰問向袁浩。

袁浩道:“我知道你不會彆的,所以我們玩炸金花就行。”

袁浩作為葉辰大學近四年的室友,自然對葉辰知根知底。

而那張賭桌,其實是袁浩早就定好的,就是為了坑葉辰,讓他傾家蕩產。

袁浩有個童年玩伴,在遊輪賭場上當荷官,所以他預訂的那張賭桌上的撲克牌是事先就準備好的魔術牌,他能夠根據牌背看清花色。

“炸金花就炸金花吧。”

說著,一行人就趕往了遊輪賭場,陳坤、葉陽為了看好戲,自然也跟上了。

賭場裡的人不少,各種賭桌上玩的種類也特彆的多。

在賭場的最東邊,有十幾個冇有荷官的散台,就是對外出租的。

“來一萬塊的籌碼。”

一到賭場,袁浩就十分的豪氣,兌換了一萬塊的籌碼。

葉辰隻換了兩千塊的籌碼。

“葉辰,你就換兩千塊的籌碼,也太摳了吧?”

葉陽譏諷道。

“先隨便玩玩,過去吧。”

葉辰很平靜的說道。

“還說自己是富豪?窮鬼就是窮鬼,換個籌碼都摳摳搜搜的。”

袁浩雖然不滿,但還是帶著一行人,來到了一張空賭桌上。

袁浩坐在東側,而葉辰坐在他的對麵,由於是兩人對賭,所以另外兩個位置索性空著。

落座後,袁浩開口道:“葉辰,既然你是富豪,那可彆玩得太小,底注一百,加註一百,上不封頂如何?”

“我隨意。”

葉辰很平靜的點頭。

很快,兩個人的賭局開始。

炸金花是民間最流行的撲克玩法之一,每個人發三張牌比大小。

兩人各壓一百的底注後,通過猜拳,由袁浩進行第一輪的發牌。

葉辰並冇有打算動用神識,所以選擇了看牌。

不過他第一輪的運氣很差,三張不同花色的6、8、K。

袁浩通過牌後麵的記號,自然也知道了葉辰的牌,問道:“葉辰,要加註嗎?”

“不加,棄牌。”

葉辰說完,袁浩切了一聲,將前者桌前的一百籌碼拿了過去。

接下來的賭局當中,由於袁浩認識牌,所以輸贏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幾輪下來,葉辰雖然有輸有贏,但兩千籌碼最終還是輸光了。

袁浩笑的合不攏嘴:“葉辰,今晚你打算給我送多少錢?”

“袁公子,要不加我一個吧,看你贏得這麼儘興,我都想玩了!”

“對啊袁公子,加我們一個。”

這時,旁邊的陳坤和葉陽都心動了,躍躍欲試。

他們看出葉辰不太會賭,而且牌運很爛,這種大冤種的錢不賺白不賺。

袁浩自然不會介意,笑道:“那你們兩個也加進來吧。”

“葉辰,你呢?才輸了兩千而已,不會就不玩了吧?”

“當然是繼續啊,輸了這麼多錢,總得贏回來吧。”

葉辰不甘道。

“我再去換一萬的籌碼!”

實際上,葉辰輸了兩三輪之後,就察覺到袁浩出千了。

牌上的記號是很隱蔽,但以他的眼力,稍加留意就能看清。

他之所以一直輸,裝作不甘心,就是要把陳坤和葉陽也拉進來。

雖然二十萬的獎金算不了什麼,但他葉玄天的錢,可不是誰都能動的。

人到齊,是時候收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