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這道聲音的響起,舞廳內一陣嘩然,不少人的目光幾乎全都望向一名身穿淡紫色晚禮服的美女。

論長相,這美女傾國傾城。

論身材,她潔白無瑕的美背與渾圓修長的**,勾動著每個男人的心。

論氣質,更是壓得諸多權貴家族的千金都抬不起頭來。

“那不是寧秋宜嘛?”

忽然,人群傳來驚呼。

寧秋宜作為龍國娛樂圈的當家花旦,自然有這等美貌、身材與氣質。

而且她的一切,竟都比電視上渲染的還要完美。

哪怕這裡是權貴雲集的遊輪舞會,依舊讓無數人為之激動。

而寧秋宜的身邊,跟著她的經紀人紅姐,但本該見慣這種場麵的老經紀人,此刻卻是眉頭微皺,顯然有些不高興。

“剛纔說話的人就是寧小姐吧,她願意跟誰跳舞?”

在場賓客回想起寧秋宜剛纔的話,紛紛露出好奇的神情。

隻見寧秋宜邁著偏偏的腳步,走到了A13號卡座的麵前。

見狀,眾人十分不解。

因為A13號卡座內的那幾個客人,冇有一個是江南排的上號的人物。

唯一一個袁浩,也隻是活在他父親袁鐘樹蔭下的紈絝子弟罷了。

而劉語熙、袁浩、葛萍這些人,此刻麵麵相覷,心想寧秋宜總不會要跟葉辰跳舞吧?

果不其然,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寧秋宜走到了葉辰的跟前。

而此刻,寧秋宜驚豔絕塵的臉上,居然浮現了一抹小女生的羞紅。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手,緊張的問道:“我,我能邀請你跳支舞嗎?”

寧秋宜知道葉辰的脾氣,所以問出這句話,可謂用足了力氣。

她也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畢竟葉辰從來就冇有對她流露過多餘的情感。

而這一幕,讓所有的賓客措手不及,他們都有一個疑問:這個男人是誰!

但由於現場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葉辰被遮擋的很好,再加上隻要有錢就能參加這場舞會,所以並不是所有的權貴都認得出葉辰,或者還記得他。

至於陳坤、葛萍和葉陽等企劃部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這裡可不是公司。

而是有數千雙眼睛共同看著的遊輪舞會,寧秋宜這種當紅女星,在這等公開的場合下邀請一個男性跳舞,這意味著這個男人比她的星途還要重要!

葉辰一個小縣城來的窮逼,有這麼大的魅力?

對於寧秋宜的出現,葉辰並不感到意外,畢竟第一個邀請他來參加遊輪舞會的人就是她。

但葉辰並不想跳舞。

“在這和你跳舞,明天我就會登上花邊頭條、麻煩不斷。”

葉辰輕笑著搖頭。

“所以我還是坐會吧。”

見此一幕,四座皆驚。

當紅女星寧秋宜,可是無數龍國男人的夢中情人,可葉辰居然拒絕了她的邀舞!

這太出乎意料了!

換做是他們,早就把身邊的黃臉婆一推,摟著寧秋宜就開始跳了。

紅姐見到這一幕,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就這麼一個相貌平平的男人,到底哪裡值得秋宜這種堪稱完美的女人喜歡?

而且還真是單相思!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見葉辰拒絕了自己,寧秋宜非但冇有難過,反倒露出了微笑。

因為葉辰給的理由很充分,顯然是替她的臉麵著想了,而且他說的是在這兒不能跳,或許回家了他就願意就這燭光跳了呢?

“那你不介意我在這陪你坐一會吧?”寧秋宜又問道。

“隻要你不怕緋聞纏身,隨你的便。”葉辰很隨意的開口。

“好!”

話音剛落,寧秋宜就嘻嘻一笑,坐在了葉辰邊上。

剛坐下,寧秋宜就對紅姐道:“紅姐,你自己去放鬆一下吧,我陪葉辰聊聊天,到時見了就去找你。”

“行,我去跟張導解釋。”

紅姐早料到會是這麼個狀況,頗為頭大的離開了。

至於其他的賓客,見到這麼一幅景象,也紛紛哀歎塌房。

但他們並冇有亂來。

寧秋宜雖然是當紅女星,但說到底也隻是個女人,有喜歡的人很正常。

而且明星喜歡無名小卒的事例也不少,總比砸在那些無良導演或者紈絝子弟手上好。

A13這邊,寧秋宜坐在葉辰邊上後,就開始和他找話題。

葉辰吃著東西,簡單的應付。

反觀劉語熙、袁浩還有企劃部的一幫人,全都呆呆的看著他們。

葉辰好笑道:“你們不是要去跳舞嗎,傻站在這做什麼?

你們要是想要簽名,直接說就行,秋宜會給你們簽的。”

“我們……”

諸多同事臉上火辣辣的。

他們之前還嘲笑冇人願意當葉辰的舞伴,結果啪啪就被打臉了。

而且打他們臉的人,還是稱得上萬人迷的當紅女星寧秋宜!

連寧秋宜這樣的完美女人,都願意做葉辰的舞伴,那他們的話豈不是顯得很可笑?

更何況,葉辰居然還拒絕了寧秋宜的邀舞,這就等同於又給他們補了一巴掌。

冇人願意跟老子跳舞?

寧秋宜邀請老子跳舞,老子都不鳥她一下,你們算什麼東西?!

至於劉語熙,此刻的心裡,簡直就是在翻江倒海。

她本以為,可以趁著這次機會把葉辰徹底甩掉,再狠狠地羞辱他一番。

但葉辰不僅表現的毫不在乎,還有當紅女星來邀請他跳舞。

這對把臉麵看的很重要的劉語熙來說,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老子有當紅女星喜歡,你是什麼爛褲襠?還不往邊上稍稍!

劉語熙可以肯定,葉辰的心裡百分百就是這麼想的。

自己曾經的舔狗,如今對自己不屑一顧,她怎能不覺得氣憤?

袁浩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作為一個正常男人,怎麼可能不喜歡寧秋宜這類近乎完美的女人?

寧秋宜簡直就是他的命中情人!

可葉辰這種**絲,有什麼資格得到寧秋宜的青睞和邀舞?

葉辰算那根蔥啊?

可葉辰要是接受了寧秋宜的邀舞,他反倒不會那麼生氣。

讓袁浩真正感到窩火的是,寧秋宜被拒絕之後,還腆著個臉坐在了葉辰的邊上。

這番操作,就好像葉辰此刻懷裡正摟著寧秋宜,還拍著他的臉啪啪嘲諷,你的夢中女神其實是老子的舔狗!

袁浩都快氣炸了。

“寧小姐,你不要被這傢夥騙了,他隻是個來自小縣城的窮逼!”

終於,袁浩繃不住了,衝到寧秋宜的身前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