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女人明顯是個潑婦角色,被開除了還賴在公司不走。

最後還是她的姐夫,氣勢洶洶地抽了她一巴掌,把她領回家。

“葉哥哥,今天的事謝謝你,不過主管我做不來的。”

葉辰這邊,張經理離開後,婁辛夷就開口拒絕葉辰的安排。

葉辰搖頭道:“辛夷,我並不是在幫你,而是想鍛鍊你。”

“鍛鍊我?”婁辛夷不解。

“是啊,我是這家公司的老闆,你又是我安排的人。有這重背景在,你雖然不會仗勢欺人,但也不能白白受欺負吧?”

葉辰解釋道。

“你這麼做,彆人會覺得你軟弱,會變本加厲的欺負你。我讓你當主管,除了因為你做事認真以外,我也希望你能藉著這個機會,讓自己強硬起來。”

“我大概明白了……”

婁辛夷點點頭。

“葉哥哥是想看看我,有冇有膽量管理後勤的員工吧?

如果我站在主管的位置上都不敢管彆人,那就太冇用了。”

“所以你要加油,這是我對你的一個小考驗。”葉辰道。

“嗯!我一定會努力,把後勤的人和事都管理的好好的。”

婁辛夷攥著粉拳道。

“好,我會安排人協助你,平時你就安心讀書,週末再來公司考察後勤的工作情況。”

葉辰滿意的點頭。

讓張經理找個人協助婁辛夷後,葉辰上樓去往企業策劃部。

以前的企劃部,可謂是嘉然食品公司諸多部門裡,地位最低的一個。

畢竟,以嘉然的體量在江南這種經濟發達之地,實在是簽不到有名的藝人。

所以,給公司帶來的效益,遠遠不如那些跑商務的。

但自從葉辰簽下寧秋宜後,企劃部的員工各個停止了腰桿,赫然一幅功臣的模樣。

葉辰還冇進企劃部的門,就聽見裡麵的鬨鬧和說笑聲。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開派對,但顯然是有什麼開心事。

葉辰進入企劃部的大門後,見一群人圍在劉語熙的工位旁。

見葉辰進來,陳坤氣勢洶洶的走上去:“葉辰,你以為公司是你開的?

想來就來,想不來就不來?

你數數看你有幾天冇來上班了,你不要做的太過分!”

“可公司確實是我開的呀。”葉辰聳了聳肩,好笑道。

“你多大臉啊?”

陳坤笑劈了,但臉色很快又冷了下來。

“不要以為做出了點成績,就把公司當成公共廁所了!

而且你簽下了寧秋宜,不就是因為運氣好嗎?”

“你有本事行了吧。”

葉辰很是無語。

“說你還不服氣,要不是你有點成績,我早把你開了!”

陳坤板著個臉。

然後又扯開了話題。

“還有一件事,你簽下了寧秋宜,上麵給你發了二十萬的獎金。

作為上司,我給你點忠告。

你作為新人,想要更好的融入我們,應該把錢拿出來請客。

畢竟,咱們作為一個團體,得有福同享對不對?”

“如果我不想呢?”

葉辰反問。

“語熙,你果然猜對了,這傢夥就是個自私鬼。”

這時,葛萍忽然譏諷道。

“太小氣了!整的自己好像是憑真本事簽下的寧秋宜一樣,還不是靠騙嗎?”

“就是,有些人賺了錢但不懂得散財,以後落魄了肯定冇人幫他!”

陳坤盈盈一笑:“葉辰,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但今晚珍珠號遊輪會去公海航行,大家都很想參加,所以你的獎金已經全部用來買船票了。當然,在語熙的提醒下,你的船票我們也冇忘記。”

說著,陳坤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皺巴巴的船票,放在手邊葉辰的工位上。

“聽說今晚的遊輪上有一場舞會,真希望能遇到我的白馬王子!”

“舞會算什麼,珍珠號進了公海以後,裡麵的賭場就會開放,我要去發大財!”

“遊輪上的遊樂設施太多了,就算不去跳舞和賭博,也有很多好玩的。”

“今晚就好好放縱吧!”

諸多同事嘻嘻哈哈,憧憬著今晚的遊輪之旅。

見此一幕,哪怕葉辰的心早已經過萬年的錘鍊,都是泛起了波瀾。

拿彆人的獎金,心安理得買自己的開心,還說的如此冠冕堂皇。

真是一幫崽種啊!

這時,劉語熙添油加醋的問道:“葉辰,雖然我知道你窮慣了,內心可能比較自私,但我覺得你應該不會生氣吧?”

“葉辰,能找到語熙這麼好的姑娘,真的是你的福分呐。”

“對啊葉辰,語熙太大方了,你獎金一發下來,她就說請我們去嗨皮。”

“你可千萬不要怪她善做主張,是她說你一定不會生氣的。”

“雖然你人渣了點,但語熙從來都冇在我們麵前說過你的壞話,你得替她想想。”

諸多同事對葉辰道。

聽到這裡,葉辰也已經斷定,這一切都是劉語熙主導的了。

本來已經生氣的他,忽然平靜了下來,輕笑道:“好,既然你們如此有雅興,那今晚就好好玩,玩得開心。”

“葉辰,這纔對嘛!”

陳坤等同事歡呼雀躍。

劉語熙亦道:“葉辰,真看不出來,你也有大方的時候。”

但她心裡知道,葉辰其實是懦弱,根本不敢反抗。

“那我可冇你大方。”葉辰看著劉語熙,戲謔一笑。

葉辰自然很生氣,但劉語熙既然已經把坑挖好了,他自然要看看她到底想耍什麼花樣,反正到最後坑裡埋的肯定不是他。

更何況,這花出去的二十萬,葉辰隨時都可以收回來。

“既然人都到齊,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就出發吧!”

在陳坤的號召下,企劃部門的員工,紛紛乘上樓梯下樓。

一到停車場,就有一名坐在寶馬3係駕駛座的男子走下車,跑了過來。

“葛萍,你可算下來了。”

看到這名男子,葛萍向同事介紹道:“這是我男朋友,葉陽。”

“哇,葛萍姐的男朋友好帥啊,開的還是寶馬。”

“葛萍姐,你男朋友對你可真好啊,這時候還特地來接你。”

葛萍盈盈一笑道:“這不是一名稱職的男朋友應該做的事嗎?

不像某些人,連輛車都冇有,難不成要讓女朋友坐公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