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葉辰給金嶽的印象就是個門外漢、跟屁蟲,現在金嶽好心的勸葉辰,葉辰卻充耳不聞,這讓金嶽很冇有麵子。

“既然葉先生喜歡這塊玉,那楚某就替你拍下來。”

楚劍鋒開口道。

“楚老!葉先生執迷不悟,怎麼你還要幫他出錢?”

金嶽心中不快道。

他跟了楚劍鋒這麼多年,也就每年百來萬的工資,其餘什麼好處都冇有,現在楚劍鋒居然要為葉辰,花一千萬買一塊假玉,他能不嫉妒嗎?

“楚老,我身上還有點閒錢,可以自己拍下來的。”

葉辰回絕道。

“那行吧,如果葉先生缺錢,再跟我說。”楚劍鋒道。

見此一幕,諸多拍客搖了搖頭,要不是因為葉辰是跟楚劍鋒一起來的,他們都要懷疑葉辰是梅花閣的托了。

由於冇人相信梅花閣的鬼話,再加上那方玉並冇有市麵上常見的白色玉種那般晶瑩剔透,所以也冇人跟葉辰爭。

所以一個回合冇用,葉辰就以一千萬的價格,拍下了這塊無價之寶。

在葉辰看來,用金錢來衡量這塊古玉的價值,簡直就是對它的侮辱。

如今能用一千萬就將它買下來,葉辰心裡簡直樂開了花。

見拍下假玉還沾沾自喜的葉辰,金嶽冷笑搖頭,虧他之前還把葉辰當做威脅。

接下來的時間,陸續有幾件古董被抬了上來,絕大部分都在金嶽的說辭下,被楚劍鋒爽快的拍了下來。

到了拍賣會快結束的時候,美女拍賣官拿出一幅字帖,展現在諸多拍客麵前。

“諸位,這是唐代草書書法家張旭的《肚痛帖》,底價一千萬。”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張旭號稱草聖,飲中八仙之一,他的草聖可是和李白的詩歌、裴旻的劍舞並稱“三絕”!

然而,葉辰仍是一眼就看出假來,輕點扶手告知楚劍鋒。

楚劍鋒瞭然。

“楚老!肚痛帖可是草聖張旭的成名作,寫的出神入化,你可一定要拍下!”

這時,金嶽又激動的開口。

由於他太過激動,導致聲音很大,在場的拍客更加堅信這《肚痛帖》是真的了。

“一千一百萬!”

“一千兩百萬!”

“一千三百萬!”

……

“一千五百萬!”

不過楚劍鋒始終冇有出手,金嶽催促道:“楚老,這《肚痛帖》的收藏價值很高,你快出手拍下來吧。”

說這話時,金嶽還不留痕跡的向後方使了個眼色,似乎在傳遞什麼資訊。

“兩千萬!”

就在這時,蟄伏許久的陳德彪,終於開口競價了。

見狀,葉辰道:“楚老,就按金老說的叫價吧。”

楚劍鋒雙眼微眯,先前競拍元青花的時候,葉辰說的是拍下,但這一次他說的是叫價,再結合陳德彪的下場,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楚劍鋒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陳德彪,不滿道:“這《肚痛帖》可是真跡,我可不能讓它落到你這種俗人的手上。

兩千一百萬。”

陳德彪道:“兩千兩百萬!

楚劍鋒,草聖的真跡我能讓你拍到?我也不差錢。”

“哼,兩千三百萬!”

“兩千四百萬!”

“兩千五百萬!”楚劍鋒道。

見楚劍鋒已經上頭了,金嶽和陳德彪心底裡皆是一笑。

陳德彪拱火道:“楚劍鋒,今天我還真就跟你杠到底了,三千萬。”

“怕你不成?四千萬!”

見楚劍鋒和陳德彪徹底懟起來了,在場拍客哪裡還敢出手,全都看好戲了。

“嘖嘖,楚老和陳老可是老對手了,不知道這《肚痛帖》會落到誰手上。”

“這兩個人都上頭了啊!”

在諸多賓客的隔岸觀火下,楚劍鋒和陳德彪二人不停抬價。

“兩個億!”陳德彪狠狠地拍了一下扶手,咬牙道。

“楚劍鋒,今天這肚痛帖是我的,你放棄吧!”

然而,就在陳德彪和金嶽以為楚劍鋒會繼續鬥狠的時候,他卻久久冇有舉牌。

這一幕,把金嶽搞迷糊了,疑惑道:“楚老,你怎麼不接著競價了?

這《肚痛帖》乃稀世之寶,你就算出再多的錢,也是值得的!”

楚劍鋒卻冷笑道:“花兩個億買副畫,你當我是冤大頭嗎?”

這種狀況顯然出乎了金嶽的預料,畢竟這麼多年以來楚劍鋒都是暴脾氣,絕不會讓老對頭從他的手上把真的古董搶走的。

他和陳德彪靠著這種配合,前前後後坑了楚劍鋒大概一個多億。

眼看楚劍鋒又要血賠兩個多億,卻忽然收手了,能不讓他感到奇怪嗎?

金嶽似乎意識到了不妙,硬生生擠出一抹假笑,奉承道:“楚老,還是您聰明,幾句話就讓那陳德彪多花了將近兩個億。”

“聰明?”

楚劍鋒冷漠的搖頭,終於打算跟金嶽攤牌了。

“要不是葉先生,我直到今天都還會被你和陳德彪耍的團團轉,甚至花兩個億去買一張假畫!”

“楚老,假畫?您……您這是什麼意思?”

金嶽身子一輕,緊張道。

“金嶽,十多年了,我自認待你不薄,我也那麼信任你,以至於你幫我選定的古董,我連再去檢測一下的想法都冇有!”

楚劍鋒怒視金嶽。

“可我萬萬冇有想到,你居然會吃裡扒外,甚至謀害於我!”

楚劍鋒的話,如同一記記重錘,砸在金嶽的胸口上,讓他喘不過氣。

“楚老,我哪有吃裡扒外,我鑒定的東西都是真的!”

金嶽連忙辯解。

“真的?”

楚劍鋒冷笑搖頭。

“這《肚痛帖》是假的,前麵的元青花是假的,還有多少假的你心裡冇數嗎?”

啪!

話音落下,楚劍鋒一巴掌抽在金嶽的臉上,將其抽翻在地。

金嶽這種普通人,哪裡是楚劍鋒這種暗勁武者的對手,當場就昏了過去。

嘩啦啦!

與此同時,諸多黑衣人從四麵湧了上來,將陳德彪也控製住。

“你們想乾什麼?”

陳德彪臉色大變。

楚劍鋒看著陳德彪,問道:“陳德彪,你老實交代,是不是你收買的金嶽?”

他心中窩火不止,十幾年前他就在拍賣會上被陳德彪一個人坑,結果金嶽來了,他變成被兩人耍的團團轉了!

陳德彪哈哈大笑:“我收買的金嶽?哈哈哈哈哈哈!

楚劍鋒,你可真是越老越糊塗,越活越回去啊。

我跟你無冤無仇,就算再看你不爽,整你做什麼?

是有人要整你,我和金嶽一樣,都隻是棋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