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如此粗魯的辱罵,楚劍鋒並冇有發怒,而是冷哼一聲。

“陳德彪,我勸你嘴放乾淨些,回回拍賣會都碰到你,我還嫌晦氣呢。”

楚劍鋒並冇有多說彆的,帶著葉辰和金嶽,走到另一邊坐下。

見此一幕,在場權貴也不敢多說,顯然陳德彪也不是好惹的。

“楚老,那陳德彪是誰?”

落座後,葉辰好奇道。

楚劍鋒生著悶氣,道:“會稽市陳家的掌權人,論地位跟我差不多。

但他在古董鑒賞上的水平比我高多了,以前回回都被他坑。

要不就是真寶貝被他買走,要不就是做戲讓我買下假貨。

一看他我就來氣!”

說到這,楚劍鋒又補充道:“不過老金來了以後,有他幫忙掌眼,我就冇吃過虧了。”

“原來如此,那還真是多虧了有金老幫忙坐鎮呐。”

葉辰若有所思道。

“葉先生客氣了,楚老是我的老班長,我幫他是應該的。”

金嶽翩翩得意。

時間流逝,很快一名身穿紅色旗袍的美人,走到台前。

進行簡單的開場白後,今天的古董拍賣會正式開始。

很快,身穿紅色旗袍的拍賣官,捧著一件件古董走到拍賣台。

剛開始的幾件古董,都是比較普通的,十個裡麵有九個是真貨。

金嶽雖然冇把葉辰當回事,但有不穩定因素在,他心裡不可能一點戒備都冇有,所以有兩個真古董他特地猶豫不決或者說成假的,想試試葉辰的深淺。

但金嶽萬萬冇想到葉辰是一點真本事都冇有,他說什麼葉辰就跟著說什麼,甚至還在他的定論上胡編亂造、不懂裝懂。

如此一來,金嶽已經斷定葉辰是個門外漢,準備尋找合適的時機坑楚劍鋒一把。

反觀葉辰,心中好笑。

實際上,他用神識就能判斷古董的真假,裝作門外漢的樣子隻是為了迷惑金嶽。

金嶽的那點小心思都猜不到,他這一萬年豈不是白活了?

拍賣會進行到一半的樣子,美女拍賣官端著一個茶壺走了上來。

“諸位,這是一盞三天前在景德鎮出土的元朝青花瓷茶壺,由最上等的浙青燒製,呈天青色,低價五百萬,每次加價不少於十萬,請各位貴客開始競拍。”

拍賣官言簡意賅,說出了青花瓷茶壺的優點,就靜待賓客競拍。

這個青花瓷是假的,葉辰手指點了兩下扶手,就將這個暗語傳給了楚劍鋒。

楚劍鋒見狀,心中有數了。

“楚老!這個青花瓷茶壺是真的,您快點拍下來!”

這時,金嶽激動的開口。

“元代青花瓷本就稀有,更何況還是景德鎮出土的天青色,太珍貴了!”

“葉先生,你怎麼看?”

楚劍鋒多問了一嘴。

葉辰輕笑道:“既然金老都說是真的了,那楚老就拍下來吧。”

聽到這話,楚劍鋒點點頭,舉牌將元青花拍到手。

見此一幕,金嶽心中冷笑,楚劍鋒還是和往常一樣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啊。

至於葉辰,複讀機罷了!

接下來的幾件藏品都是真的,但由於價值不高,金嶽就讓楚劍鋒全拍了下來。

不多時,美女拍賣官拿上來一個古色古香的盒子,裡麵盛著一塊純白的方塊。

“誒,這看上去跟豆腐一樣的東西,不會是玉石吧?”

有人疑惑道。

白色的玉石是有,但白的像豆腐一樣的玉石,他們還真冇見過。

拍賣官解釋:“冇錯,這正是一塊玉石。”

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下,拍賣官解釋道:“相信你們都聽說過,秦始皇南巡期間,在洞庭湖口突然遇見狂風,眼看船要被風浪打翻,秦始皇把傳國玉璽拿出來投入湖裡,頃刻之間風平浪靜,才成功脫險的傳聞吧?”

“聽說過啊,你不會是想說,這塊豆腐是傳國玉璽吧?”

有拍客覺得好笑。

“當然不是。”拍賣官搖搖頭,“但我手中這塊方玉,正是從洞庭湖中打撈上來的,且根據梅花閣內的鑒寶師鑒定,正是源自秦始皇時期。”

聽到這,諸多拍客都不笑了,反倒有些好奇。

“後來根據一些史冊,梅花閣的鑒寶師得得出猜測,秦始皇當時可能冇有將傳國玉璽丟入洞庭湖,而是丟的這枚方玉,它很可能也是打造玉璽的另一種料子。”

拍賣官一本正經道。

“哈哈哈,你們梅花閣不會是把我們當成傻子了吧?”

聽到這,諸多拍客都笑了。

“就拍賣一塊普普通通的玉,你們居然能編出這麼精彩的故事。”

“要這枚方玉是秦始皇丟到洞庭湖裡的,那真的傳國玉璽在哪呢?”

“如果這枚方玉真是始皇帝隨身攜帶的玉石,你們梅花閣捨得拿出來拍賣,早就把它供成鎮閣之寶了!”

見狀,拍賣官道:“信不信由你們決定,這枚方玉底價一千萬,現在開始拍賣。”

“誰買誰是傻子。”

眾拍客皆是搖頭,梅花閣這番舉動,可就真有點店大欺客了。

“這梅花閣還真有意思哈,還秦始皇丟下洞庭湖的玉呢,他怎麼不說這是女媧補天時用的補天石呢?”

金嶽也覺得好笑,對著楚劍鋒道:“楚老,咱們還是等其他的寶貝吧。”

“哦。”

楚劍鋒也覺得梅花閣的說辭太過離奇,畢竟秦始皇在洞庭湖丟傳國玉璽的事,這可是口口相傳的典故,在這上麵做文章,梅花閣也是自作聰明瞭。

然而,正當所有人都把這塊方玉當個玩笑,葉辰卻舉牌了。

“我出一千萬。”

見此一幕,全場嘩然。

“那不是葉神醫嗎?他怎麼這時候舉牌啊,他要買這塊方玉?”

“之前楚老還說他是個鑒寶師,現在看來是個愣頭青。”

“這麼假的故事他都信,這簡直就是梅花閣的貴客啊。”

諸多拍客暗自嘀咕。

金嶽也是嗤笑:“葉先生,那玉石是假的,你彆被騙了。”

“我不會被騙的。”

葉辰默默搖頭。

拍賣官的說辭雖然離奇了一點,但這塊方玉,就是他在梅花閣外感知到的靈氣源頭。

這是塊古玉,甚至孕育出了在修真界都難得一見的玉髓,是煉製法器的絕佳材料。

“葉先生,你現在不聽我的話,到時候可彆後悔!”

金嶽見葉辰執迷不悟,冷冷一笑,顯然有些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