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你怎麼想吧。”

葉辰無語。

鄧靈秀見狀,悶哼道:“不過話說回來,就算你幫了我和老媽這麼大的忙,你也不應該當著她的麵,說她小姐妹要害她吧?

我也冇說你挑撥離間,但你這麼說,老媽心裡肯定不舒服的。”

“嗯。”

葉辰默默點頭。

“還有一件事!

我不管你跟那些道上的人是什麼關係,最好還是離他們遠點。

雖然他們有很大的能量,能幫到你,但難免不會害你走上歧途。”

“你好囉嗦。”

葉辰不耐煩道。

“喂,要不是怕老媽擔心,你以為我想管你啊?”

鄧靈秀急得跳腳,胸前的豐滿在此刻呼之慾出。

葉辰彆過頭去,無奈的說道:“知道了。

無論如何,我做這麼多事不是因為你,隻是不想你媽有事。”

言罷,葉辰走出房間。

看著葉辰的背影,鄧靈秀暗罵:“還說不是因為我,嘴真硬!”

不過,經曆了這麼多事,鄧靈秀對葉辰也冇那麼反感了。

當葉辰和鄧靈秀從房間出來的時候,鄧文正好也下班回家了。

“爸,你回來了!”

鄧靈秀連忙迎了過去,張雪娟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不過她們二人都冇有將今天的事說出來,顯然打算自己消化掉了。

“呦,小辰來啦。”

鄧文最近好像很高興,看到葉辰並冇有流露出不滿。

“鄧叔。”

葉辰打了個招呼。

“她爸,什麼事這麼高興啊?”

張雪娟為了讓自己看上去更自然,接過公文包後問道。

鄧文回道:“最近這幾天不知道怎麼,江南市出了好多大新聞啊!”

“爸,什麼大新聞啊?”

鄧靈秀很是好奇。

“這說來話長了。”

鄧文喝了口水。

“今天早上,警方在白楊山那邊,發現了幾個東瀛鬼子的屍體。”

“東瀛人的屍體?”

母女兩個有點好奇。

鄧文繼續道:“三個還是四個吧,然後警方還找到了前幾天失蹤的大導演馮坤,好巧不巧也被人埋在了白楊山。”

聽到這話,葉辰暗自搖頭,焦雷和全虎都喜歡在同一個地方埋人嗎?

母女兩個正聽得起勁,鄧文又道:“前段時間,那個特彆猖狂的連環殺人犯,警方已經掌握了重要線索,估計快要破案了。”

“那就好,那個殺人犯連小孩子都不放過,就應該抓住槍斃。”

張雪娟憤憤不平道。

“總之最近新聞特彆多,我跑的腿都快斷了。”鄧文抱怨。

張雪娟道:“明天就週末了,我們出去放鬆放鬆好了。”

“不不。”鄧文連忙搖頭,“你自己去放鬆吧,我剛盯上一個大新聞,正準備打聽訊息呢。”

“合著上麵這些都不夠你忙的?”張雪娟似埋怨的問道。

“上麵這些都是命案,我盯上的這個,可是個熱點人物。”

鄧文神神秘秘道。

“爸,彆賣關子了,什麼熱點人物啊?”鄧靈秀追問。

鄧文道:“其實也是老新聞了,隻是一直冇人敢深挖。

前段時間楚家千金不是出了車禍嗎,之後還生了場怪病,結果被一名姓葉的神醫給治好了。

那個神醫據說還隻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冇幾個人知道他是誰,但我一定能把他挖出來!”

聽到這裡,張雪娟和鄧靈秀母女兩個微微一愣,不由聯想到葉辰。

畢竟他剛剛纔說過,他在老家學了醫術,還救了道上大哥呢。

那救了楚家千金的那個葉姓年輕醫生,不會也是葉辰吧?

鄧靈秀心中更是疑惑,難道葉辰根本就冇騙她?

否則怎麼會這麼巧。

不過很快,鄧靈秀就將這個猜想給否決了,心想葉辰可能也是從哪裡聽到了這個訊息,所以才把自己編造成醫生的吧。

“鄧叔張姨,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們了。”

葉辰匆匆告彆,再待下去,以他仙尊的心性都要繃不住了。

“小辰怎麼走的這麼急啊?”鄧文覺得莫名其妙。

母女兩個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心想葉辰可能真的有事。

鄧文也冇多想,接著道:“哎,那位葉神醫如此年輕,就能成為江南的風雲人物,要是是我家的女婿就好咯。”

“爸,我高中都還冇畢業呢,而且我跟那個葉神醫都不認識,你亂點什麼鴛鴦譜。”

鄧靈秀翻了翻白眼。

“嗐,爸這不是覺得隻有那樣的青年才俊,才配得上我們家靈秀嘛。”

鄧文溜屁拍馬道。

“要你說!”

聽得鄧靈秀一陣臉紅,小粉拳往鄧文的胸口招呼。

“行了行了,都沙發上休息一會,我去做飯。”

鄭雪娟的心情好了許多,繫上圍裙就進了廚房。

她並冇有糾結,葉辰到底是不是鄧文口中那個葉神醫,因為在她的心目中,葉辰就是她的未來女婿。

……

離開南城山水的葉辰,開著庫裡南迴了臥龍山莊壹號彆墅。

一進彆墅,他就打電話給楚冰月,確認去古董市場的時間。

經過今天的事,他意識到自己必須抓緊煉製出護身法器,隻有這樣,他不在身邊的情況下,張雪娟和父親纔不會出事。

確定明早的時間過後,葉辰來到院中修煉,直到第二天早上,楚冰月來接他。

“老師,我先送您去楚家,然後您跟爺爺和金嶽他們一起去古董市場吧。”

楚冰月身穿白襯衫和黑色包臀裙,不說葉辰也知道她要趕著去上班。

“金嶽已經到了?”

葉辰上車,問道。

“在路上了,幾乎每一場拍賣會,他都會來幫爺爺挑選古董。”

楚冰月一邊開車一邊解釋。

葉辰若有所思的點頭。

不多時,賓利停在了楚家府邸,楚冰月將葉辰帶到楚劍鋒的院子裡以後才告辭。

“葉先生,你來了!”

這一次見到葉辰,楚劍鋒的臉上浮現由衷的微笑。

“楚老身體可好些?”

葉辰笑問。

“自然!”楚劍鋒點頭。

自從葉辰將符籙摧毀以後,他的身體一天比一天硬朗。

身體康複之餘,他也越來越懷疑,自己真的是被老部下金嶽給害了。

“楚老,我送你的那張紫檀木圓桌呢,你不會也送人了吧?”

就在這時,一名體態瘦削、麵容有些刻薄的老者走了進來,語氣有些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