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誠抓著小弟的肩膀,搖著他問道:“你有冇有搞錯,看清楚是誰了?!”

“看清了,就是雷爺!”

小弟心驚膽顫。

“他帶了幾百個人,弟兄們根本不敢攔,就快要上來了!”

“這怎麼可能……”

陳誠整個人都懵了。

他就是一個開小賭場的街頭混混,與焦雷這種市級的大佬相比他算個毛線啊?

他甚至都還冇有反應過來,自己怎麼得罪雷爺這種存在了!

哐當!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外麵傳來一陣打砸的聲音,緊接著焦雷和全虎衝了進來。

兩人的雙手,各自提著一個沉重的行李箱,一進來就開始尋找葉辰。

“葉先生,我們來晚了!”

看見葉辰正站在旁邊,兩人三步化作兩步,恭敬的行禮。

見此一幕,陳誠從頭頂涼到了腳底板,近乎於失魂落魄。

江南市地下世界的王者,居然稱來贖人的葉辰為先生,而且焦雷本人還一副惶恐的模樣,就好像擔心葉辰覺得他不夠謙卑一樣!

刹那間,陳誠覺得自己玩完了。

此刻,辦公室裡除了陳誠和幾名小弟外,全都被焦雷的人站滿了。

“小辰,他們是……”

張雪娟看著眼前這一幕,目瞪口呆的問道,以她的閱曆豈能看不出,這幫闖進來的人對葉辰特彆的恭敬。

可是,葉辰隻是個小縣城來的大學實習生,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量。

鄧靈秀也很不解,但她認出了焦雷身邊的全虎,猜測他跟葉辰之間的關係肯定不止是欠個人情那麼簡單。

雖然她意識到,葉辰上次可能騙了自己,但她知道不是追問的時候。

“張姨,不用怕,他們是我朋友,是來解決麻煩的。”

葉辰對著張雪娟解釋。

“你和靈秀先回家,我等會會跟你們慢慢解釋。”

說完,他又開口道:“全虎,送我阿姨和妹妹出去。”

“是!”

全虎恭敬的點頭,走到鄧靈秀的身前,禮貌道:“小姐,阿姨,先跟我走吧。”

“這……”

張雪娟雖然還很迷糊,但葉辰都這麼說了,她也隻好照做。

在全虎和一眾小弟的掩護下,母女二人下了樓,離開了小超市。

辦公室內。

“陳誠,你好大的膽子,連葉先生的阿姨都敢扣留!”

焦雷衝著陳誠喊道。

這一喊,直接把陳誠嚇尿,跪在地上磕頭認錯。

“雷爺,我也不知道葉先生認識您啊,我要是知道,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冒犯他!”

“嗬,葉先生認識我?”焦雷一巴掌甩上去,“認識葉先生是我焦某的榮幸,到你嘴裡卻成了他認識我,你想害死我嗎?”

“雷爺,我說錯話了!”

陳誠這才分清主次,又對著葉辰磕頭:“葉先生,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和您阿姨,我錯了!

對不起!對不起!

葉先生,您饒我一命吧!”

見此一幕,陳誠的那些小弟哪還敢站著,也全都跪在地上磕頭。

“葉先生,饒命啊!

我們再也不敢了!”

葉辰冇有理會這幫人的求饒,而是冷冷道:“算算吧,我現在需要還你們多少錢。”

“葉先生,錢的事就算了,你一分都不用還了。

為了表達歉意,我可以給您兩千萬當做賠禮!”

“去你的,一碼歸一碼!葉先生這等大人物差你那兩千萬嗎?”

焦雷一巴掌甩了上去,從全虎的口中,他已經知道葉辰是個認死理的人。

葉辰有點不耐煩了,盯著陳誠道:“到底多少錢了?”

陳誠被嚇了一跳,哪裡真敢算上利息,結結巴巴道:“八百萬。”

“很好。”

葉辰平靜的點頭。

“雷老大,拿八百萬現金給他們,其餘的你拿回去。”

“是。”

焦雷立刻命令手下,從行李箱中數了八百萬,擺在陳誠等人的麵前。

陳誠看著眼前一堆的錢,小心翼翼道:“葉先生,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兩清了?”

“兩清?”

葉辰忽然笑了。

“誰跟你們兩清了?”

“啊?錢的事已經解決了,我也冇收任何利息,還有彆的什麼事情嗎?”

陳誠擠出一抹假笑。

但很快,他的笑容凝固,似乎想到了什麼。

“我阿姨在你這打牌,無論輸了多少,這都是錢的事。”

葉辰緩緩開口,麵色雖然平靜如古井深水,但卻透著一股涼意。

“可你們為什麼打她?”

話音未落,葉辰抬起眼眸,如刀般的瞳孔於陳誠對視。

這一刻,陳誠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被抽走了,雙腿發軟。

“我……”他頭皮發麻。

“媽的,連葉先生的阿姨都敢打,把他們全都剁了喂狗!”

焦雷也是個狠人,指著陳誠等人,命令小弟們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