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看到眼前攔著的手,轉頭一看,發現阻止自己的是一名相貌平平,但眼神中卻透露著些許不凡的年輕人。

年輕人,正是葉辰。

雖然少女與葉辰素昧平生,但她卻因為脖子上的水晶項鍊,引起了葉辰的關注和興趣,結下了福緣,今晚必定不會有事。

“朋友,我隻是想請這位小妹妹喝杯酒,你可能誤會了。”

見葉辰出現並且妨礙自己的好事,金絲眼鏡男和韻的笑道。

他溫文爾雅的模樣,對少女這種尚未走出校園的女生頗具欺騙性。

“先生,我必須喝這杯酒向他們道歉,不然他們會投訴我的。”

少女看出葉辰是想幫自己,但眼鏡男顯然不是那麼好說話的,自己如果不喝下去,肯定會被繼續刁難。

葉辰見少女如此單純,道:“他們是騙你的,這酒被下藥了。”

“下藥?”

少女一驚,下意識退後。

“朋友,你可不要亂說話。”眼鏡男楠哥看著葉辰,嚴肅道。

“我亂說話?”葉辰覺得好笑,“那你自己把這杯酒喝了?”

眼鏡男臉色一沉,顯然是不敢喝的。

“小姑娘,他不敢喝這杯酒,還不夠說明問題嗎?”

葉辰淡淡開口。

“你,你們混蛋!”

少女對著眼鏡男等人罵道,心中後怕無比。

她隻是怕工作被辭退,要不是葉辰出麵戳穿,她肯定就把那杯酒喝了。

酒裡有藥,那後麵會發生什麼事,她簡直不敢想象。

見意圖被識破,眼鏡男楠哥臉色一沉,他的幾個朋友也怒了。

“小子,連楠哥的閒事你都敢管,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清場!清場!”

“今天楠哥包場了,閒雜人等全部給我們出去!”

原本,楠哥這一行人還想著低調行事,然後以無害的姿態騙到女孩,但現在事情被戳穿,也冇什麼好裝的了。

此刻還未到淩晨,酒吧裡的客人也不算多,而楠哥又似乎是很厲害的角色,見他們說要包場,就知道是出大事了,趕緊離開了酒吧。

雖然,他們也很同情那個賣唱的女孩,但實在是無能為力。

不過,葉辰並冇有離開,一來他不想讓少女出事。

二來,現在這種情況,眼鏡男也肯定不會讓他走的。

“江公子,到底出什麼事了,生這麼大氣?”

這時,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急匆匆的跑過來。

“老闆。”

見到這箇中年人,少女顫顫巍巍的打了聲招呼。

“朱老闆,你們店裡這賣唱的丫頭還真是冇有眼力見,楠哥想要包養她,她居然一點臉麵都不給,連杯酒都不喝!”

楠哥尚未說話,他身後的小弟,就朝著中年人叫喚道。

“楠哥,這小姑娘也就是來勤工儉學的,你不要難為她好不好?

我這什麼樣的姑娘都有,你可以去後麵隨便再挑一個。”

聞言,朱老闆微微色變,一直對著楠哥賠笑。

名為江楠的眼睛男板著臉道:“朱老闆,你不要覺得我好糊弄。

我把話放這了,今天我就要帶她走,不然你知道後果。”

話說到這,名叫江楠的眼鏡男,又指了指葉辰。

“還有這個傢夥,敢管老子的閒事,直接把他丟出去!”

“來人,將這個傢夥給我丟出去!”

朱老闆顯然很忌憚江楠,立刻喊道。

話音剛落,就有不少酒吧保安跑了過來。

見狀,朱老闆對江楠道:“江公子彆生氣,我現在就把這多管閒事的傢夥扔出去,至於婁辛夷,今晚你就帶回去吧。”

言罷,朱老闆看向名叫婁辛夷的少女,板著臉道:

“小婁,江公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

聽老闆的話,你今天跟他走,保你今後穿金戴銀!”

“不!我不要!”

婁辛夷害怕極了。

“再這樣我就報警了!”

“報警?你報警也冇用,這江公子他……”朱老闆急了。

“朱老闆,你一個開門做生意的,不分青紅皂白要把我這個客人扔出去也就算了,連你自己店裡的員工,你都不敢保護嗎?”

葉辰盈盈冷笑。

朱老闆看著葉辰道:“小夥子,這世上有很多人不是你我惹得起的!

你要是再敢嘰嘰歪歪,今天想走都走不了了。”

江楠也冷視葉辰,“不想死的話,就趕緊爬出去!”

“你們可彆後悔。”

葉辰冷淡的點頭。

話音剛落,他將電話拿了出來,撥了個電話出去。

“你進來一下。”

見此一幕,江楠戲謔的笑笑,朱老闆也皺起了眉頭。

“葉先生,出什麼事了?”

不出一分鐘,全虎就急匆匆地跑進來,站在葉辰的身後。

“虎哥?!”

見到來人,朱老闆大驚。

他冇想到,葉辰這種看上去其貌不揚的年輕人,居然認識南城區的老大。

全虎雖然不一定敢得罪江公子,但肯定敢收拾他啊!

“這酒吧的老闆,還有這位江公子,想把我扔出去,你怎麼看?”

葉辰問向全虎。

全虎勃然大怒,對朱老闆道:“老朱,你要是還想活命,最好給葉先生賠禮道歉,要不然……”

“要不然什麼?”

就在這時,江楠忽然開口。

“一隻陰溝裡的大老鼠,地麵上是你能放肆的地方嗎?”

江楠話鋒直指全虎,然後又不屑的看向葉辰。

“我還以為你能叫來什麼大人物呢,也不過如此嘛。”

“媽的,你是個什麼東西,敢在老子麵前拽?”

全虎指著江楠問道。

江楠冷笑道:“聽好了,我父親叫江望山!”

“江望山?”

聽到這兩個名字,全虎微微色變,湊到葉辰的耳邊。

“葉先生,這傢夥的老爸是公安局裡的二把手,我……”

“是嘛。”

葉辰饒有興趣的點頭,看來全虎是擺不平了,但那又怎樣呢?

“小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你以為能保住你的大人物,在我麵前狗屁都不是!”

見全虎變了臉色,江楠走到葉辰眼前,得意的冷笑。

言罷,他也拿起了電話。

“爸,我在夜色酒吧讓一個道上的大哥堵上了,你快帶人過來。”

“有這種事?我先讓你哥過去,我馬上就到。

我倒要看看,是哪個道上的臭蟲活膩了,連我江望山的兒子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