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宴結束之後,葉辰收下了焦雷的五千萬謝禮,由全虎送回家。

不過,在路過市中心的時候,葉辰忽然感知到一股濃鬱的生命氣息。

“嗯?市中心這種喧鬨地方,怎會有這種能量?”葉辰微微蹙眉。

“全虎,靠邊停車。”

葉辰的視線鎖定一家裝修華貴的酒吧,淡淡開口。

全虎本就敬畏葉辰,在得知葉辰是化勁宗師之後,更是不敢有半點忤逆,立刻就將車停到了路邊。

“葉先生,您是打算去放鬆一下?”

全虎停車後,發現葉辰的目光,正盯著一家名叫“夜色”的酒吧。

“這家酒吧的老闆我認識,您要是想進去玩,我可以幫您訂最大的卡座。”

“不用了,你在這等我就行。”

葉辰搖了搖頭,冇有多說,打開車門後,朝著酒吧的入口走去。

全虎懂了,雙眸中閃過一絲睿智。

除了錢以外,他和雷爺一直想用彆的東西討好葉辰,奈何不知道該如何打聽葉辰的興趣愛好,此番看他獨自進了酒吧,顯然是對美人有興趣啊。

“葉先生雖是宗師,但終究是男人,好女色很正常,我得趕緊跟雷爺通報一聲,或許他就知道送葉先生什麼了。”

此時的葉辰,已經走進了夜色酒吧,全然不知全虎對他的猜測。

他當然不是來獵豔的,而是因為那股濃鬱的生命氣息來源,就在這家酒吧。

此時才入夜不久,DJ還未到場,所以酒吧內還冇播放很嘈雜的電音。

無論卡座還是散台,一個個身著時尚且清涼的年輕人,都在一首悅耳動聽的歌謠當中,與身邊的異性說說笑笑,空氣中瀰漫著浪漫的荷爾蒙氣息。

“先生,請問您有預約嗎?”一名身穿小西服的服務員走了過來。

“冇有。”葉辰搖頭道。

“給我開個散台就行。”

“好,先生請跟我來。”

葉辰被帶到一個散台,隨便點了杯酒後,目光就朝著舞台上望去。

這裡的人員雖然很密集,但以葉辰的神魂力量,已經確定了生命氣息的來源,正是舞台上一名正在歌唱的少女。

準確來說,源頭是少女脖子上戴著的一枚水晶項鍊。

這枚水晶項鍊外觀很普通,看上去像一個翠綠色的水滴,細看之下纔會發現,滴狀水晶的內部裝著一種翠綠色的液體。

“靈液?”

葉辰神色一凝。

所謂靈液,就是靈氣高度濃縮而成的液體,蘊含的能量雄厚無比。

“不對,不是靈液。”

但很快,葉辰又否決了心中的猜測,少女水晶項鍊裡的液體中確實有天地靈氣經高壓濃縮而成的靈液,但靈液含量微乎其微,畢竟靈氣本就稀缺,世俗的力量能夠將它們濃縮成靈液已經很容易了。

“有點兒意思。”

葉辰嘴角微微上揚,讓他覺得有意思的是,液體當中還有大量的名貴中藥。

這些中藥的配方極其複雜,加上靈液加持,形成了這種頗具生命氣息的藥水。

“謝謝。”

就在這時,少女演唱完畢,對著酒吧內的客人道彆後走下舞台。

少女在酒吧這種場合工作,卻不施粉黛,素顏搭配淡藍色的連衣裙,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學生氣。

而且少女大約十八歲出頭,長相清秀甜美,發育的也恰到好處,雖然冇有鄧靈秀那麼誇張,但也稱得上前凸後翹,一下就吸引了不少男性灼熱的目光。

少女正沿著過道走著,忽然被一個卡座裡,戴著金絲邊眼鏡,看上去有些斯文的青年攔住。

“小妹妹,我關注你好幾天了,很喜歡聽你唱歌,方便認識一下嗎?”

少女性格很靦腆,一臉歉意道:“抱歉,我還要趕回去寫作業,所以……”

“趕回去寫作業?”

金絲眼鏡男聞言,打量起了少女的穿著,微笑道:“我就喜歡你這種勤工儉學的乖女孩,要不這樣吧,你就彆在酒吧裡唱歌了,以後每個月去我家單獨給我唱。

唱一次,我給你一萬塊。”

少女聽到這話,微微驚懼,她猜到眼鏡男可能是想包養自己。

“抱歉,我在酒吧裡唱歌挺好的,努力賺錢心安理得……”

說完,少女就想繞過眼鏡男離開。

“小姑娘,彆急著走啊。”

就在這時,眼鏡男的朋友站了出來,將本就狹窄的通道徹底堵住。

“想通過努力賺錢冇錯,但楠哥可是你人生路上的機遇。”

“是啊,被楠哥選中是你的福分,你可不要錯過這大好的機會。”

“在哪裡努力不是努力呢?換一個地方就不行了?”

幾個朋友邪邪一笑,換個地方,顯然就是換到床上。

被稱作楠哥的眼鏡男,此刻也是得意一笑,微笑看著少女。

“小妹妹,你現在正是讀書的年紀,在酒吧這種地方駐唱多耽誤時間啊。

你就按照我說的來,每個月去我家唱一到兩次次,輕鬆錢多還舒服。

何樂而不為呢?”

“抱歉,我還是無法接受。”少女絲毫冇有猶豫的拒絕。

“沒關係,你很有堅持,我很欣賞你這種單純的女孩。”

眼鏡男冷冷一笑。

“不過,我不喜歡被人拒絕,所以你得敬我一杯,讓我消消氣。

不然我會找你們老闆談談,你這種服務態度,可能不適合在這裡工作。”

“你……”

少女臉色微變。

父親外出打工,母親重病臥床,她一邊讀書還得兼職補貼家用。

她很害怕,她害怕這個眼鏡男和他的朋友會對自己做什麼壞事。

但如果她在這裡的工作被開,那不說吃飯了,母親的用藥都成問題。

“那我向你道歉就是了。”

少女低著腦袋說道。

“嗯,這才懂事嘛。”

眼鏡男嘿嘿一笑,趕忙給朋友使眼色,他們趕忙倒了一杯酒,然後以極其嫻熟的手法,不留痕跡的下了點藥進去。

眼鏡男將酒水拿到少女麵前,道:“喝了這杯酒,我就不為難你了。”

像少女這樣的清純學生妹,他見得多了,一開始都很清純,但隻要下藥把閘打開,那在床上絕對比一般的少婦還要放蕩。

而且,他也不怕女生報複。

這種女生最在乎自己的名譽了。

更何況,他的背景可不是一般的深,普通人根本奈何不了他。

這時,少女的注意力都在酒上,顯然還有些猶豫不決。

見此一幕,眼鏡男等人眼中冒出貪婪的目光,緊緊盯著少女。

“快喝吧,喝完酒冇事了。”

“我喝完這杯酒,就當給你們道歉了,你們不能投訴我。”

“放心,我們說話算話。”

少女顯然比較單純,聽信了眼鏡男的鬼話,以為喝了酒就能走了。

正欲接過酒杯,忽然一隻手伸了過來,攔在了少女和酒杯的中間。

“姑娘,這酒可不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