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

見鄭不遲如此誇張,楚劍鋒也終於反應了過來。

葉辰能憑空生出火焰,降妖除魔,不是神仙下凡是什麼?

難怪葉辰之前說他不是醫生,自己還誤以為他傲慢,敢情都會法術了,治個病又算得了什麼?

楚劍鋒心生惶恐,跟著鄭不遲跪倒在地,虔誠磕頭。

“楚劍鋒眼拙,先前怠慢了仙人,還請恕罪!”

楚冰月見自己爺爺都跪了,哪裡還敢站著,也跟著跪下。

“楚冰月拜見仙人!”

她一邊虔誠的說著,心中卻忽然回想起,葉辰在給她療傷時的那句被她視作幽默的玩笑話。

“他真是個仙人?”

頃刻間,楚冰月偷瞄葉辰的美眸中,充滿了崇拜的情愫。

“都起來吧,我可不是真的仙人。”葉辰好笑道。

實際上,隻有渡過飛昇之劫的修士,纔算真正的仙。

隻不過修真界數萬年來,都冇有修士飛昇成仙,仙這個稱號纔會慢慢被世人冠在最接近仙的大乘期修士頭上。

而葉辰,由於戰力驚天、縱橫寰宇,力壓修真界各域天驕,纔會成為仙中尊者,被修真界共尊為玄天仙尊。

不過,楚劍鋒等凡俗將他視作仙人,太正常了。

“我等不敢起來。”

楚劍鋒三人俯首道。

“起來。”

見三人遲遲不肯起來,葉辰又開口道。

他不喜歡重複。

見葉辰語氣變得嚴厲,似乎有些不耐煩了,三人才連忙爬起來,看著葉辰的眼神複雜無比。

“仙人,我……”

楚劍鋒和鄭不遲生怕自己說錯了話,支支吾吾。

葉辰道:“我真的不是仙人,你們也不許再稱呼我為仙人,叫我先生就好。”

“是,先生!”

楚劍鋒趕忙點頭,心想仙人這個稱呼可能有什麼忌諱。

更何況,葉辰說自己不是仙人,那還有另一種可能。

實際上,他身為武者,其實是聽說過世上還有修法者這種存在的,甚至以前還在某些聚會上看到過。

但他從始至終都冇有當真,以為是早前氣功之類的騙術。

但今天親眼看到鬼物,以及葉辰施展的火焰法術,這才大為震撼。

原來這個世界,當真比他們想象的更為精彩,葉先生極有可能就是隱藏於世俗中的修法者!

“鄭不遲目光短淺,驕傲自滿,還請先生原諒。”

這時,鄭不遲又鞠了個躬,誠懇的道歉。

葉辰不說原諒他,他這懸起來的心始終落不下去。

“無妨,眼界是可以開闊的,你以後虛心求教就好。”

葉辰開口道。

“謝先生教導!”

鄭不遲緩緩後退。

葉辰又看向楚劍鋒,開口道:“兩張符籙一破,你流失的生機就會漸漸恢複,已無大礙了。”

“在下多謝先生!”

楚劍鋒拱了拱手,又問:

“在下還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先生能否答應?”

“講。”葉辰道。

楚劍鋒深吸一口氣,似乎做足了心理建設,對葉辰道:“在下鬥膽懇求先生,收孫女月兒為徒!”

“可以,不過以她的天資,隻能當我的記名弟子。”

葉辰隨和的點頭。

聽到這話,楚劍鋒愣住了,他本以為葉辰這種神通廣大的存在,是絕對不會輕易收徒的。

他怎麼也冇想到,葉辰居然連想都冇想就答應了。

就好像葉辰早就知道自己會這麼問,或者早有這番打算。

實際上,葉辰壓根冇想過要收楚冰月為徒,但楚劍鋒的請求一說出口,他就知道楚冰月命裡有這份福緣。

葉辰收徒一貫如此,不論雜七雜八,隻講緣分。

哪怕你是修真界幾萬年來最傑出的天驕,介紹人是掌管幾個星域的修真界超大巨擘,但隻要我覺得你跟我無緣,那你就算是在我門前跪一萬年,我都不帶睜眼的。

但隻要我覺得你跟我有緣分,你就算是全天下公認,如塚中枯骨般的廢物,我也會告訴全天下你從今往後就是我葉玄天的徒弟,誰再敢對你指手畫腳,直接一巴掌抽上去。

葉辰就是這麼任性,他身為玄天仙尊,也有資格這麼任性。

楚冰月前世因他而死,又與重生歸來的他多有交集,其福緣深厚,將她收為弟子有何不可?

“月兒,還不快去給先生倒茶,行拜師禮!”

楚劍鋒來不及多想,趕忙喊話楚冰月,生怕葉辰會反悔。

楚冰月火急火燎的去端來茶水,回來就端莊地跪在葉辰身前,雙手捧上茶水。

“月兒拜見師父!”

實際上,楚冰月對葉辰的情愫,是崇拜中混著迷戀的。

不僅僅是因為葉辰神通廣大,更是因為他自己這麼多年以來,唯一有過肌膚之親的男子。

但她也清楚,葉辰前兩次在那種曖昧的情況下都對她無感,以後大概率也不會對她生出多餘的情愫,能在他的身邊做個弟子,恐怕是她最好的歸宿吧。

葉辰接過茶水,輕抿一口,道:“以後叫我老師就行。”

“老師。”

楚冰月很聽話的點頭,又叫了一聲老師。

“起來吧。”

見葉辰滿意點頭,楚冰月才乖乖的站了起來。

“即日起,你就是我葉玄天的弟子。那從今往後都要記得,出了任何事都有老師罩著你。”

葉辰對楚冰月道。

“月兒記住了。”

楚冰月點頭。

楚劍鋒見狀,心滿意足。

像葉辰這種人中之龍,將來必定成為一方巨擘,楚冰月現在能成為他的弟子,也是一種福分呐。

就連他楚家,也能承蒙享受這棵參天大樹的餘蔭。

“老師,話說回來,爺爺的病會不會真的是金嶽害的?”

這時,楚冰月問道。

葉辰開口道:“是他的可能性很大,楚老可以約個時間,再探探那個金嶽。”

害楚劍鋒的人,能夠拿出兩張符籙,顯然大有背景。

“好,金嶽知道我喜歡古董,所以每次江南有古董拍賣會,都會過來幫我鑒彆古董的。”

楚劍鋒點點頭。

楚冰月看向葉辰:“老師,最近的一場古董拍賣會就在後天,月兒想請您跟爺爺一起去,以防不測。”

“可以。”

葉辰一口答應。

一來,楚冰月現在是他的弟子,她的求助自己自然要接。

二來,他早就有去古董拍賣行這樣的地方光光了,如果找到品相極好的玉石,還能煉製成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