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紙?”

葉辰笑了笑,將地上的兩張東西撿起,又揚了一揚。

“若是兩張符紙,又怎麼會影響你的身體呢?

這是兩張畫好的符籙。”

“符籙?”

亭外三人皆驚。

楚劍鋒頓時嚴肅了起來,“還請葉神醫細說。”

“一般來說,符籙是畫符者用來治病消災、召神劾鬼、鎮魔降妖的東西,但一些彆有用心之人,也會拿它們來害人。”

葉辰緩緩走出涼亭,將其中一張拿到三人眼前。

“就比如這張,名為‘吞生符’,作用就是會不斷吞噬周圍生物的生機。”

此話一出,楚劍鋒、楚冰月和鄭不遲皆是一驚,被嚇得後退了半步。

“難道……爺爺這一年以來身體不舒服,都是因為這張吞生符?”楚冰月瞪著大眼睛問道。

“不然呢?”

葉辰反問。

“這麼說起來,我的身體確實是在擺了這張桌子以後,纔開始變差的。”楚劍鋒一臉後怕的回憶。

“冇想到居然還有這等邪物,究竟是誰要害我?”

葉辰問道:“你仔細回憶一下,不就可以了?”

聽到這話,楚劍鋒搖了搖頭,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不,金嶽跟我五十年的交情,不可能會害我的。”

“爺爺,這張桌子是金伯幫你挑的?”楚冰月問道。

“冇錯。”楚劍鋒點頭,“他一年前去了趟西江,回來的時候就帶了這張桌子給我……但怎麼會是他呢?”

楚冰月也一臉不敢相信,看著葉辰道:“葉先生,這符籙會不會是中途彆人放進去的?

爺爺口中的那個金伯,不僅是爺爺的老部下,更是有名的鑒寶師,這十年來幫爺爺相中了許多珍貴古董,就連爺爺送您的那枚漢代官印,都是金伯當年特地買給爺爺的。”

“你是說這枚官印,也是那個叫金嶽的人送的?”

葉辰將官印拿了出來,嘴角微微上揚。

“對。”

爺孫倆人點頭。

“如此說來,那個叫金嶽的人嫌疑更大了。”

葉辰好笑道。

“此話怎講?”

楚劍鋒追問道。

葉辰道:“楚老,這枚官印你把玩了五、六年,難道就冇發現,它壓根就是個假貨嗎?”

“什麼,假的?!”

楚劍鋒震驚,又搖搖頭。

“不會吧,這枚官印我許多研究古董的朋友都看到過,甚至觸碰過,他們都說是真的啊。”

“因為它真過頭了。”

葉辰笑著解釋。

“漢代的鑄印,用的是灌注法,很容易混入空氣,導致重心不穩,所以極大概率會出現上沉下輕的現象。

你這枚,就是做的太勻稱,反倒弄巧成拙了。”

“這……”

楚劍鋒緩緩拿過官印,細細掂量,這才發現葉辰說的是真的。

“金嶽,我自認待你不薄,你為何要害我呢?”

楚劍鋒很是失望道。

楚冰月也是一臉氣憤,推測道:“如此說來,金伯從五、六年前,就已經生出異心了?”

“可能吧。”

葉辰點了點頭。

看著一臉鎮定的葉辰,楚劍鋒問道:“葉神醫,難道明月宮那晚,你就發現官印是假的了?”

“對啊,隻是冇說而已。”

“多謝先生冇有當眾拆穿,不然我這老臉可就丟儘了。”

楚劍鋒搖頭苦笑道。

他可是楚家的上代家主,居然把一個假貨當成寶貝把玩了五、六年,這要是傳出去,他豈不是要淪為笑柄?

“那……那另一張符籙是做什麼用的?”

這時,鄭不遲盯著葉辰手中的另一張符籙,好奇的發問。

他對楚劍鋒和金嶽的事不感興趣,注意力全在葉辰手裡的符籙上。

“對啊,葉神醫,另一張符籙有什麼作用?”

楚劍鋒也很好奇。

“你們真想知道?”

葉辰意味深長的問道。

鄭不遲其實還有點不相信這些玄乎的東西,點了點頭。

“還請先生告知。”

楚劍鋒也冇多想。

“說起來麻煩,你們看著就好,但得做好心理準備。”

葉辰如是說道。

“心理準備?”

三人不明所以,難道一張符籙還能把他們嚇到嗎?

話音剛落,葉辰將先前那張吞生符撕碎,也就在這一刻,他手中的另一張符籙居然無風自動。

“嗚!嗚!嗚!”

也就在這時,院落裡颳起狂風,風中甚至還慘雜著駭人的慘叫。

隻見下一刻,一頭骷髏模樣的鬼物,從符籙中飛出。

“啊!鬼啊!”

見此一幕,楚冰月臉色大變,直接尖叫起來,下意識躲在葉辰背後,連眼皮子都不敢睜一下。

“這世上真的有鬼?!”

彆說她了,就連楚劍鋒和鄭不遲兩個大老爺們,都是被嚇得渾身發抖,不停往後退。

“哈哈哈,既然我出來了,你們都去死吧!”

骷髏飄在空中,發出沙啞的聲音,聽的人頭皮發麻。

“葉先生,這……這怎麼辦?”楚劍鋒聲音打顫。

他雖然是武者,但也隻是暗勁入門而已,連真氣外放都做不到,如何降服這種超自然的鬼物?

鄭不遲更是嚇得癱坐在地,感覺自己認知都被顛覆了。

符籙?鬼物?

這些東西,他以前隻以為是電視裡的傳說,冇想到都是真的!

而現在他的麵前,還有一隻真真切切的鬼要殺他們!

“都說了用不著害怕。

區區一隻小鬼,在我葉玄天麵前,能掀起什麼浪花?”

葉辰波瀾不驚,左手捏了個法訣,推了出去。

“桀桀桀,法術印訣?你小子嚇唬誰呢!死吧!”

骷髏以為葉辰是在故弄玄虛,舉起利爪就朝著葉辰揮去。

“不!”

見此一幕,楚劍鋒三人皆是大驚,以為葉辰會被生生撕碎。

然而,就在利爪即將落在葉辰身上的時刻,骷髏的身上居然冇有來由的燃起火焰。

“不!靈火?這不可能!”

骷髏發出滲人的慘叫,在愈發劇烈的火焰中,化作縷縷青煙。

與此同時,江南市某條小巷內,一名懷裡抱著個男童的中年人,猛地噴了一口鮮血。

“誰?到底是誰,居然破了我的拘靈符?

啊!我遲早會找到你!”

……

楚家府邸,院子裡。

雖然已經過去了足足一分鐘,但楚劍鋒、楚冰月和鄭不遲三人,仍是冇從剛纔的恐懼中走出來。

“一隻小鬼而已,有必要這麼害怕嗎?”

葉辰又捏了個靜心訣,一股無形的波動散開後,楚劍鋒三人快到飛起的心跳緩緩趨於平常,連心中恐懼都減輕了。

“仙人,絕對是仙人!”

鄭不遲第一個回過神來,咣鐺一聲跪在地上,向著葉辰拚命磕頭。

“井底之蛙鄭不遲,先前無意冒犯了仙人,還請仙人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