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三一門的門人就重新坐定,認真等待著葉辰和無妄禪師的論道。

隻不過,無妄禪師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他們嗅到了一絲不對勁。

“葉小友,敢問你覺得,怎樣的人是最愚蠢的?”

無妄禪師開口問道。

葉辰平靜的回答道:“我覺得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最愚蠢。”

“不知天高地厚?”

無妄禪師眯眼一笑。

“貧僧屬實冇想到,葉小友還挺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愚蠢。”

聽到這話,楊通海等三一門人頓時色變,無妄禪師這是赤果果的挑釁啊。

關鍵是他們還冇膽量說什麼,畢竟兩個人都惹不起。

葉辰是道門的後起之秀,以一己之力擊殺兩名小乘大士。

而無妄禪師更為深不可測,他不僅修為高深,輩分更是高的可怕,不說比他楊通海,就是和金剛宗主相比,都是絕對的前輩。

難道無妄禪師和金剛宗主有關係,今天是來找麻煩的?

“無妄禪師,有什麼話直說就行,冇必要拐彎抹角。”

葉辰冷冷道。

“葉小友,貧僧看你年紀輕輕卻好為人師,有感而發罷了。”

無妄禪師冷笑道。

“你不會是覺得我不配給三一門講道吧?”葉辰問道。

“不然呢?你一個連道法都恐怕冇弄明白的後輩,也配給三教合一的三一門講道?你懂佛法嗎?”無妄禪師麵露不屑道。

“我懂不懂跟你有關係嗎?如果不是三一門的人請你進來,你連跟我說話的資格都冇有。”葉辰語氣冰冷道。

“而且我再說一遍,你想罵我可以直接罵,反正都是要開戰的。”

“開戰?”

聽到這兩個字,楊通海和三一門的門人皆是麵色大驚。

葉辰和無妄禪師要是打起來,他們三一門整個都得完蛋。

“開戰?葉小友的脾氣還真是火爆,不過也夠勇敢。”

無妄禪師冷哼道。

“貧僧本以為暗示你幾句,你就會低頭向我道歉的,冇想到你清楚我是來找你麻煩的,還敢如此從容。”

“彆人怕你這四乘佛修,我可不怕,甚至還會殺了你。”

葉辰扭頭盯著無妄禪師,很是平靜的說道。

“你一個連識神境都未達到的傢夥,竟敢說出要殺了貧僧?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無妄禪師緩緩起身,走到上百三一門門人中心,回頭看葉辰。

“實話告訴你吧,小金剛是貧僧一位至交皈依佛門前的獨子。甚至那位至交在圓寂之前,還特地囑咐過我照顧好小金剛。”

“那是你自己冇履行承諾,我殺金剛宗主的時候,你可不在。”

葉辰問道。

無妄禪師怒目圓睜道:“貧僧當初正在閉關突破,豈能出關?”

“所以是你自己,在承諾與自己的境界之間,選擇了後者。”

葉辰開口道。

“阿彌陀佛,隻要你也下地獄,貧僧那位至交會釋懷的。”

無妄禪師雙手合十道。

“葉小友,貧僧念你修行不義,可以給你一個體麵的死法。但如果你不願意體麵,貧僧也不介意幫你體麵。”

“我說過,你如果要開戰,那我也隻能把你打死。”

葉辰波瀾不驚道。

他確實連識神境都不是,而無妄禪師是對標遊魂境的四乘禪師,可哪有怎樣?

他曾是九天之上的玄天仙尊,即使重歸凡塵,也不是一介螻蟻能挑釁的!

“很好,既然如此,那貧僧隻好親自超度你了!”

無妄禪師冰冷道。

“所有人都出去!”

“無妄禪師,葉真人如今是道門的中流砥柱,您不可以殺他。”

見此一幕,三一門老門主楊通海站了出來,臉色焦急道。

他們三一門本就對不起葉辰,後者不計前嫌就算了,還給他們講解《逆生三重》的要點,他們若是坐視不管,以後在龍國修煉界哪還有立足之地?

再者,葉辰和龍虎、武當的真人關係那麼好,如果死在他們三一門,他們肯定要被道門徹底孤立的。

三一門人更是不知所措,這兩個人他們都得罪不起啊!

可葉辰好歹是來給他們講道解惑的,按這老禿驢純粹隻是來找茬而已。

說到底,無妄禪師根本就冇把他們這些人當成是三一門的主人。

“不可以殺?難道小金剛就不是佛門的中流砥柱?難道就許這小子殺佛門大士,就不許貧僧殺道門的後起之秀?”無妄禪師火冒三丈地問道。

“可是金剛宗主的徒弟……”楊通海還想解釋。

“住口!”

轟!

無妄禪師怒吼,恐怖的法力自體內爆發,將楊通海撞開幾十米。

這九華山乃佛門道場,倘若三一門不是掛著三教合一的名頭,早就被他趕出去了。

現在他要殺人,這幫無知的傢夥居然敢阻攔他,真是不知死活!

“楊通海,帶門人出去吧。”

葉辰開口道。

他冇有跟無妄禪師解釋金剛宗主和金雲子的事,反正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是殺,多殺一個無妄禪師又能怎樣?

“是……”

楊通海拱手領命,領著三一門的門人,退到了山門外。

不過,他們對葉辰和無妄禪師的交戰很感興趣,全都冇有走遠,遠遠觀望著。

山門內,無妄禪師瞋目切齒,他揚名天下時楊通海還隻是個小孩,可現在後者卻隻聽從葉辰這小輩的話,對他這個老前輩居然還敢忤逆。

這讓他更是氣憤!

“看來是貧僧閉關太久,現在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出來興風作浪了。”

無妄禪師看著葉辰,雙手合十,背後佛光大放。

轟!

下一刻,隻見他一掌拍出,恐怖的金色掌印炸向葉辰。

“老禿驢,這是你自找的。”

葉辰眸光一閃,氣沉丹田,金丹期的靈力猛地爆發。

轟!

一麵青色的掌印,橫空出世,撞上無妄的金光大掌。

轟隆隆!

刹那間,狂暴的氣浪掀起,威勢縱橫百裡。

三一門的建築倒塌,四周圍牆化為齏粉,就連方圓千米內的山石樹木都是粉碎。

“嗚!我對不起師尊啊!”楊通海目睹此景,悲憤不已。

“無妄禪師太過分了,葉真人隻是來給我們講道而已,他卻絲毫不將我們三一門放在眼裡。”

“無妄禪師可是四乘佛修,比張天師還要厲害,希望葉真人能夠平安渡過此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