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待張鴻反應,孫龍已經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

“製裁圃田張家!”

“對,現在!”

孫龍掛掉電話後,指著張鴻道:“小子,你張家完蛋了!”

他孫家雖然將八千億家產,全部交給了葉辰,但俗話說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往日的人脈和資源還在,以至於孫家很快就恢複正軌了。

所以,他想收拾一個地級市的首富家族,還是很輕鬆的。

而在張鴻還在心想張家會麵臨什麼的時候,張家已經亂套了。

圃田,某集團公司董事長辦公室,一箇中年男人正焦頭爛額。

“董事長,集團股票遭受打擊,已經暴跌十倍了!”

“董事長,合作商紛紛打來電話,說是要終止合作!”

“董事長,圃田銀行讓我們趕緊把十億的貸款還上!”

一個個助手敲kai房門,讓張家家主的腦袋都快爆炸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張家家主百思不得其解,怎麼好端端的集團被打壓了。

與此同時,他看了眼微信家族群,發現整個張家的產業全都被打壓了。

“到底怎麼回事!”

“是誰惹了什麼不該惹的人嗎?”

“家主,快想想辦法呀,不然家族就完蛋了!”

一條條訊息,如同催命符一般,讓張家家主焦頭爛額。

但很快,就有家族成員發現,隻有張鴻隻字不說。

張家家主怒火中燒,直接撥通了兒子張鴻的電話,撥通就罵:“你又惹什麼麻煩了?張家都快玩完了!”

“爸,我得罪龍南首富了。”張鴻苦著臉回答道。

“孫首富?你!”

張家家主都快氣炸了,但很快他又冷靜了下來。

“鴻兒,趕緊求你堂弟下山,孫首富前段時間被三一門拒絕了,如果……”

“爸,我懂你的意思了,我等會就給我堂弟打電話。”

張鴻激動地掛斷電話,但顯然是誤會了老爸的意思。

他衝著孫龍冷哼道:“孫龍,你和那小子就是再有錢又能怎麼樣,終究隻是世俗界的螻蟻罷了,我堂弟可是三一門的道士!”

“道士?”

孫龍和隨行的葉宗師對視一眼,眼中浮現出些許玩味。

葉真人曾隻身一人打上三一門的山門,當著諸多長老乃至門主的麵殺害門中弟子,可那些長老和門主連屁都不敢放。

你現在跟我說,你堂弟是三一門的道士,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你趕緊叫你堂弟下山吧,看他在葉先生麵前敢不敢吱聲。”

見葉辰還在跟兩個女生聊的熱火朝天,孫龍對張鴻笑道。

“好!彆以為你身邊有個宗師就了不起,我堂弟有的是辦法對付他!”

張鴻信誓旦旦,說著就撥通了自己堂弟的電話,求助起來。

求了大概十分鐘,電話那頭終於鬆口,答應下山幫忙。

得到準確的答覆後,張鴻臉上露出了屬於勝利者的冷笑。

“孫首富,你現在向我道歉,然後彌補張家的損失還來得及,不然等我堂弟來三一門的人來,你旁邊的這個宗師都救不了你。”

“小人得誌的樣。”

孫龍很是不屑。

“我說過,等你堂弟來了,你就知道你有多蠢了。”

“哼,本想你如果跪下道歉,並彌補對張家的打壓,我還能讓給我堂弟引薦你那個冇用的孫女拜入三移門,但現在看來,你多少有點不識好歹了。”張鴻搖頭道。

“不是我不知好歹,而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跟什麼人作對。”

孫龍開口道。

“等著瞧吧!”

張鴻壓根冇把葉辰當回事,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

顯擺什麼呀!

“葉辰,那什麼三一門厲不厲害,咱們會不會有麻煩?”

飯桌上,聽到張鴻提起三一門,羅葉子開口道。

“對啊葉辰,三一門可是我們閩省有名的修法門派,雖然不知道他們當中最強者有多厲害,但應該不會比那兩個佛門大士差太多吧?”

南宮舒然也道。

“差不了太多。”

葉辰開口道。

“那就好,你能乾翻那兩個禿驢,估計也能擺平三一門。”

南宮舒然點頭道。

不料,聽到這句話的羅葉子,卻是楞了一下。

“舒然,難道……”

見此一幕,南宮舒然才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麵露尷尬。

“我看葉辰冇跟你說,所以自己也跟著隱瞞了一下。”

葉辰輕笑道:“我還以為你會跟葉子說的呢。”

“你們……”

羅葉子氣鼓鼓。

但她跟著鬆了一口氣,“看來那三一門也不成問題了。”

“那是當然,我這次來閩省,就是去給他們講道的。”

葉辰輕笑道。

“誰如此大言不慚,竟敢揚言要給我們三一門講道?”

就在這時,三名身穿道袍的三一門人,大步走進飯館。

為首一人,正是張鴻的堂弟張威。

而身後兩人是他的師兄,全都是煉氣境七重以上的存在。

有他們三人在,張鴻口中的那位宗師,根本不成問題。

“小威,你可算來了,就是替他們得罪了我們張家!”

張鴻一看見張威,就迫不及待的迎上去,指著葉辰和孫龍等人喝道。

“雖然我已出家,但張家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自然不會放任不管。”

張威信誓旦旦道。

緊接著,他大步流星地走到孫龍跟前,“就是你打壓我們張家?”

“是我命他做的。”

孫龍尚未開口,坐在後方飯桌旁的葉辰,便淡淡開口。

“你又是什麼人?”

張威開口問道。

“我就是要給你們三一門講道的人。”葉辰戲謔一笑。

聽到這話,張威纔是轉過頭去,看向葉辰的臉。

可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差點冇把他的魂給嚇出來。

“葉……葉真人!”

哐!

張威當場跪下。

張威身後兩名師兄,更是腦袋一懵,感覺大難臨頭。

那一天,葉玄天一人殺上三一門,逼迫他們交出《逆生三重》!

老門主出關,本想討回公道,不曾想葉玄天施展圓滿的逆生三重第二式,以一己之力,在瑪旁雍錯擊殺兩名小乘大士。

也就是在昨天,老門主回到山門,說請來葉玄天為他們講道,讓他們務必畢恭畢敬!

可今天,他們卻因為張威的堂哥,衝撞了葉真人!

這簡直是倒黴她媽給倒黴開門,倒黴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