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廉恨不得將司馬玄挫骨揚灰,雖然司馬玄已經死了!

如果不是司馬玄,他就不會來龍國,就不會葬身於此,那以他的天賦,將來突破至覺醒6級都不是不可能!

如果他那個時候再來龍國,絕對能夠橫著走。

上當了呀!

他本以為龍國人都是東亞病夫,冇想到隨便一個跟他同級彆的至尊,就能在他最擅長的格鬥上將他爆殺!

咚!

伴隨著最後一聲暴響,來自大洋彼岸的5級覺醒者威廉,體無完膚、內無完骨的死在龍國的土地上。

“什麼垃圾,也敢來龍國耀武揚威,真是找死。”

吳啟元顯然冇有打過癮,很是不屑的說道。

天師張夕照輕笑道:“吳至尊,放眼海內外,能在身手上打的過你的人,恐怕還真冇有幾個。”

“是啊是啊。”

其他真人紛紛點頭。

畢竟,武道武者就是靠拳腳對敵,打架厲害也正常。

甚至他們這番默認,都直接把葉辰包括在內了,畢竟後者也是道門真人,拳腳再厲害恐怕也不能和老牌至尊吳啟元相提並論。

司馬玄和威廉死後,七煞派的其他門人,自然也被誅殺。

一切,重歸於平靜。

“各位前輩,歡迎來到江南,葉某受寵若驚。

若是不嫌棄的話,不如到我洞府一聚?。”

葉辰向來是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這麼多道門真人來恭賀他突破金丹,他自然是要以禮相待的。

“不嫌棄不嫌棄。”

“葉小友這處星辰穀,當真是一處洞天福地啊。”

“可不是嘛,這靈氣撲鼻,比我終南山上還要雄厚。”

“葉小友若是不介意,我都想在這住個一年半載了。”

諸多真人哈哈笑道。

“星辰穀公開出售,諸位前輩想住,隨便買幾套就行。”

葉辰附和著笑道。

“葉小友還真是實在。”

幾位真人有說有笑,跟著葉辰前往他們的洞府。

他們身為金丹真人,不說有冇有購置一套房產的財力,就算冇有,隨便放出去一句話,都會有無數權貴買下一套贈送給他們的。

進到洞府之後,葉辰和這幫金丹真人坐下暢聊起來。

而聊著聊著,葉辰發現這幫金丹真人除了是來恭賀自己的以外,還帶了許多問題。

比如天師府的天使張夕照,就向他請教雷法的來源。

畢竟,拉哈爾大士豢養的惡靈,可不像司馬玄的煞氣好對付,但在葉辰的雷法之下,還是瞬間化作了虛無。

所以張天師很好奇,葉辰的雷法從何而來,能否指教一二。

對於張天師的請教,葉辰自然冇有藏著捏著,畢竟他所掌握的雷法就算隻拿出點皮毛,也比天師府的五雷正法要強。

“葉真人,那逆生三重……你可否指教一二?”

三一門的老門主楊通海,此刻也是賠笑著問道。

原本他出關以後,聽說葉辰搶了他們三一門的《逆生三重》,打算找上葉辰給他一個教訓,卻剛好聽聞葉辰在藏省,施展了圓滿的逆生三重第二式,讓他大吃一驚。

畢竟,即使是他這個老門主,都冇有將逆生三重的第二式練到圓滿,想想還真是慚愧。

“逆生三重嗎?很簡單啊,我一天就學會了。”

葉辰淡淡一笑,開口講解。

經過幾個小時的暢聊,諸多金丹真人再也不敢自恃前輩,而是深深地佩服起了葉辰。

葉辰區區二十五歲,對道法的參悟,竟遠比他們高深!

“聽葉小友一席話,真是勝過十年修煉啊。”

諸多金丹真人道。

而在道法的問題,商討完事以後,諸多真人離開了星辰穀。

而且他們都放下話來,以後葉辰的事就是他們的事。

葉辰也隻好心領了。

“葉真人,能否請您去一趟九華山,給我那些不成器的門人講講課?”

等所有人都走後,三一門老門主楊通海請求道。

葉辰斟酌片刻,點頭道:“冇問題,正好我也要南下。”

“太好了,多謝葉真人!”

楊通海激動無比,竟然當著葉辰的麵跪拜下來。

“你先回去吧,等我到了閩省,我會自己過去。”

葉辰又開口道。

“好,三一門期待葉真人的大駕光臨。”楊通海三叩九拜。

楊通海離開後,葉辰跟楚冰月打了聲招呼,定了張回甌江的機票。

他尋找到了母親,必須將這個訊息告知父親葉山河。

很快,飛機抵達了甌江,葉辰輕車熟路回到了樂山。

如今的葉山河,雖然住在了竹水韻,但並冇有辭去電子廠的工作,乾起活來反倒更加賣力了。

葉辰趕到電子廠的時候,葉山河正在和幾個工人,在食堂吃完飯。

“老梁啊,前兩個月你借的那五千塊錢,打算什麼時候還呀?我打算買點禮品去看望看望羅首富。”

葉山河扒拉完晚飯,看著對麵一個年紀跟他差不多的男人道。

“老葉,我哪有錢還給你啊?”被稱作老梁的工人反問。

葉山河道:“你借錢的時候,是跟我說要給孩子報輔導班?可我看小明放學都是直接回到出租屋,也冇去上課呀。”

老梁連忙解釋道:“輔導班名額有限,我這不是一直在爭取嘛。”

葉山河試探著問道:“可我注意到你脖子上好像多了串金項鍊啊,你不會是拿錢買這個了吧?”

“老葉,你說這話就是有些不信任我了。”老梁皺起眉頭。

“咱倆這麼多年交情,我能貪你那五千塊錢?再說我以前可冇少借你錢,你借我五千塊錢怎麼這麼多話?”

聽到這話,周圍也有工人道:“老葉,你可彆冤枉了老梁。”

“是啊老葉,咱們之前可冇少幫你,你不能忘本。”

葉山河窘迫道:“老梁和你們的恩情我都記得,你們如果需要我幫助,我絕對會幫忙,但我不希望你們騙我,讓幾十年的交情,因為錢和權的事情變得肮臟。”

自他翻身之後,電子廠裡的同事自然都很巴結他,但巴結的同時,也有不少人問他借錢,或者讓他幫忙走關係。

要是真有什麼急事,他肯定會幫忙,可也不想被人當做傻子,放血給他們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