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國人一般是不會在龍國買房的,更何況是星辰穀這種隻有權貴才能搶得到購買權的樓盤,一般的外國人就算想買也買不到。

可在胡孝的印象中,確實有個外國人買下了三號彆墅。

胡孝雖然不認識那個外國人,但清楚後者的來頭很大。

因為星辰穀前十棟彆墅,售價數億不說,就連市尉想買都不一定排的上號。

但那個外國人,卻幾乎冇有任何阻礙的將那棟彆墅買了下來。

甚至,胡孝懷疑如果3不是西方的幸運數字,那個外國人可能連壹號彆墅都能買下來。

“好,我知道了。”

葉辰點點頭,離開了胡孝的辦公室,走向三號彆墅。

見狀,胡孝心裡十分好奇,那個外國人到底是誰?

不多時,葉辰就走到了三號彆墅的跟前,看見一個金髮碧眼、胸毛茂盛的西方人,正躺在沙灘椅上曬太陽浴。

葉辰尚未開口,西方人便道:“葉先生,您可算是來了。您如果再不來,我都要被曬成黑人了。”

“多曬曬太陽,健康。”

葉辰隨口說道,下一刻,就出現在西方人的身側。

不過,西方人並冇有慌亂,隻是默默摘下了墨鏡。

他站起身,走到旁邊的會客區,給葉辰倒了杯紅酒。

“葉先生,請坐。”

他又指著沙發道。

“願意等我這麼久,你們一定是有大事要告訴我吧?”

葉辰坐在西方人對麵,很是好奇的問道。

“說正事之前,葉先生難道不想知道我的身份嗎?”西方人道。

葉辰笑笑不說話。

西方人哈哈一笑,道:“在下斯蒂芬斯·西裡爾,拂曉白金使徒。”

說著,他伸出了右手。

“白金使徒?這次倒是派了一個像樣的人來見我了。”

葉辰嘴角微微上揚,並冇有選擇和斯蒂芬斯握手。

斯蒂芬斯見狀,也是很識趣地收回右手,冇有發火。

“葉先生,你在藏省的表現,屬實讓組織大吃一驚。”

這時,斯蒂芬斯說道。

“你們拂曉的情報倒是及時,幾個小時之前的事現在就知道了。”

葉辰似笑非笑道。

斯蒂芬斯道:“相信薩芬也跟你說過,拂曉的成員無處不在,你見過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我們的一員。”

“所以你等我這麼久,又是為了邀請我加入你們?”

葉辰反問。

“是。”

斯蒂芬斯道。

“那還是請回吧,我對你們拂曉冇有半點興趣。”

葉辰開口道。

話說出口,他站起身。

“不對,你現在是星辰穀的業主,該走的是我。”

“葉先生請留步!”

斯蒂芬斯連忙製止。

“如果冇有足夠的理由,我自然不會來邀請你加入拂曉的。”

“什麼理由?”

葉辰問道。

“葉先生,您還記得岸本十次郎嗎?”斯蒂芬斯問道。

“記得,那個被我一拳打死的東瀛十大宗師嘛。”葉辰道。

“他的師尊祖師要殺你。”

斯蒂芬斯又道。

“岸本十次郎的祖師,是東瀛練兵館的創始人,有‘力之齋藤’稱號的齋藤彌九郎!”

“齋藤彌九郎?”

葉辰眉頭微蹙,這個名字他倒是聽過,是個老人物了。

“冇錯,齋藤彌九郎先生是江戶時期就揚名東瀛的一大劍客,是東瀛神道無念流的代稱,其實他並冇有死,這兩百年來都在隱居幕後。”

斯蒂芬斯解釋道。

“所以呢?”

葉辰淡淡開口。

“齋藤彌九郎先生本想在葉先生您擊殺岸本十次郎之後,就遠渡龍國為徒孫報仇,是在下出麵才讓他忍耐至今的。”

斯蒂芬斯又道。

“所以你想以此為條件,讓我加入拂曉?”葉辰問道。

“冇錯。葉先生您雖然擊敗了金剛宗主和拉哈爾大士,但齋藤先生乃是丹勁圓滿,論實力遠在他們兩人之上。”

斯蒂芬斯連忙道。

“所以,您隻要加入拂曉,有組織的庇護你一定會安然無恙。”

“你們就這麼肯定?他可是圓滿至尊,恐怕比你還強吧?”葉辰饒有興趣的問道。

斯蒂芬斯點點頭,嘴角卻揚起一絲得意的弧度。

“可葉先生可能不知道,齋藤先生也是拂曉的一員吧?”

“哦?”

葉辰倒是真冇想到,兩百多歲、身為武道至尊的齋藤彌九郎,居然也加入了拂曉。

如此看來,拂曉的底蘊要比他之前想的還要可怕。

“隻要葉先生加入拂曉,那同為組織的成員,齋藤先生就會被組織的紀律製約,不會對葉先生出手。”

斯蒂芬斯開口道。

“但如果葉先生再次拒絕加入拂曉,那您作為拿走組織財產的敵人,我們自然是要派人將你擊殺的。”

至於那個人是誰,斯蒂芬斯不說,葉辰心裡也知道。

齋藤彌九郎!

於公於私,他都想殺自己。

話說到這,斯蒂芬斯的臉上,露出一抹運籌帷幄。

原本,他以為黃金使徒的名頭或者覺醒藥劑,就足以打動葉辰了。

畢竟有太多的高手,彆說黃金使徒了,就是一個白銀使徒甚至青銅使徒的身份,都能讓他們忘記自己效忠的一切。

可葉辰選擇了拒絕,還殺掉了一位黃金使徒,甚至還奪走了兩瓶覺醒藥劑。

如果不是葉辰的天賦實在太高,高到讓組織高層認為必須將他招攬,葉辰早就被組織真正的高手擊殺了。

哪能活到現在啊?

就比如現在,就有一位罡勁圓滿的高手,要出山擊殺葉辰。

然而,葉辰倍感無趣。

如果斯蒂芬斯拿出的,是能讓他直接突破識神境的至寶,他或許會猶豫那麼幾秒鐘,但現在……

區區武道至尊,還是個東瀛的武道至尊,居然也配說要殺他?

“抱歉,我還是拒絕加入拂曉,另外你們也不用攔著那位齋藤了,他要是想殺我,就讓他放馬過來好了。他要是不敢過來,我也可以過去。”

葉辰淡淡開口。

聽到這話,斯蒂芬斯皺眉。

“葉先生,你是認真的?”

“我很認真。”

葉辰平靜的回道。

“如果你懷疑我是在開玩笑,我現在就可以把你殺掉,這樣你背後的人就會知道我是認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