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死了?”

見此一幕,全場震驚。

雖然拉哈爾大士距離他們千米,但身為修煉者,豈能不知道現在的他已經連氣都冇了?

他們瞠目結舌。

在象國最大墳場修行百年、近乎萬邪不侵的拉哈爾大士,居然被嚇到當場坐化!

所有人都很好奇,葉辰到底讓拉哈爾看到了什麼,但他們也都不敢深究,更不敢輕易想象。

因為能嚇死拉哈爾大士的事物,絕對也能嚇死他們!

霎時間,人們看向葉辰的眼神,同樣充滿驚恐。

他居然真的殺了一位小乘境界的大士,這太不可思議了!

葉辰乾掉拉哈爾大士後,冰冷的目光又投向金剛宗主。

“現在輪到你了。”

葉辰語氣冰冷道。

“哼,冇想到你居然能殺掉拉哈爾,我倒是小看你了!”

金剛宗主冷哼道。

他雖然驚訝於葉辰的實力,但並冇有因此慌亂。

畢竟,他能被金雲子請出來,就說明他也有把握乾掉拉哈爾。

小乘之間,亦有差距!

“小子,你的逆生三重固然厲害,但彆以為我冇手段治你!”

金剛宗主仰天怒吼,雙腿一蹬,從蓮花寶座上衝殺下來。

咚!

他宛若一顆炮彈,從天而降,裹挾著音爆,一拳砸向葉辰。

葉辰眸光一閃,氣沉丹田,穩住身形一拳迎之。

轟!

下一刻,兩拳相撞。

恐怖的力量在兩人的拳頭之間爆發,葉辰腳下的土地當場裂開,泥土炸起數十米,半座湖畔頓時塌陷下去。

嘩!

瑪旁雍錯湖瞬間亂作一團,向著塌陷的地麵倒灌下去。

哐!

與此同時,狂暴的氣浪甚至衝到千米之外,席捲圍觀人群。

“不好!”

陸麒麟等豪傑、賢者倉皇運功,動用丹勁和靈力格擋。

可僅僅是餘威,都將他們掀出三、四米,而且若不是他們出手格擋,金剛宗主和葉辰這一拳交手下來,其他人恐怕會死傷慘重!

“好可怕!”

眾人皆是心有餘悸。

戰圈中心。

見葉辰居然能夠擋住自己一拳,金剛宗主心中震撼無比。

要知道,他煉體近百年,近乎是金剛不壞之神。

可葉辰不過二十多歲,法力高深就罷了,冇想到連肉身都如此強大。

“又是逆生三重的緣故?”金剛宗主心中忍不住質疑。

“給我退!”

葉辰右臂再次法力,一道白茫透體而出,將金剛宗主擊到百米開外。

“逆生三重對肉身的提升也挺大啊。”葉辰看著被他一拳打飛百米的金剛宗主,心中忍不住暗歎。

逆生三重的第一式,便有強化肉身的功效,而葉辰施展到第二式圓滿,對肉身的加成就更大了。

否則,憑他築基圓滿的境界,想要憑肉身之力擊退金剛宗主,怕是要廢不少力氣。

此時的金剛宗主,摔在瑪旁雍錯湖上,麵容很是狼狽。

“葉玄天,你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三一門的人,那你敢不敢彆用逆生三重?!”

金剛宗主眼中閃過一絲忌憚,很是挑釁的問道。

他最強大的本領,自然還是法術,可葉辰如果動用逆生三重的話,他的法術就會大打折扣,甚至還會被葉辰逆轉。

可拚肉身他好像也不是對手,隻能用激將法刺激葉辰。

“有意思,激將法嗎?”

葉辰聳了聳肩。

“不過……我就是不用逆生三重又如何,你照樣不是我的對手。”

說著,葉辰身上的蒼白之光果真消散,迴歸原來的模樣。

“好,那咱們兩個就來一次堂堂正正的鬥法!”

金剛宗主眼中浮現一抹睿智,鬥法的話他根本不虛葉辰。

話音落下,金剛宗主舉起轉經輪,口中佛經誦世。

嗡嗡嗡……

伴隨著轉經輪的轉動,一圈又一圈的紅蓮業火燃燒起來,火勢越來越凶猛,漸漸彙聚成一道龐大的業火龍捲。

然而,金剛宗主的醞釀的法術遠不止如此,待業火龍捲壯大到遮雲蔽日的地步,一隻渾身浴火的鳥獸從中孕育而生。

“是三足金烏!”

諸多修煉者大驚。

雖然金剛宗主召喚的隻是三足金烏的火影,但其熾熱的溫度,影響了整座瑪旁雍錯乃至周圍的數座千年雪山。

唰!

無數冰雪融化,雪山消融,光禿禿的山石顯露出來。

陸麒麟等千米之外的圍觀者,此刻皆是大汗淋漓,有種被放在火上烘烤的感覺。

“好可怕……”

“啞!”

伴隨著三足金烏的一聲尖戾,它張開火紅的羽翼,向著葉辰飛馳而來。

而它羽翼掠過之處,萬物焚燒,就連湖麵都化作了火海。

然而,麵對如此強大的法術,葉辰卻始終風輕雲淡。

“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法術神通吧!”

葉辰咧嘴一笑。

隻見他不慌不忙,手中法訣變幻,左手指天右手指地。

“水龍!”

轟隆隆!

伴隨著“水龍”二字的落下,偌大的瑪旁雍錯開始震顫。

震顫恍若地震,讓湖水翻江倒海,如同活了一般。

“什麼情況?”

所有修煉者愣住,死死地盯住暴亂的瑪旁雍錯湖。

“昂!”

突然,一聲高亢的龍吟響起,響徹萬裡河山。

下一刻,一隻由水流凝聚而成的蛟龍,從瑪旁雍錯湖中直衝雲天。

“什麼!”

金剛宗主頓時一驚。

“啞!”

隻見蛟龍騰空而起,一口咬住業火金烏的身軀,後者彷彿遇到了天敵,發出響徹天地的痛嚎。

緊接著,蛟龍神光大放,將業火金烏咬成火焰碎片。

轟!

業火金烏當場炸開,化作無數火球,勢如火山爆發。

“昂!”

然蛟龍又是一聲長嘯,無數水流自它口中噴吐而出,將漫天遍地的火焰儘數熄滅,化作一片白煙。

而下一刻,無數蛟龍自湖中飛出,掀起滅世般的滔天洪水。

“這……這不可能!”

金剛宗主麵露驚懼,他冇想到葉辰的術法都如此強大!

自己的火焰在葉辰麵前,就跟小孩子手中的燒火棍一樣!

“葉前輩,我錯了!我向你道歉,求您饒我一命!從今往後,有任何外敵入侵龍國,我都會第一時間出手,將其誅殺!”

金剛宗主當場認慫。

“晚了!”

然,葉辰冷漠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