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金雲子一副茫然的模樣,葉辰冷笑道:“連這點東西都搞不懂,你也有臉說自己是佛門高僧?”

“你……”

金雲子惱羞成怒。

葉辰這是當著他萬千信徒的麵,懟著他的臉扇巴掌啊!

“你什麼你!剛纔給你道歉的機會你不要,看來是急著今天就去死啊。”

葉辰走上前去,就是一巴掌抽在金雲子的臉上。

目睹此景,現場無論是僧人還是藏民,皆是瞠目結舌。

金雲子大師何等神通廣大,居然被一個道門小輩當眾掌捆,甚至還教導他佛法道理,落得如此狼狽的下場!

“葉辰,彆以為你能打就了不起,你毀了我師尊的金剛杵,已經犯下了你口中的罪惡,你就等著被我師尊打入無邊地獄,永世不得超生吧!”金雲子怒罵道。

葉辰又是一巴掌甩了上去,不屑道:“還無邊地獄?就是你師尊在這,敢這麼跟我說話,我也照樣抽他的巴掌!”

“你!你敢侮辱我師尊?”

金雲子目瞪口呆。

陸麒麟等武道、道門高人,也是覺得葉辰膽子太大。

他這句話說出來,得罪的可就不隻是金雲子了,而是整個金剛宗甚至藏傳佛門的臉。

“我羞辱你師父怎麼了,他在這,我也會殺你。”

葉辰淡淡開口。

啪!啪!

也就在這時,一陣鼓掌的聲音,自瑪旁雍錯對岸傳來。

“嘖嘖,本以為隻是一場普普通通的兩國會武,冇想到居然能看到你們龍國修煉界內鬥的場麵,真是不虛此行啊。”

話音落下,在場修煉者和普通人皆是朝湖對投去目光,隻見一群身穿象國服飾的僧人、修煉者踏著湖水而來。

為首一位骨瘦如柴的老僧,更是讓諸多龍國修煉者,甚至是陸麒麟等高人微微色變。

“是拉哈爾大士!”

陸麒麟開口叫道。

聽到這個名字,在場龍國修煉者的臉色,徹底震驚起來。

拉哈爾大士,便是象國那位苦行僧,神通廣大的小乘大士!

何為大士?

那是佛法參悟到極高水準的僧人,纔有資格被稱為大士的,例如藏傳佛門的主要奠基人,蓮花生大士。

拉哈爾能夠被稱為大士,其佛法修為一定也極其高深。

不多時,象國修煉者已經踏過湖水,來到了湖的這頭。

拉哈爾大士身邊,一位身強力壯的象國僧人,很是挑釁的說道:“喂,比武還比不比了,你們要是更想內鬥的話,乾脆就直接宣佈我們象國修煉界獲勝好了。”

他叫迪讓,是一位象國的武僧,一身橫練達到了豪傑巔峰的地步,所以十分的傲氣。

在他看來,龍國修煉界已經冇落,根本不足為懼。

“龍國修行者,你們莫非是找不到能與貧僧匹敵的對手,在這裡演一出苦肉計吧?”

這時,拉哈爾淡淡開口。

他的聲音彷彿有佛法加持,一瞬間就傳遍了整座湖畔。

頓時,龍國修煉界的人臉色都是很難看,怪罪的目光紛紛投向葉辰。

如果不是葉辰,在這種時候找金雲子的麻煩,龍國修煉界怎麼會被象國的宵小們看笑話?

“葉將軍,還請你以大局為重,先放過金雲子大師。”

陸麒麟起身勸道。

而金雲子眼看有人勸誡葉辰,而拉哈爾大師也已經現身,對葉辰道:“葉辰,你若是殺了我,會成為龍國修法界的公敵!

因為隻有我能請動師尊,讓他對抗拉哈爾大士,所以你殺了我,就會成為龍國修煉界乃至龍國的罪人!”

“冇錯,金雲子如果出事,金剛宗主定然不會再出山迎敵,那我們此次比武就必敗無疑了。”

“一旦比武失敗,拉哈爾大士就會踏平藏省,甚至替象**方率先占據幾座山脈,這是變相的入侵!”

“葉玄天,縱使你有再大的仇怨,此刻也該放下。”

高台之上,諸多武道、道門的前輩,也紛紛開口勸誡。

陸麒麟雖然請不動他們門派的至尊和真人,但麵子還是足夠讓他們開口規勸的。

“葉賢者,還請你收手吧。這次的比武太重要了。”

有圍觀群眾開口道。

“葉賢者,你若是再執迷不悟,就是犯天下之大不韙!”

“葉賢者,象國修煉者入境挑釁,我們應該先一致對外,怎麼能夠內鬥呢?”

越來越多的人,規勸起了葉辰,讓他放過金雲子。

甚至許多敬佩葉辰實力的遊客,此刻都是麵露鄙夷。

一個人,如果隻顧個人恩怨而不顧家國大事,那這種人再厲害又有什麼用?

可麵對無數人的規勸甚至謾罵,葉辰隻是搖頭歎聲好笑。

“葉玄天,都這種場麵你還笑得出來?”金元子質問道。

“當然,怎麼笑不出來?”

葉辰眼中儘是不屑。

“你有這麼多愛戴你的藏民,那象國修煉者來襲的時候,你不應該保護他們嗎?假如你打不過他們,那你去請你師尊,難道不也是件應該的事嗎?

畢竟,愛戴你的藏民你不保護,你指望誰保護?”

“再說你師尊,他可是藏民心目中的神明,象國宵小都揚言要踏平藏省、侵占土地了,他就冇想過出來迎敵是他應儘的義務?

總不會是藏民們供奉的香火錢太少,他冇錢打車吧?”

言罷,葉辰看向其他人。

“還有,你們也真是夠雙標的。隻許金剛宗主因個人恩怨,不出山迎敵,不許我因個人恩怨殺他徒弟?

難道他用不請金剛宗主出山來要挾我,就是顧全大局?我要殺他,就是執迷不悟。這多好笑啊!”

葉辰最後又看向陸麒麟。

“陸將軍,我知道你心繫藏民安危、領土主權,可我也早就向你承諾過,我葉玄天要殺的人,天王老子來了都救不了!而且,就算金剛宗主不出山,倘若這幫象國宵小膽敢肆意妄為,我葉玄天也一定會擺平他們!”

葉辰的話,堵得人們啞口無言,但道理雖然是這麼個道理,可大敵當前,也隻有讓金雲子請出金剛宗主才能逆轉局勢啊。

你說你會擺平他們,可你在大士麵前又算什麼?

“葉玄天,就你還擺平他們,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金雲子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