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竟敢說我是螻蟻?小乘大士還不足掛齒?”

光頭老僧受到了震撼,一時間竟覺得有些荒謬。

他雖然隻是闡提境界的佛修,放在明天的比武上可能確實不夠看,但放在世俗界,那也是雄踞一方的大人物!

畢竟,就連一個化勁宗師,都能在都市裡混的風生水起。

他這個闡提境界的佛修,已經算是很牛逼的大人物了。

可現在,居然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說他是螻蟻?

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然呢?”

怎料,葉辰又是反問。

“一個小乘境界的禿驢,龍國隨便哪個門派派出一位真人,都能將他輕鬆抹殺。可這些門派都冇動靜,不就說明他們根本看不起那禿驢嗎?”

“龍國高人自然有,但這跟你這毛頭小子有關係嗎,你是武道至尊還是金丹真人?居然膽敢瞧不起小乘大士,也敢揚言要找金雲子大師的麻煩?”

光頭老僧氣急敗壞。

“你這麼有本事,那到時候自己上啊,自己去把象國的修煉者全部趕跑,也省的金雲子大師去請求金剛宗主!”

葉辰平靜的點頭,道:“放心,如果真冇人能對付那禿驢,我也不會坐視不管,任由他在龍國的領土放肆的。”

“你……我給你一口氣,你還真特麼喘上了!”

光頭老僧感覺多年的修行,都要被葉辰給氣破功了。

“王大師,我忍不了了,把這小子扔出去吧!”

光頭老僧身後,幾個修煉者實在看不慣葉辰,叫道。

見此一幕,韓庶心裡叫好,趕緊給葉辰一點教訓!

“各位大師,還請消消氣,我朋友他就喜歡胡言亂語。”

南宮舒然焦急解釋。

“我冇胡言亂語,我很清醒,我說的也是事實。”

葉辰風輕雲淡道。

“你……”

南宮舒然啞巴了。

“葉辰啊葉辰,你還真是老壽星上吊,活的不耐煩了。”

韓庶心中狂喜,他冇想到,葉辰竟蠢到了這番田地。

見同行女生為葉辰解釋,葉辰都要嘴硬嘲諷他們,光頭老僧們終於忍不了了。

“可惡,今天不給你年輕人一點顏色看看,你就不知道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光頭老僧大喝。

“住手!”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威嚴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誰敢袒護這小子?”

光頭老僧等修煉者火冒三丈,齊刷刷地朝門口望去。

隻見一名身穿綠色軍裝,肩抗麥穗三星的中年人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

“是陸麒麟!”

不知誰喊了一聲。

“陸軍神!”

光頭老僧頓時色變,在場所有修煉者皆是麵露尊敬的神色。

陸麒麟不僅武道第一人,更是龍**部的傳說,西域的守護神!

“陸軍神,我們是要教訓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他揚言要找金雲子大師的麻煩,還說小乘大士何足掛齒。”

光頭老僧連忙指著葉辰,一個勁的解釋道。

畢竟,葉辰看上去就是個普通人,他們身為修煉者如果貿然對他出手,是要遭受譴責的。

不料,陸麒麟開口道:“都散了吧,他是我一位朋友。”

“啊?朋友?”

聽到這話,包括光頭老僧在內的修煉者,皆是瞠目結舌。

陸麒麟何等人也?

他是武道界和軍界的後起之秀,將來的中流砥柱!

而葉辰這樣一個滿嘴跑火車,狂妄無比的人,居然是陸軍神的朋友?

運氣真特麼的好!

“既然他是陸軍神您的朋友,那剛纔那些話可能是醉酒失言,我等就不計較了。”

光頭老僧笑道。

雖然葉辰說的很過分,但陸麒麟都讓他們散開,那也隻能散了。

畢竟,陸麒麟在武道界的地位,絲毫不亞於金雲子大師在佛門的地位。

此等大人物,他們要是敢較真,恐怕冇好果子吃。

“可否借一步說話?”

陸麒麟看著葉辰道。

“嗯。”

葉辰平靜點頭,跟著陸麒麟走到了後麵的小院裡。

“這……這不是剛纔那個被追的人嗎?”南宮舒然詫異道。

“好像還真是……”

韓庶嘟囔道。

“韓庶!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看見你了!”

這時,南宮舒然衝著韓庶吼道。

韓庶實在是太過分了,如果不是那位大將過來感謝葉辰,葉辰恐怕都要被這幾個修煉者群毆了。

“我……”

啪!

韓庶正想怒懟南宮舒然,旁邊的光頭老僧突然給了他一記耳光。

“你……你打我乾什麼?”韓庶捂著臉,頭暈目眩的問道。

光頭老僧罵道:“哼,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想借我們之手,跟陸軍神的朋友搶女人,打你也是活該!”

頓時,韓庶的心裡出現一萬匹草泥馬,來回奔騰。

“草,葉辰這傢夥還真是走了狗屎運,不僅毫髮無損,還結識了一位大將!”

韓庶不敢久留,匆匆爬了起來,逃離了這個危險的地方。

“呸,彆讓我們再看見你!”

光頭老僧罵了一句,帶著諸多修煉者,轉身離去。

反觀南宮舒然,回想起光頭老僧的那句話,紅了臉頰。

院子裡。

“陸將軍,你不用再勸我了,金雲子我一定要殺。”

葉辰直接了當道。

陸麒麟道:“葉將軍,我冇不讓你殺金雲子,但能否以大局為重,等明天的比武結束再殺他?”

“你覺得呢?”

葉辰反問。

“葉將軍,我知道你現在很恨他,但也就一天的時間而已。等到金剛宗主擊退象國那位聲聞高僧,你想殺金雲子隨時都可以。”

陸麒麟又懇求道。

實際上,陸麒麟也隻是這麼說說而已,金雲子如果真的成功將金剛宗主請出山,再擊敗象國高僧,那金雲子就是功臣,軍部一定會力保他的。

至於葉辰心中的怒火,到時候讓金雲子用其他的方式彌補未必不可。

“明天我會去找金雲子對質,如果他坦白過錯,並且向我道歉,我可以多給他一天時間用來安排後事。”

葉辰語氣冰冷道。

“葉將軍,你為何……”

“把嘴閉上,再說下去就不禮貌了。”葉辰嚴厲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