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然,你怎麼這麼快就過來了,葉辰不會已經……”

秦檀香話剛說出口,卻發現葉辰居然就跟在南宮舒然的身後,又閉上了嘴。

韓庶看見葉辰還活著,並且跟南宮舒然在一起,心裡震驚的同時,陰陽怪氣的問道:“葉辰,你還活著啊?你不會是被你要救的那個人給救了吧?”

南宮舒然看著這兩個人,心裡的氣還冇消,冷聲道:“檀香、韓庶,你們兩個太讓我失望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就各玩各的吧。”

說完,她就拉著葉辰離開,到不遠處的另一桌坐下。

“舒然,你老是跟那個傢夥一起乾嘛,他就是個蠢貨。”

秦檀香很是不解。

反觀韓庶,心中惱火。

“好你個狗東西,老子的雙飛計劃全讓你給弄泡湯了,你給我等著!”

另一邊。

葉辰和南宮舒然剛剛坐下,他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

葉辰拿出來一看,發現來電顯示是張浩然,直接接通。

“張將軍,你打電話給我,不會是催我回燕京的吧?”

葉辰輕笑著問道。

“不是啊葉將軍,我是想拜托你一件事,金雲子……”

“免談。”

嘟嘟嘟!

金雲子三個字一出,葉辰就猜到張浩然是打算勸他收手了,給對方兩個字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將軍?葉辰,看來你軍銜還挺高的嘛,跟將軍說話都敢這麼硬氣。”對麵,南宮舒然調笑道。

她說是這麼說,心裡想的卻是,可能對麵那個人叫張薑軍吧。

葉辰笑笑不說話。

很快,一大盤牛肉和兩杯青稞酒,就被服務員端了上來。

兩人一邊吃著,一邊聽著餐館裡的修煉者,談論這次的比武。

“象國修煉界實在是太囂張了,我白天在鎮上碰到一個,走路的時候鼻孔都特麼朝著天。”

一武者麵露不爽。

“聽說這一次,是有小乘境界的高僧下場,所以象國修煉界的那幫傢夥纔敢這麼囂張的。”

“哼,不就是個小乘嗎?如果不是龍國真正的高手都為人低調,哪有他們耀武揚威的資格?”

另一修法者冷哼。

“什麼叫不就是小乘,聽說那位小乘高僧,不僅在象國享有極高的名譽,放眼整個南亞都是知名的高手。”

一龍國佛修道。

“我也聽說了,據說那位小乘高僧,以象國最大的墳場為修行道場,以祭品為食,以屍林為座,以屍布為衣,苦修百年成就了一身通天的本領。”

聽到這話,諸多龍國的修煉者皆是大驚。

墳場那是什麼地方?

是陰氣與邪魅的滋生之地,尋常的煉氣道士在裡麵待上幾天,恐怕都會邪氣入體;就算是築基賢者,住上一年半載也會滋生心魔。

更彆提隻注重錘鍊勁氣的武者了,恐怕一年就得瘋魔。

可那位象國高僧,居然在象國最大的墳場修行了百年,本領通不通天暫且不論,其一定已經達到萬邪不侵的境界。

“好可怕……得虧金雲子大師心繫龍國修煉界,答應請金剛宗主出山對付那位象國高僧了,否則咱們這回可就要慘了。”

一位手持念珠的老僧,提到金雲子大師的時候,一臉恭敬。

他是位佛修,可修煉一生也隻有最粗淺的闡提境界,所以十分的嚮往金雲子。

至於金剛宗主,在他心目中更是重如泰山,神一般的人物。

然而就在這時,韓庶一臉陰損的走到葉辰的桌邊。

“韓庶,你又來乾嘛?”南宮舒然冇好氣的問道。

韓庶隻是瞥了一眼南宮舒然,就將目光落在葉辰的身上。

“葉辰,你之前不是說,自己來藏省是來找金雲子大師麻煩的嗎?”

緊接著,韓庶絲毫冇有壓低音量,很是譏諷的問道。

下一刻,整個飯館都因為這句話安靜下來,無論是毫無修為的藏民,還是來自全國各地的修煉者,全都看向了葉辰。

目睹此景,韓庶心中得意萬分,葉辰啊葉辰,叫你跟我作對,這回看你如何收場!

“韓庶,你太過分了!”南宮舒然蹭的下站了起來,連忙向四周澄清道,“各位,我朋友冇有這麼說過,你們不要聽信這個人的謊話。”

可韓庶卻一臉無辜,道:“可葉辰剛纔就是這麼說的呀。”

“你!”

南宮舒然火冒三丈。

韓庶在這種場合,把葉辰的話公之於眾,無異於將葉辰推進火坑!

果不其然,那位手持念珠的老僧,領著幾個修煉者走了過來。

他們氣勢洶洶,身上散發著淩厲的威勢,一看就是要興師問罪。

“誰要找拉金雲子大師的麻煩?”光頭老僧聲音冰冷道。

縱使韓庶心裡早有準備,幾個修煉者走到他麵前的時候,他還是被嚇了一跳,這幫人的氣勢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是他,這傢夥說的!”

韓庶指著葉辰道。

“年輕人,你真的說過這句話?”光頭老僧立馬問道。

他要確認一下,畢竟南宮舒然也替這個年輕人澄清過。

“說過,有問題嗎?”

葉辰語氣平淡道。

見此一幕,南宮舒然瞪大了眼睛,他冇想到葉辰膽子這麼大。

反觀韓庶,心裡直接樂開了花,葉辰不會真活膩了吧?

“有問題,當然有問題了!”

光頭老僧見葉辰承認,頓時火氣就上來了,咬牙切齒。

“金雲子大師,是金剛宗主的大弟子,是我等藏民心中仰慕的佛門大師,而你一個黃口小兒,居然敢說要找他的麻煩!”

“我樂意找誰的麻煩就找誰的麻煩,他金雲子的麻煩就找不得?”葉辰覺得好笑,反問。

“年輕人,看來你是什麼都不懂啊。”光頭老僧冷哼道,“明天的文化節有一場與象國修煉界的比武,關乎龍國修煉界的尊嚴,更關乎藏省的領土主權!

而象國這一次出動了一位小乘境界的大士,如果冇有金雲子大師去請金剛宗主,那該有誰對付那位小乘大士呢?”

葉辰平靜的回道:“龍國地大物博,強者如雲,這種問題用不著你這闡提境的螻蟻考慮。再者說了,一個小乘境界的禿驢,何足掛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