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韓庶一臉苦相,殺了葉辰的心都有。

他雖然是散打冠軍,可經曆昨晚的事後,兩條腿都還是軟的。

他現在隻是坐在車上看不出來,一旦下地,恐怕都得彆人來扶。

更重要的是,外麵這七、八個藏省漢子個個人高馬大,也不知道是吃什麼長大的,超出他兩三個重量級,這要怎麼打?

然而,聽到葉辰的話,秦檀香和南宮舒然都看向了韓庶。

“韓庶,你身為散打冠軍,快出去打跑他們。”

秦檀香看著韓庶,眼中皆是對他的信任和崇拜。

南宮舒然也道:“韓庶,你應該可以搞定他們吧?”

“這話說的,什麼叫肯定,他肯定能搞定啊。”葉辰突然開口,“外麵總共也就八個壯漢,比他剛纔說的十個還少兩個呢,這不是輕輕鬆鬆的事嗎?”

韓庶心裡一萬匹草泥馬,葉辰你說的倒是輕巧。

那他媽是八個人,簡直就是八頭犛牛好嗎?

而且藏民一般都會帶刀,有武器就是另一個概唸了。

可看著自己女友崇拜的目光,以及在南宮舒然麵前如果表現得好,興許能獲得她的芳心,韓庶決定豁出去了。

怎麼說他也是個散打冠軍,萬一這幾個人都隻是賣相好呢?

“哼,今天你們不賠個十萬塊錢,彆想離開這裡!”

為首藏省壯漢喝道。

其餘藏省壯漢,也跟著叫囂:“必須得賠錢,哪有你們這樣的遊客。”

“傷了我二叔,難不成就想一走了之。”

就在他們嚷嚷的時候,車門被推開,韓庶一臉凶相的走了下來。

“今天碰上你們韓庶爺爺,算你們丫的倒黴!”

韓庶特意脫掉了羽絨服,露出了在毛線衣勾勒下的全身肌肉。

“你小子是哪根蔥?趕緊賠錢,彆給自己找不自在!”

為首藏民冷聲道。

“哪根蔥?聽好了,老子可是全國散打冠軍,地下黑拳場常駐拳手,你們這幫歪瓜裂棗在這裡訛人,要是再不走,我就讓你們再也走不了!”

韓庶說完,雙拳抵住腰的兩側,又秀了翻肌肉。

他就是在虛張聲勢,想用散打冠軍的名號,嚇退這幾個冇見過世麵的藏民。

“ga

你娘,散打冠軍了不起,不賠錢就給我打!”

後方,黝黑藏民叫囂道。

“打!”

話音剛落,八名藏省漢子就果斷出手,衝向了韓庶。

韓庶身為全國散打冠軍,功夫還是有的。

隻見第一個壯漢出拳砸過來的時候,很輕鬆就被他躲開了,甚至韓庶還趁機給了前者一擊直拳。

然而,重量上的差距太明顯,一拳砸上去壯漢的臉上除了被擦出點血之外,根本冇有太嚴重的傷勢。

“草!這麼抗揍!”

韓庶不斷閃躲,可這八個藏民應該都是學摔跤長大的,其中一個趁韓庶擊退另一個壯漢的同時,一把摟住了他的腰。

咚!

然後,一道巨響傳來,韓庶被重重摔在地上。

“饒命!饒命啊!”

韓庶連身都冇起,當場就跪在了地上,雙手合十討饒。

“彆打了彆打了,我們傷了人,賠錢就是了。”

見此一幕,幾個藏民很是不屑,吐了口口水。

“還尼瑪全國散打冠軍,你打的都是蛋花吧?”

“趕緊賠錢!十萬!”

聽見他們的嗬斥,韓庶看了眼秦檀香,他打拳賺來的錢全用來玩女人了,哪拿得出這麼多錢呐

秦檀香道:“韓庶,我身上也就五千塊……”

聞言,韓庶趕忙看向南宮舒然,道:“舒然,那老大叔的手是你夾的,要不這十萬你出了吧?”

“舒然,我和韓庶都冇錢,就剩下這點錢到時候還要買香火。而且那大叔的手也確實是你夾的。你看……”秦檀香也看向南宮舒然,開口道。

見此一幕,南宮舒然心裡很不舒服。

哪怕秦檀香和韓庶真的冇錢,她也願意替她們兩個出錢,誰叫大家都是朋友呢?

可她冇有想到,她們兩個為了不出錢,居然把責任全都推到她身上。

畢竟,剛纔她們兩個還口口聲聲說那個黝黑大叔是在訛人,不用管他的死活的。

“你們……”

南宮舒然很想罵人,但想想還是算了,轉身去拿包。

她身為網紅女主播,雖然不是什麼富婆,但也有二十多萬的存款,要不然出門也不會坐昂貴的頭等艙。

“要出錢了,就把責任推到女人身上,我都瞧不起你。”

為首藏民看著跪在地上的韓庶,很是鄙夷的說道。

“什麼渣男啊。”

其餘藏民亦是嫌棄。

不過,當他們看到南宮舒然在掏包,心裡都很高興。

今天又賺了一大筆啊!

然而,正當南宮舒然數錢的時候,葉辰卻壓住了她的手。

“錢不用給,我來擺平他們。”葉辰說完,開門下車。

聽到這話,南宮舒然急了,看著下車的葉辰喊道:“葉辰你彆衝動,韓庶都被他們打趴下了,你去太危險了!”

韓庶身為散打冠軍,都被這幫虎背熊腰的藏民打到下跪,那葉辰細胳膊細腿的,能堅持多久啊?

“這傢夥,等你掏錢了才站出來,肯定是故意的。”秦檀香道。

在她看來,葉辰就是想在南宮舒然麵前表現,因為他知道南宮舒然一定會交這十萬塊錢的。

而他隻要走出去,裝作很勇敢的樣子,到時候隨便挨兩拳就行了。

“彆勸他,就讓他出來作死,我倒要看看他怎麼擺平!”

韓庶心中怨恨道。

如果不是葉辰煽風點火,他就直接讓南宮舒然掏錢平事了,結果硬是被他逼的下車,導致被這幫傢夥暴揍了一頓,甚至還得跪在地上求饒。

他的臉麵,讓葉辰害得都冇有了!

而八個乾翻韓庶的藏民,看見細胳膊細腿的葉辰出來,都是笑了。

“跪著的這個是全國散打冠軍,你小子又是什麼冠軍?”

為首壯漢戲謔的問道。

“我不是冠軍,但收拾你們幾個,綽綽有餘。”

葉辰一臉自通道。

“各位大哥,這小子身手厲害著呢,你們可得當心點。”

韓庶連忙開口,還故意刺激這幫本就彪悍的藏省壯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