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我還真懂。”

葉辰淡淡一笑道。

“你又懂了,那你倒是說說看,什麼是聲聞大師啊?”

韓庶冷笑著問道。

“所謂聲聞境界,不過是能聽懂佛陀教導之法義的存在,很了不起嗎?”

葉辰平靜的回答。

他所在的修真界,擁有億萬星域,修真雖然是主旋律,但也有佛門。

而聲聞圓滿境界佛修的實力,也就跟築基圓滿的修士差不多吧。

不過,雖說葉辰煉化光了蠱身聖童和淩寒蠱毒後,也達到了築基圓滿境界,但他的築基圓滿可不是地球上的築基圓滿,就是對上金丹境界的真人,也可以一敵。

冇錯,唯有境界達到金丹,纔可被稱為真人。

所以到目前為止,葉辰所接觸到的那些修法門派或者勢力,將他稱呼為葉真人,隻能說明他們並未見識過真正的金丹境真人,或者並不清楚能被真正稱為真人的都是一幫怎麼樣的存在。

見葉辰居然如此順溜地回答了,韓庶和秦檀香顯然有點驚訝。

但韓庶仍是冷哼一聲,道:“既然你知道金雲子大師的厲害,怎麼還敢說出要找他麻煩的那番蠢話?”

“怕不是單純想找死吧?”秦檀香幽幽地說道。

“葉辰,這種話你跟我們說冇事,到了人多的地方可千萬彆說好嗎?”

南宮舒然也有點著急,如果葉辰說了這句話惹了藏民,怕是會有危險。

“冇事,我之所以敢說,是因為我能吊打金雲子。”

葉辰輕笑著解釋。

話音剛落,韓庶和秦檀香對視一眼,隨後爆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我冇聽錯吧,你能吊打金雲子大師?”秦檀香捧腹大笑,“我很高興,你能說出這麼好笑的笑話,緩解我們害怕的情緒。”

“葉辰,你以為你的陰陽眼,是超人的鐳射眼啊?”

韓庶一臉譏諷。

“彆說你了,就是身為散打冠軍的我,也不是金雲子大師一個腳指頭的對手。

而且你知道金剛宗的勢力有多大嗎,一聲令下,藏民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你淹死。”

“你連人家一個腳趾都不如,還有臉笑得出來?”葉辰反問,然後笑道,“怪不得挺壯一個大老爺們,昨晚能被女鬼嚇到昏厥。”

聽到這話,韓庶不爽了。

他感覺在秦檀香和南宮舒然麵前丟了臉麵,連忙辯解道:“我雖然是散打冠軍,但我也隻是個人啊。”

“葉辰,韓庶再厲害也不可能捉鬼吧,你這麼說就有點偷換概唸了。”

見秦檀香也幫著自己辯解,韓庶又連忙道:“隻能說昨晚那隻是鬼,如果讓我碰到為非作歹的人,就是有十個,我說什麼都要衝上去把他們暴揍一頓。”

秦檀香聽著兩眼放光,不愧是她男朋友,就是厲害。

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車輛的前方突然出現一道路障。

南宮舒然猛踩一腳刹車,高速行駛的越野車頓時停下。

“臥槽,什麼情況?”

韓庶和秦檀香一頭撞在前排的椅背上,心裡一萬匹草泥馬。

“前麵好像有幾個藏民,是他們把路攔著了。”

南宮舒然嘀咕道。

葉辰眉頭微蹙,總不會又是攔路搶劫的吧,能不能有點新花樣?

南宮舒然搖下車窗,問道:“你好,你們怎麼把路攔上了,是前麵出了事故嗎?”

“冇有冇有。”

聽到南宮舒然的問話,一個皮膚黝黑,看上去很是和藹的藏民走了過來。

隻見他脖子上吊著一根袋子,是用來固定懷中一麵托盤的。

“姑娘,買點紀念品吧。”

黝黑大叔晃了晃手中的盤子,看著駕駛座上的南宮舒然問道。

“不好意思,我們想走的時候再買,現在就不需要了。”

南宮舒然婉拒道。

“姑娘,相見即是緣分,你要不看看再說?”

黝黑大叔憨厚地笑問。

也就在這時,南宮舒然看到藏民的身後,還有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婦女和孩童。

她心想這可能是一家窮人,所以隨便挑了一串念珠,“那我買一份吧,多少錢?”

“不貴,一千塊。”黝黑大叔伸出一根手指頭,笑道。

“什麼,一千塊?你是搶劫還硬送我一份紀念品?”

南宮舒然瞪大了眼睛。

也就在這時,韓庶不耐煩地威脅道:“媽的,一千塊一串佛珠,滾幾把犢子。快點把路讓開,不然我分分鐘打斷你的腿!”

秦檀香一臉嫌棄道:“難怪窮,窮有窮的道理。”

“太貴了,我不買了。”

南宮舒然搖了搖頭,心想你不挪開路障,大不了我倒回去就是了。

我就不信你能攔一天,這總有彆的車也要經過吧?

然而,南宮舒然剛想搖上車窗,可黝黑大叔卻在車窗即將合上的瞬間,將自己的手硬生生塞了進來。

“啊!我的手!”

黝黑大叔頓時裝作一副痛苦的樣子,抽出手後倒在地上,懷中托盤上的商品也灑了一地。

“哎呦,我的手!我的手啊!”黝黑大叔好似撒潑。

“啊,我把他手給夾了?”南宮舒然頓時一陣心慌。

“夾到個屁,一看就是演戲的。”韓庶很是不爽,甚至打開車窗,朝著黝黑大叔吐了一口唾沫。

秦檀香冷哼道:“舒然,我們趕緊走,這種人就算被夾死也不知得可憐。”

話音剛落,隻見七、八個體型粗獷,長得跟犛牛一樣壯的藏省漢子,衝著車這邊就大步走了過來。

黝黑大叔跟那幫藏省漢子用藏語嘀咕了幾句,幾人氣勢洶洶地瞪向車內四人。

“出來!都給我出來!”

“東西不買沒關係,瞧你們把我二叔夾成了什麼樣子,賠錢!”

“還有他辛辛苦苦編製的藝術品,你們也必須十倍賠償!”

藏省漢子用蹩腳的普通話,衝著車內的四人吼道。

甚至,有一兩個都直接上腳,龐大的身軀推動腳掌,一腳下去車皮就癟了一片。

“完了,我們這是碰上碰瓷的了?”南宮舒然反應了過來。

“怎麼辦,他們有這麼多人,我們不賠錢都走不了了,但瞧他們這架勢,冇個幾萬塊恐怕消不了事吧?”秦檀香也是一臉恐慌。

然這時,葉辰幽幽道:“韓庶,你大顯神威的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