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刹那間,韓庶感覺到了不對勁,雙手用力將自己撐了起來。

可他纔剛剛坐起來,就感覺到自己剛剛撐著的兩隻手粘稠稠的。

韓庶將手拿到身前,發現兩隻手上居然滿是某種紅色的液體。

韓庶湊近一聞,血!

“啊!”

縱使韓庶打死過兩個人,手上沾染過鮮血,也還是被嚇得當場尖叫。

他猛地站起來,以近乎逃竄的姿態奔向床尾,想把他的秋衣秋褲撿起來,可這時地板上的畫麵,卻嚇得他兩條腿都軟了。

隻見原本隻是有些灰塵的水泥地,此刻變成了一汪血池,上麵還飄著一顆顆黑白相間的東西。

眼球!

是一顆顆眼球!

“臥槽!臥槽臥槽!”

韓庶被嚇得原地起跳,一邊爆著粗口,一邊指揮著兩條近乎跪下的腿,向著房門的方向挪動。

“CNM!動啊!”

韓庶六神無主,到最後幾乎是爬在血池裡,用四肢往門口那裡爬。

可就在他好不容易,觸碰到木門,顫抖的站起身準備扭動門把手的時候,兩隻冷冰冰的手卻從背後繞過了他的脖子,將他牢牢的抱住。

“這麼急著走呀?”

這時,一道沙啞且令人脊背發涼的聲音,從韓庶的身後響起。

“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不好意思啊美女,我槍裡冇子彈,要不改天吧。”

韓庶顫顫巍巍道。

“你說好不好?”

聲音再次響起,而伴隨聲音而來的,是香ya

女子湊上來的臉龐。

“不要看!不要看!”

韓庶強忍著偏過腦袋的想法,可眼睛就是犯賤,朝那邊瞥了一眼。

“啊!!!”

韓庶炸毛尖叫,因為這香ya

女人此刻的臉,與他和秦檀香開自己房間門時,看到的那個女人一模一樣!

臉色蒼白,冇有眼睛。

眼眶裡全是血!

韓庶一把甩開女人的胳膊,直接擰kai房門,瘋了似地跑了出去。

“鬼啊!鬼啊!”

也就在韓庶剛剛跑出房間的時候,秦檀香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韓庶,你怎麼了?”

“有鬼!有鬼!”

韓庶實在是太害怕了,以至於剛衝出房門,就直接摔倒在地。

“有鬼?”

秦檀香心裡一顫。

也就在這時,眼眶裡滿是鮮血的女人,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帥哥,你要去哪呀?”

“啊!!!”

秦檀香也看到了這個女人,嚇得雙腿一軟,當場坐在了地上。

“檀香,你們怎麼了?”

南宮舒然這時也奔了出來,恰巧看到了正緩緩走向韓庶的女鬼。

“啊!——”

南宮舒然感覺心臟都快要飛了出來,近乎昏厥之時,一隻手掌落在她的肩膀上。

頓時,伴隨著一股暖流的流轉,南宮舒然的心率才恢複正常。

下一刻,葉辰走出房間。

然而,他僅僅是看了一眼女鬼,女鬼就逃命似的退回了房間。

“鬼!有鬼……”

韓庶和秦檀香癱在地上,不斷往葉辰和南宮舒然這邊爬,嘴裡還嘟囔個不停。

葉辰視而不見。

南宮舒然俯下身去,抱住秦檀香安慰道:“冇事了,冇事了!”

雖然她也見到了剛纔那恐怖的一幕,但不知為何,心裡卻一點都不害怕,就好像她對那種恐怖習以為常了一樣。

“嗚嗚,嚇死我了……”

秦檀香鑽進南宮舒然的懷裡,不停地啜泣。

反觀韓庶趟在地上,就好像身體虛脫了一樣。

等稍微緩和一點的時候,秦檀香問道:“韓庶,你怎麼大半夜跑到彆人房間去了?”

韓庶指著地上的香菸和打火機,心虛道:“我出來抽根菸,結果聽到隔壁喊救命,我就撞開門進去了,結果那女人就變成鬼要殺我!”

“怎麼會這樣……”

秦檀香越想越怕。

南宮舒然連忙道:“這個地方太詭異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好好!趕緊退房!”

韓庶這一次,哪裡還敢硬撐,一口就答應了。

唯有葉辰一人,靠在門框上,意味深長地看著韓庶。

那個女鬼第一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用眼神警告過了。

按理來說,女鬼為了活命,肯定不會再禍害他們幾個。

除非,韓庶自己作孽,觸碰到了女鬼的禁忌。

“大晚上嚷嚷什麼呢,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就在這時,前台提著油燈,氣勢沖沖地走了過來。

“有鬼!這家旅館有鬼!”

韓庶快步走了過去,衝著前台一個勁的喊道。

“鬼?大半夜鬼哭狼嚎的,我看你們纔像鬼!”

前台憤怒的懟道。

“真的有鬼,就在那個房間裡,是一個女人。”

秦檀香指著隔壁的房間道。

“胡說八道,整個旅館就你們四個住戶,哪來彆的女人?”

前台又是詫異道。

“啊?隻有我們四個?”韓庶脊背又是一涼。

“韓庶,彆說了,快讓她給我們退房!”

秦檀香催促道。

“退房,我們要退房。”

韓庶焦急的喊道。

前台有點不情願,但看了一眼葉辰後,終是點了點頭。

“行吧。”

很快,韓庶和秦檀香就收拾好了行禮,把鑰匙一還就衝出了旅館,連押金都冇敢要。

不過剛跑到停車的位置時,他們又撞見了那個牽狗的老人。

“呦,你們幾個還挺有本事,居然活著出來了。”

老人顯然有點驚訝。

“老先生,剛纔實在是對不住,是我有眼無珠!”

韓庶連忙道歉道。

冇想到,老人非但冇有原諒,反倒變了臉色。

“呸呸呸!在這裡可千萬彆提眼珠子的事!”

老人一臉驚恐的說道。

南宮舒然心生好奇:“老先生,這家旅館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哎,既然你們能活著出來,想必是有高人相助,那跟你們說說也無妨……”

“八年前,有個長得很漂亮的女人,跟男朋友吵架之後獨自進藏旅遊,入住了這家旅館。

當時這家旅館的生意還是不錯的,但另一夥住在隔壁的男遊客,見女人長得漂亮,就用偷偷鑿子鑿開了牆,想偷看她換衣服。

結果被女人發現了,警告說要報警,結果這幫混賬非但冇有收斂,還闖到那女人的房間裡把她給糟蹋了,更是惡毒地把她的眼珠子挖了出來。

那女人慘死過後,就化作惡靈,殺了好多人呐……”

說完,老者歎息了一聲,很是咋舌的離開了。

“我們趕緊走吧。”

南宮舒然和秦檀香聽了這個故事,趕忙上了越野車。

“她應該警告過你不要偷窺吧?”葉辰走到韓庶身邊,意味深長的問道。

“警告?”

韓庶愣在原地,一時間冇想明白葉辰的話是什麼意思。

忽然,韓庶想起牆洞裡,那一片被他誤會的血紅!

是她冇有眼珠的眼睛!-